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3 22:35:49新京报 编辑:王言虎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征稿选登】我所以为的世界

2020-08-03 22:35:49新京报

外面纵有风声雨声,大家也都还记得鲁迅先生掷地有声的“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还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吗?”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是不是傻呀……”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我想,真的不是这样。

 

曾经我也以为这只是简单的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直到这次疫情发生,我才渐渐懂得,站在道德高地的“何不食肉糜”之声处处有,我所以为的理智和清醒,不过是无知无畏的风凉之词;我所以为的矜持和稳健,不过是自私和无为的美化之名。

 

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帮助,建立在共情同理之上,而这共情既长久被“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所约束,又发挥着“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的重要作用。

        

躲起来,还是挥刀去?

 

我有过一段焦虑、迷茫,我害怕疫情极速蔓延而我无能为力,我害怕上“战场”的勇士们壮烈牺牲而我欲哭无泪,我害怕迎不来春暖花开,我害怕走不出深渊……每天被疫情的信息轰炸,最后我变得几乎麻木,我又几乎坚决地告诉自己:我能干什么?我什么都干不了,只能在家待着,等着,就是最大的贡献!

 

后知后觉:这是调侃,却不完全属实。

 

我看到,张睿茹含泪微笑,深情演讲,告诉世人何为“万众一心”;温瑞坚守岗位,不失希望,独自坚持点亮武汉路标;张然撸起袖子,亲力亲为,身为董事却做起搬运工作;罗浚雄投身志愿,不厌繁琐,每天几千次的体温检测无所埋怨……他们尽管也害怕,但是却勇敢地走出了自己狭窄的圈子,做好自己该做的,拓宽自己能做的,用行动支持抗疫。

 

于是终于懂得了《鼠疫》中的这一段对话:

 

“嘿,塔鲁,”他说,“是什么促使您操持这些事的呢?”

 

“我不知道,也许是我的道德观吧。”

 

“什么样的道德观?”

 

“理解。”

 

千山万水隔不断人间温情,几百公里的路,她说“怕什么?骑一段少一段”;病痛生死阻不住天职使然,趁未来还未来,他说“我只有跑得更快,才能跑赢时间”;平凡踏实不等于庸碌无为,只要想做,只要你还珍惜同你一样独特而珍贵的生命,你总该也总能做点什么,哪怕是只争朝夕地学习,勤勉踏实地工作,只要不沉沦下去,也许免不了付出代价,但总有它的意义。

 

坐以待毙,还是铤而走险?

 

疫情刚开始肆虐的时候,还有人挑菜上市场去卖,不乏像我一样“义正辞严”的人忧心忡忡而又心急如焚地暗想“不要命了吗?怎么这么分不清主次啊?害人害己!”

 

有人若无其事地在大道间,田野里忙活,我隔着老远还是无奈道“这些人怎么这么不配合工作啊?人命关天的事怎么就不当回事呢?”甚至当我爸被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回家后,我还反驳他的固执,质疑他说的“很多人可能避免了因感染病毒而死,但是逃不过饿死”。

 

没曾想我竟其实无异于“都出来工作几年了,连几万块钱的积蓄都没有吗?”的提问者。有国才有家,而千万家亦要同舟共济方能成就国家的稳定安宁;撑起武汉的不只是医疗人员,还有无数各行各业的劳动者和奉献者;推动社会历史发展的,少不了带动后富的先富,更离不了厚积薄发的后浪……而无论是谁,都会有遇到难处的时候,彼时我们非但不该冷眼相加,反该伸出援手,各方支援,采取必要的措施让他们也能稳居家中,少一点忧虑,多一些希望。

 

屈服于生活,还是挣扎着向前?

 

当所有人都在被在案板下认真学习的女孩恩雅所感动,帮助她,祝福她的时候,说实话,我其实有一点不屑,因为我觉得我在她那个年纪的时候,可比她苦多了,我要跟着父母为生计东奔西跑,常因为没人照顾,成为全校第一名到校学生。但当我看到在乡间想方设法训练的体育生,听到偏僻的小山村里大喇叭的读书声,想到在山顶上冒严寒赶网课的斯朗巴珍,我发现我错了,我错的不是对女孩的不屑,不是对生活不公的控诉,而是对奋斗意义的理解。

 

我凭什么以为恩雅就不懂得生活的愁滋味呢?就算她真的还不懂,我又凭什么否认她积极向学的姿态呢?也许她还没有什么鸿鹄大志,但我又凭什么以为她父母对她的支持不该被歌颂呢?有的人奋斗了十几年才能和生来优越的人同坐喝一杯咖啡,他们挤过比案板下更狭窄更危险的地方,他们见过比幽暗案板下的电脑屏幕光刺眼得多得多的现实,他们经历过更多更艰难的辛酸,但他们依然愿意放下挑剔和冷漠,温柔地给像恩雅一样的女孩善意,帮她一起找未来,为什么?

 

疫情让大家更多地关注生活,关注这些一直在奋斗的人群,尤其是仍在学习的学生,因为他们代表着国家的未来,外面纵有风声雨声,大家也都还记得鲁迅先生掷地有声的“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疫情让我们看到了人性光辉,也看到了人间险恶,所以我们更加期待地呼唤有能力,有担当的青年。

 

我们,不都在努力向上吗?

 

除此之外,可还有太多太多的选择题,我本以为是送分题,但现实生活哪里有如此单一的简单——是为己负苍生,还是舍己渡众人?是苟且偷生图个爽快,还是并肩作战活个无悔?私以为科技发展,时代更迭,面对疫情,人们总该有些变化,殊不知其实人的思想或者说是本能,其实并无太大差别,惊异于《鼠疫》中的情节发展与现今新冠疫情的抗击过程的相似,我又欣慰地发现:正是人性的复杂,激荡出义无反顾的大爱;而又是人格的质朴,坚定着至善的信念。

 

鲁迅先生不是还说嘛:青年又何能一概而论?有醒着的,有睡着的,有昏着的,有躺着的,有玩着的,此外还多。但是,自然也有要前进的。

 

错了不要紧。

 

有反思,就会有所作为。

 

作者:邓菲    编辑:王言虎

 

本文系“以写作之名——新京报·新声代第二届中学生写作创造营”投稿摘登。投稿请发至xjbpl2009@sina.com邮箱。更多活动信息请关注本专题。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