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31 23:39:41新京报 编辑:狄宣亚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开收割机“旅游天下”,这首打油诗道出了他们的“苦与乐”

2020-07-31 23:39:41新京报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武侠里,有个跟剑客对应的人群,叫刀客。

    

刀客通常也是侠客,经常游走江湖,四海为家。

    

“刀客”存在于武侠中,“稻客”却活在现世。

    

什么是稻客?又叫职业割稻人,算是职业农民中的一种。

    

每年水稻成熟的季节,都会出现一批开着载有收割机的货车,从家乡出发,一路帮人收割水稻。


▲短视频截图


他们当中,有兄弟、有父子、有夫妻、有亲戚,从南到北,追着水稻和小麦成熟的脚步与时间赛跑,一站一站地迁徙揽活。

 

▲短视频截图


在农业现代化的背景下,他们用收割机加速了作为“前现代”农具的许多镰刀的“退役”,让很多农户的庄稼收割也能搭上机械化作业的便车。

    

但这份“工作”并不容易。与迁徙相伴的,是飘零感。

    

很多稻客休息时就睡在驾驶室里,不分白天黑夜。为防止在高速路上疲劳驾驶出现意外,稻客聂作超的胳膊被妻子吴玲掐得青一块紫一块。


有时则是席地而卧,以地为床。职业割稻人马玉龙就说,有一晚他们在加油站旁落脚,但有淘气的小孩泼水导致他们不能席地而卧,不得不搬至当地卫生院围墙外过夜。



扛的是生计,为的是生活。但镜头和文字下的他们,却并不丧。


有些稻客把迁徙揽活说成“旅游天下不要钱”——即便很遭罪。在短视频平台上,稻客们流传的打油诗自嘲:


“居无定宿四处游,闯荡江湖很风流。

饥一顿来饱一顿,宾馆破庙被收留。

人海茫茫无知己,三天两头换朋友。”


有飘零感,也有闯荡江湖的既视感。


▲微博评论截图


这让沸腾君想起了,之前因在回家路上蹦跳走红网络的57岁农民工大叔。




他们在五味杂陈的生活里不颓不丧,生活里的小确幸跟他们在生活面前的倔强姿态在一块,支撑着他们苦中的乐。

    

不消沉,不自怨自艾,这让沸腾君(xjb-feiteng)想起了法国诗人保罗·瓦雷里的那句,“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人生实苦,但他们能以倔强的活,穿过生活中的泥泞;用不矫情的自嘲,去抵御现实里的重压。



“人生如逆旅”,但可以在乘风破浪中,活出姿态。

    

而在看到他们积极的生活态度之余,社会或许也该对他们多些温柔以待:


“稻客”们到处游走,可外面的世界也有些风险:如财物容易被盗,席地而睡存在人身安全隐患等……他们该得到更多人文关怀的照拂。

    

而对于他们边走边找活的揽活方式,或许也可有更现代的信息撮合方式,实现稻客“产能供给”与农户需求的对接,让他们少些徒劳的奔忙,让他们的汗水不被辜负。


编辑:狄宣亚  实习生:赖扬敏  校对:卢茜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