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3 11:49:52新京报 编辑:陈静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美国撮合以色列巴林关系正常化,不会给中东带来真正和平

2020-09-13 11:49:52新京报

帮助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实现和解,是特朗普中东政策上唯一可能实现突破的领域和方向。


▲资料视频。阿联酋和以色列将建交 特朗普又在众人面前“邀功”。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据新华社报道,据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声明称,特朗普、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巴林国王哈马德近日进行三方通话达成协议,同意以色列与巴林建立全面外交关系,声明称此举是“一个历史性突破”。


 对此,巴勒斯坦领导层11日晚发表声明,“强烈拒绝和谴责”巴林在美国撮合下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声明说,巴林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协议是“对巴勒斯坦事业的背叛”,这一步“极为危险”。声明呼吁阿拉伯国家遵守阿拉伯和平倡议,呼吁国际社会遵守国际法和具有国际合法性的各项决议。同时,巴勒斯坦召回驻巴林大使,以就巴勒斯坦如何采取“必要步骤”回应巴林同意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进行磋商。

 

将极大改变中东地缘政治格局

 

传统上,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激烈竞争关系,是中东地缘政治纷争的核心议题。对于中东绝大多数国家来说,以色列的存在是一个“异类”,对于巴勒斯坦民众的驱逐和对巴勒斯坦土地的占领,既伤害了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情感,也冲击着中东地区传统的地缘政治平衡。

 

因此巴以问题并不仅仅涉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阿拉伯世界乃至伊斯兰世界,都力图将巴以问题作为抬升本国政府“政治合法性”的工具。

 

比如,此次将与以色列建立全面外交关系的巴林,就是传统的海湾阿拉伯国家,在巴以关系上一向主张全面、公正、持久地解决阿以争端,要求以色列全面执行联合国有关决议,归还阿拉伯国家被占领土,主张建立巴勒斯坦国。

 

但是2011年中东巨变以来,阿拉伯国家的内部事务,逐渐超越了地区纷争。阿拉伯世界的传统强国,埃及、伊拉克和叙利亚,都面临着缺少资金和政局动荡等内部危机,民众转而要求关注国内事务,对于巴以问题的热情已经大不如前。

 

与此同时,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崛起,是阿拉伯世界尤其是海湾阿拉伯国家面临的现实问题。一个以波斯人为主体民族、以什叶派为国教的伊朗,与阿拉伯人为主体民族、以逊尼派为主导的海湾阿拉伯国家之间,关系日益紧张。

 

以色列长期面临来自于伊朗的战略压力。以色列的地区“敌人”,无论是北部的黎巴嫩“真主党”,还是南部加沙地区的“哈马斯”和“巴勒斯坦圣战组织”,都受到伊朗的支持。

 

在此背景下,海湾阿拉伯国家,如沙特、阿联酋、巴林等,需要寻找新的地缘政治伙伴,共同制衡伊朗。“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以色列和海湾阿拉伯国家也就因此可以走到一起。

 

在美国的协调和斡旋下,从8月阿联酋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之后,以色列和中东阿拉伯国家的关系,见证了快速突围的阶段。在埃及、约旦和阿联酋之后,巴林成为与以色列达成和平协议的第四个阿拉伯国家。

 

以色列与越来越多的海湾阿拉伯国家关系走向正常化,无疑将对中东地缘政治格局产生极大冲击。

 


▲资料视频。历史性时刻掉链子?特朗普女婿准备发言 麦克风却不给面子倒两次。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总统大选需要特朗普在中东问题上有所作为

 

美国的帮助,是以色列外交突围成功的关键因素。与以色列的特殊关系,是特朗普政府力推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外交破局的重要动力。

 

特朗普周围的中东问题顾问和智囊,都对以色列抱有同情态度。无论是女婿库什纳的犹太人背景,还是巴以问题顾问格林布拉特和驻以色列大使弗里德曼,以及特朗普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私人友谊,都促使特朗普在中东议题上偏袒以色列。

 

在巴以问题上,特朗普高呼“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至耶路撒冷,赞成以色列部分兼并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土地。

 

在伊朗核问题上,特朗普认同以色列对于伊朗的恐惧和担忧,重启针对伊朗的“极限施压”制裁措施。

 

维护以色列的安全利益,是美国中东政策一以贯之的原则,更是特朗普时代美国中东政策的重要出发点和落脚点。

 

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是特朗普政府推动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关系正常化的主要关切。历任美国总统,都会将中东问题视为重要的外交实践场。

 

从克林顿、小布什到奥巴马,推动巴以和平进程、签署2015年“伊朗核协议”,都是美国领导人得以向国内选民交出的外交成就。对于特朗普来说,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同样需要自己在中东问题上有所作为。

 

特朗普希望通过偏袒以色列的“世纪协定”,来推动巴以问题正常化,但是遭到了巴勒斯坦的强烈反对,美国主导的巴以和平谈判几乎无开展的可能。

 

特朗普希望通过“极限施压”迫使伊朗屈服,与美国重回谈判桌并订立新的协议,实现伊朗的“自我约束”,但是伊朗仍然坚持抵抗美国制裁,美国在伊朗核问题上实现突破遥遥无期。

 

因此,帮助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实现和解,就成为特朗普中东政策上唯一可能实现突破的领域和方向。但是,这种在美国主导下的政治操作,也只是特朗普为了大选而交出的“成果”,对于选情能起多少作用,还未可知。而对于另一方而言,海湾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之间在宗教、民族层面有着错综复杂的矛盾,美国的这一系列动作,也并不会给中东地区真正带来和平。

 

□王晋(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 陈静   校对 赵琳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