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31 23:47:27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征稿选登】“疫”往情深

2020-07-31 23:47:27新京报

春天未至,春天可期。

 

除夕的年味正浓,一月的风雪在天空肆意咆哮,把覆在窗棂上的红纸吹得辟拉作响。年夜饭端上家家户户,觥筹交错间,“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声音悄然登场。

 

然而一派祥和下暗潮涌动,病魔汹汹,疫情蔓延,庚子鼠年,注定不凡。在“隔离病毒,却不隔离爱”的诗朗诵中,有一些人正“疫”往无前,所向披靡,不问归途……

 

悲赋

 

这是一月,对人们而言,有什么比待在暖气房、吃饭就着小酒更能忘怀的呢?对于季节的虐待,人们只要维持那份习惯性的安然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是太重要的事。

 

但总有一些突如其来让人措手不及,在一月冬季的风雪里,我惊慌地发现了一面未知的冷色调的城墙——那是连烈日的阳光都涂不到的地方。一道门檐伸掌狠狠拦截,于是掌影便大块地守卫着,城里城外,誓不两立。

 

伫立良久,可敲门的那一刻,我退却了。白色围城里的痛苦与挣扎,斗争与妥协,泪水与呐喊让我犹豫与颤抖。一股冷然迅速地将附在我身上的阳光扯去,像脱去冬日的夹袄。墨黑色吞噬着这个冬天,我把眼睛闭上,渴望眼帘的酸热一并冷却。四肢僵劲,待睁眼,我是多么期盼雾尽风暖、樱花将灿。

 

月光照着围墙里的菩提树,叶片的影子斑斑驳驳地拂着围墙里无数惨白的脸庞。悲赋响起,伴着整个世界的轰鸣,我好似偷窥月的天使一样。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双手合十,我向月亮祈祷:愿明天仍旧双眸盈盈,愿明天依然晴空万里。

 

磐石

 

在磐石之固的大理石地板上,巨兽的齿缝还未收拢,病魔的血口愈来愈大,没能熬过漫长冬天的人,或许会在春天未至的夜晚悄然死去。我抬头仰望白色墙壁,细密的水珠伴着阴冷之气不断渗出,鼓足最后的勇气,我走进长长的甬道。

 

围墙后的人们很多,他们都戴着口罩,我看不清表情,却在眉眼处依稀发现笑意与坚毅。来来往往的“白大褂”行色匆匆、严阵以待,我很少见过他们的真容,即使脱下战士服,也是满脸勒痕、眼睛充血、皮肤皲裂,说实话——他们并不好看,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成为最可爱的人。

 

在偌大的城墙里,生命之重无法承受,生命之轻无法计量,里面的人们尽他们所能地活着,却仍旧有许多人自始自终走不出这座城堡。游走间,我发现急救病房外摆着两盆好大的绿叶盆景,仿佛在它们之后是一条绿意盎然的道路,好让人们在生命的最后,也像在春天里安然入睡。

 

坚如磐石,坚不可摧。护士姐姐没能等来新婚,却在倒下的那一刻还紧紧攥着推车;医生叔叔错过了儿子的出生,他一个人躲在角落,又哭又笑,像个孩子;独居的奶奶走了,但最后一刻的她是幸福带笑的,因为她知道,还有人在世上默默牵挂着她;准备参加高考的男孩被送进急救室,他说要是能回来,一定要算出最难的压轴题……光影碎片,岁月神偷,生命有终,情意浓稠。责在肩,任在身,希望在左,重生在右,磐石般的人、事、情,不可摧、未走远。

 

生命像个钟摆,不得不开始与结束,不得不在生存与毁灭中选择。时间是个铁面无私的监视者,它监视芸芸众生,但在磐石般的精神面前,最终败下阵来。

 

未至

 

逝川湍湍,流光不待,我们心手相连,共克时艰;昂扬不灭,共盼春来。

 

冬未去,春未至,但爱从未缺席。“我以我血荐轩辕”,医护人员用生命绝唱抒写朴素真情;“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各行各业以担当有为谱写顶天立地;“功成必定有我”,爱国青年召必回、战必胜,稚嫩肩膀扛起青春使命。一月风雪夜,四月夜归人,无数纤纤细流汇成滚滚江河,最终成为推动中华民族前行的洪荒之力!

 

可喜的境况我看在眼里,白色围墙里出去的人越来越多,进来的越来越少,阴冷被温暖转换,说笑被哭喊取代,消毒水味也被花香遮盖……盼望着,盼望着,欣欣然张开了眼,春天的脚步总算近了……

 

灾难之中,白色墙后,我愈加看清生命的模样。如果生命是个钟摆,至少我们还可以画一道优雅的振幅去发觉生存的喜悦;如果生命是位垂暮的老者,至少我们还有新泣的初婴,去预约美丽的未来。即使白墙后,恐惧充斥、病毒肆虐,我依然相信在死亡不破的城堡里,也有那么一间暖房,被允许慷慨地开出一朵朵向阳的微笑,纵使在黑暗不停渗透的角落,一个个展翅的小天使也能安然降落,他们带着阳光的气息。他们代表明天,明天的明天。

 

那夜,等风来。走在通往病房长廊的脚步不再那么沉重,我捏着一枚红色硬币想去找喷泉——传说中它能让人梦想成真。

 

把紧握的拳头松开,那枚硬币在掌心中淌汗。黑暗里,币之洁光牵起我心中的期盼。对着喷泉,我要许愿:

 

我从来相信人定胜天,不信命运,只信自己。但此刻,我求你。如果安排这场疫病,是为了发泄你的愤怒,让人类与自然和谐共生,那么我们已知错;如果你是为了设计考验中华民族的劫难,那么华夏儿女也已用行动突破难关。如今,我站在池畔,在你最温柔的心脏,许下一个最奢求的愿望。把微笑还给悲伤的人,把健康还给苦难的人,把富强和谐还给中国,把和平发展还给世界……当这枚硬币投下,我期待听到你的心声对我慷慨允诺:让阳光,回到阳光到不了的角落。

 

待冬去,盼春来。命运在这,人潮交错,让你我重新归位欢喜与落寞,不过回首再望寒冬的逆流,最不舍的,还是英雄的你们……

 

花开的声音,离别的叶落,春天未至,春天可期。

 


作者:张彤奕佳  编辑:狄宣亚

该文系“以写作之名——新京报·新声代第二届中学生写作创造营”投稿摘登。投稿请发至xjbpl2009@sina.com邮箱。更多活动信息请关注本专题。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