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29 13:23:04新京报 编辑:胡博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冰岛现全球首例“双重感染者”,病毒会“进化”得更强吗

2020-03-29 13:23:04新京报

冰岛发现一个人身上有两种不同亚型的新冠病毒说明,最近新冠病毒的变异速度加快了,给药物与疫苗研发带来新的挑战。

▲冰岛发现全球首例“双重感染者”,全境发现40种病毒变体。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据新京报报道,3月24日,冰岛称该国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被检测出体内存在两种新冠病毒,其中一种为原始病毒的变体,可能是全球首次发现“双重感染者”。这一消息引起舆论关注。

而冰岛当地一家基因公司deCODE通过对该国确诊病例进行基因测序分析,发现了40个新冠病毒的变体。对此,一些病毒学家认为新冠病毒最终可能会进化为更具传染性但低致病性的病毒。

病毒变异是正常现象

一般来说,病毒的变异是正常现象。此次冰岛出现“双重感染者”,再结合此前一些国家有关新冠病毒变化的情况来看,或许表明新冠病毒在慢慢“进化”。不过,其毒性和传染性是否增强,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但是,病毒变化本身,也提示人们对付新冠病毒可能会有更多难题,并且要接受更为严峻的挑战。

3月26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在其发表的名为《基因研究显示 新冠肺炎病毒起源于自然》博客文章中指出,基于加利福尼亚州拉霍亚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等人的发现,可以判定,新冠病毒(SARS-CoV-2)是一种自然演化的病毒,其针对人类的毒性也是自然演变的。

事实上,新冠病毒感染到人的演变本身就是漫长的。首先是在其天然宿主(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进行了演化,再经过中间宿主,如果子狸等,让其刺突蛋白也发生突变,从而演化出能与人体中ACE2受体结构相似的分子结合并感染人体细胞的能力。

而且,新冠病毒在获得能够引发人类疾病的能力之前,就已经从动物进入到人类。在经过数年甚至数十年的逐步演化之后,它们最终获得了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能力,并可以导致严重疾病。

因此,新冠病毒在过去演化出具有感染人的能力,并且能在人际之间传播,至少有几年或几十年的时间。

但是,现在冰岛发现一个人身上有两种不同亚型的新冠病毒说明,最近新冠病毒的变异速度加快了,但其毒性和传染性是否也同步增强还有待研究。

变化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同时变化的程度也是有差异的。

其实,中国境内的新冠病毒也发生了变化,但并不显著。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从1月11日发现病毒,测定病毒的基因组全序列之后,到今天还没有发现有重大的突变,这个情况与其他国家的发现不太一样。

中国对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103个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分子进化分析,发现新冠病毒在近期产生了149个突变点,并演化出了两个亚型,有101个新冠病毒都属于这两种亚型。

但是,病毒的生物学特点决定了它的变异速度。新冠病毒是采用RNA作为遗传物质,与使用DNA的生物体不同,这些病毒无法修复它们在复制遗传密码时出现的错误。这意味着RNA病毒的演变速度往往快于其他病毒,不过它们也不能有太大的变异,因为变异太大也会让病毒难以复制和存活。

病毒变异或给疫苗研制带来新挑战

病毒的传染性和对宿主的危害性是由多个基因控制的,需要多种基因的共同改变才可能造成毒性增强和对人的危害加大。但多个基因的改变需要更多的时间,这使得这种改变在几个月或者几年内可能性都不会很大。

冰岛的病毒变异可能只是一种基因的变化,因此才在短短的几个月发生了,至于这种变异的病毒是否毒性更强,对人的危害是否更大,需要观察它的其他基因有没有发生变化。

冰岛同一人身上出现两种病毒也说明,人类未来应对新冠病毒的任务可能更艰巨。

一方面,由于病毒在发生变化,给疫苗和药物的研发设置了障碍。一个最大的可能是,当疫苗或药物研发出来时,病毒已经发生变异,因此药物和疫苗对它们的有效性要打折扣。

也因此,从疫苗来看,科学界可能需像对流感疫苗那样,每年提前根据病毒的变化趋势来设计和研制新的疫苗。

另一方面,如果病毒变异频繁,就像艾滋病病毒(HIV)一样,即便是少量的突变,在药物研发出来后,也有可能导致一部分变异的病毒对药物产生抗药性。由于有抗药性,这类变异的病毒能够生存下来并再次传播给他人,由此造成对新冠肺炎治疗的不利或迁延不愈。

在这种情况下,人类对付新冠肺炎就得采取像针对艾滋病的防治策略一样,需要有多种药物联合使用(鸡尾酒疗法),才能防止新冠病毒因变异而对药物产生抗药性。

综合来看,冰岛一人身上出现了两种新冠病毒亚型在短期内可能对人的威胁还不明显,不过从长远看,人类要做好准备,在研制疫苗和药物方面要有更多方案,以应对病毒可能产生的变化。

□张田勘(专栏作者)

编辑 胡博阳  实习生 张晓雨  校对 何燕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