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4 13:05:14新京报 编辑:狄宣亚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征稿选登】别样的爱

2020-08-04 13:05:14新京报

母亲对我的爱是在身体力行地教会我什么是情怀、什么是责任。

“叮铃铃,叮铃铃……”,这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春节前夕我们一家人的平静。这本该是一个平平常常但又热热闹闹的春节,只是因为疫情的突然到访让一切都变得不再平凡。我看到母亲接过电话,刚说了句“喂,您好”之后,本来满脸笑容的母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我和爸爸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双双把目光投向母亲。在那一刻我似乎知道了,母亲又要在除夕的时候离开我们了,上一个除夕夜就是这样。


我的母亲是位医生,在我看来她一位很称职的医生,但同时也是一个“不称职”的妈妈。因为父母工作忙,小时候就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很少有父母的陪伴,在我的记忆里很少与父母有关。而我现在长大了,想要的只不过是父母的陪伴而已。只不过这需要一些时间来实现。


在挂下电话的那一刻,母亲似乎看穿了我所有的心思。她放下手里的东西,向我走过来,抬起那双因长期戴着外科手套出汗而被泡白但又极其细腻的手擦了擦那滴在我脸上刚刚滑落下的泪水。“放心,等我回来我一定好好陪你,只是这一次不行了,妈妈又要食言了。”那一刻我的泪水迸发而出,我一边抽噎着一边一声声地叫“妈”,我似乎再也说不出来别的话了。母亲抱住了我,我感受到了温暖但是又感觉那么短暂。我很清楚这次妈妈的离开就很有可能是真的离开了。


“你真的决定好了么,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无条件的支持你”,父亲久久地才开了口。我能听出来,父亲的声音和平时不太一样,有些沙哑,眼眶也有些湿润。“已经决定好了,我现在就要回医院,送我去吧”。站在原地的我如大梦初醒一般,但情绪也得到了些许的控制。父母刚要走出门口,“妈,照顾好自己,我等着您回来陪我。”母亲点点头,说:“好,等着我。”我被留在了家里,没有去送母亲。


那一刻,我似乎也理解母亲了,她不仅仅是我的母亲,她还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她去救的是千千万万个家庭而不仅仅是自己的家庭。那一刻母亲在我心中的形象变得高大起来,“不称职”这个词瞬间就显得那么不恰当了。


我已经长大了,虽然有很多的时候还会耍小性子,但是很多事我很明白。爱,不一定需要说出口,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神态都可以成为爱的表达,陪伴也是这样。而母亲对我的爱是在身体力行地教会我什么是情怀、什么是责任。


作者:张杉 


本文系“以写作之名——新京报·新声代第二届中学生写作创造营”投稿摘登。投稿请发至xjbpl2009@sina.com邮箱。更多活动信息请关注本专题。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