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16 18:49:56新京报 编辑:孟然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阿联酋巴林同以色列建交,“强站队”解不开中东死结

2020-09-16 18:49:56新京报

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关系正常化,并不意味着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有所缓解。事实上,潜在的地区矛盾和纷争有可能进一步加剧,动荡和冲突的风险也仍然存在。


▲阿联酋和以色列将建交 特朗普又在众人面前“邀功”。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当地时间9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主持了以色列同阿联酋和巴林关系正常化协议的签署仪式。特朗普宣称,这标志着“新中东的黎明”,甚至把自己的推特背景也换成了该协议签署的现场图。


然而,特朗普的自负掩盖不了问题的实质。复杂的中东局势远非这些和平协议所能解决的,协议的签署意味着中东敏感议题将进一步复杂化,从根本上解决中东问题更难了。


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偏袒以方、避重就轻


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实现关系正常化,从政治方面,以色列自然获益最大。在此之前,承认以色列的中东阿拉伯国家只有埃及和约旦。


根据2002年阿拉伯国家提出的“中东和平倡议”,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全面关系正常化,必须在巴以问题得到公正解决之后。因此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关系正常化,意味着海湾阿拉伯国家放弃了“中东和平倡议”。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将巴以问题和伊朗核问题,视为中东政策的发力方向。在巴以问题上,特朗普公开偏袒以色列,将耶路撒冷称为“以色列首都”,公开支持以色列“兼并”部分约旦河西岸领土。在伊朗核问题上,特朗普政府退出了伊核协议,对伊朗实施了“极限施压”战略。


但特朗普的中东政策,未能收到效果。特朗普希望通过偏袒以色列的“世纪协定”,来推动巴以问题正常化,遭到了巴勒斯坦的强烈反对,美国主导的巴以和平谈判几乎没有开展的可能。就在协议签署的当天,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还明确表态说,除非以色列从其占领的领土上撤军,否则中东无法实现和平。


另一方面,特朗普希望通过“极限施压”迫使伊朗屈服,与美国重回谈判桌并订立新的协议,实现伊朗的“自我约束”,但伊朗仍在坚持抵抗美国制裁,美国在伊朗核问题上实现突破遥遥无期。因此,让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实现和解,就成了唯一可能实现的方向。


中东地区“新冷战”格局初露端倪


需要看到的是,与阿联酋和巴林关系正常化,以及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关系实现突破,并不意味着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有所缓解。事实上,潜在的地区矛盾和纷争有可能进一步加剧,动荡和冲突的风险也仍然存在。


一方面,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的关系正常化,加剧了巴勒斯坦的不满。尽管在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的关系正常化协议中,都强调了公正解决巴以问题的必要性,但是阿联酋和巴林,实际上已经放弃了将巴以问题公正解决作为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前提条件。


对于阿联酋巴林同以色列建交,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和民众十分愤怒。阿巴斯分别召回了驻巴林和阿联酋外交代表,巴勒斯坦民众也纷纷举行游行示威活动,谴责阿联酋和巴林的“背叛”。尽管由于当前政治现实,巴勒斯坦民众难以再次爆发如1987年和2000年那样的“大起义”,但是巴勒斯坦民意涌动,也实际上堵死了未来巴以和平谈判的可能性。巴以之间实现公正持久的和平夙愿,也因此难以实现。


另一方面,中东地区“新冷战”格局也初露端倪。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之间关系正常化,也必然会推动各方与美国建立更加紧密的军事合作关系,进而共同应对伊朗。在此背景下,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关系也将更加敏感和紧张,这些都给未来中东地区安全形势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中东地区政治和安全形势错综复杂,各种因素相互叠加,地区国家间关系变化,既受到多种因素助推,也会产生复杂的地区影响。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实现关系正常化,是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关系的历史一刻,但是必然引发新的不确定因素,带来新的风险和挑战。


□王晋(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编辑  孟然   校对 卢茜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