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2 11:50:11新京报 编辑:孟然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征稿选登】读一封家书

2020-08-02 11:50:11新京报

父亲写了一封信,一封给母亲的家书,也可以说是一封迟到多年的情书……

父亲写了一封信,一封给母亲的家书,一封迟到多年的情书。


我偷偷地趴在门缝,偷看父亲写信。云偷喝了父亲放在阳台上的酒,红着脸揽着惬意的夕阳,夕阳倚着流云的肩,悄悄地洒下余晖,将父亲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他沉默着,时不时抬起头来想一想,而后又写起信来。我看不清他的脸,却突然红了眼眶。


“爸爸,你最近在写什么啊?”我终于忍不住在父亲餐后再次走入书房时问出声来。父亲先是沉默,许是想不到我会对这封信感兴趣,“一封信,一封给你母亲的信。”“给母亲的信?”也对,自大年初一开始,母亲便在一线与病毒抗战,至今还未归家,已是一月有余了。


是夜,我进书房寻物,不经意间,瞄到了信的一角“那日你打电话来说……”。我被勾起了兴致,打算偷偷读一读这封父亲写给母亲的信。我向书桌俯去,用手撑住自己,兴致勃勃地读了起来。


“那日你打电话来说,想去支援武汉,我是有一些暴躁。但突然听到这种消息,难免会有些担忧与不安……”喔,原来是那日是这样,我有一些恍然大悟。


“什么?这么大件事,为什么没有和我事先商量过!”父亲对着电话那边吼道。“这也是一次历练自己的机会啊。”“机会,机会可以让给年轻一辈的人了,你岁数也已经不小了……”“我申请已经通过了,身体检测也做完了,只等通知了。”母亲打断了父亲的话,然后陷入了一片沉默。“这种事虽然危险,但总得有人去做啊。”


那天晚上父亲问我:“如果,你母亲要去支援武汉,你会支持吗?”“如果是母亲自己的意愿,我想我会支持。”


可母亲真的准备去支援武汉,我仍有一些震惊。信里的担忧好像跑了出来,钻进的我的眸子里,偷偷地溜进我心。


“熟悉的脸上,躺着一道道红痕,他们横铺在你脸上,像是在提醒我,你身处于多么危险的处境……”“你的眼里常含星子,带着浅浅的笑意,现在去极力掩饰着困倦与疲惫,这让我不得不担忧。”“每天清晨,新增病例和疑似病例数目的迅速增加,这些无不提醒着我,你现在是在和死神抢人……”


看到信的后面,我鼻子有些发酸,眼被蒙上了一层迷雾,怎么也消散不开,心似乎被信里的情一点点侵蚀,逐渐迷离。我抬起头来,转身,发现父亲就站在门口。又是一片沉默,“看完了吗?”“嗯?”“信,看完了吗?”“嗯。”父亲叹了一口气“那天我问你如果你母亲要去,你会不会支持她。你说你会……”


后来父亲说了什么,记不太清了,只记得我一直盯着那封信。等目光抬起来时,发现父亲的眼也红了。晚风轻拂过我们俩的颊,不知是不是晚风过于顽皮了,扑进了我的心,又抚起了阵阵波澜,我的眼又一次湿润了。


我想我读懂了这封信,这封父亲给母亲的信,不单指它的内容,更是其中的爱,担忧与支持。我想母亲也懂,或许,此时晚风也激起了她心中的涟漪。


父亲写了一封信,一封给母亲的家书,也可以说是一封迟到多年的情书……


作者:陈宁丹璐    编辑:孟然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