2019-08-13 20:06:12新京报 编辑:孟然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农村6年减贫83.2%,剩下的“硬骨头”莫小觑

2019-08-13 20:06:12新京报

贫困发生率从10%降至1.7%,成绩是历史性的。而这余下的约1.7%,未必比之前的10%更轻松。啃下这“硬骨头中的硬骨头”,还得在“精准”二字上狠下功夫。

▲资料图。图/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国家统计局8月12日发布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成就系列报告显示,其中对这70年来的减贫扶贫工作成果进行了梳理。根据报告,十八大以来,农村已累计减贫8239万人,年均减贫1373万人,六年间累计减贫幅度达到83.2%。农村贫困发生率从2012年末的10.2%下降到2018年末的1.7%。东部地区已基本率先脱贫,中西部地区农村贫困人口明显减少。这也引发广泛关注。

关于扶贫,我们已说得太多,“扶贫”话题带给公众的新鲜感似乎也在边际递减。即便如此,这份统计区间横跨70年的减贫扶贫报告,仍以广阔视野带着我们对中国全域正在进行的“脱贫实践”成效,有了更直观的认知。世界银行发布数据的显示,1981年末到2015年末,我国贫困发生率年均下降2.6个百分点,同期全球年均下降0.9个百分点,以明显快于全球的减贫速度,带着占全球约1/5的人口脱贫,这本身也振奋人心。

在这份扶贫成绩单里,十八大以来农村脱贫进展尤为瞩目:6年里,农村地区累计减贫幅度达到83.2%,也就是5个贫困户里有4个已脱贫;农村贫困发生率也以降了不止4倍的幅度降低。这样的阶段性成果来之不易,既给进入决胜阶段的脱贫攻坚吃了“定心丸”,也肯定了精准脱贫在整体方向上的正确。

农村贫困发生率从10.2%降至1.7%,成绩是历史性的,也是中国前所未有过的局面。但你我都清楚,这余下的1%,未必会比之前的10%更轻松。

脱贫之所以被加载“攻坚战”之名,就是因为要攻克的难题很难。经历过贫穷的人,恐怕对此都深有体会:与贫困的抗争犹如滚石上山、逆水行舟,一刻懈怠就可能前功尽弃。

而就脱贫大业来说,脱贫攻坚行至今日,剩下的更多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坚中之坚”,部分贫困户“无业可扶、无力脱贫”。他们是“硬骨头中的硬骨头”,啃起来只会更难,所以要打的也是“硬仗中的硬仗”。

就既有经验而言,政府、企业、公众在农村扶贫领域的成效,也是用赋能作杠杆:以资金、政策、产业、互联网等,改变千百年来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方式,让他们有了更多增收路径。

这些经验当然可以复制,但得既“沿”也“革”:如今那些尚未脱贫的贫困户们,主要分布在深度贫困地区,大多沿承着旧时的风土和心态,带领他们走出贫困,不只是拨资金、盖工厂、开网店,更需要“由内而外”的深层变革。

正如有学者所说,贫困农民增收的两大主要因素,分别是非农就业机会带来的工资性收入、扶贫政策直接带来的转移性收入。转移性收入增长总有限度,就业带来的增收则可持续。而让那些脱贫攻坚中的“硬骨头”实现就业增收,还得在提升其内生发展能力上发力。

这就要求,在加大政策和资金投入的同时,也在精准扶“智”和扶“志”上更多地着力,也引入现代社会与市场经济的源头活水,让那些难脱贫的贫困户们成为公共体系、开放市场和网络中的平等参与者,继而激发他们的内生动力和自我学习能力。这还要求,要摒弃那些简单粗暴的、形式主义的、轻浮不实的扶贫方法——这很容易“碰钉子”。

从现在到2020年,都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期。时间紧迫,对那看似不起眼但仍需攻坚的“1.7%”,显然得再难也得啃。而要啃下这“硬骨头中的硬骨头”,还得在“精准”二字上狠下功夫——精准地提升农村贫困人群的“智”与“志”,让农村贫困人口获得内生动力,也获得与现代社会相衔接的、可持续的增收本领。

□孟然(媒体人)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