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8 17:54:29新京报 编辑:孟然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用翠鸟羽毛做传统饰品:“非遗”与“动保”并非二选一

2020-10-18 17:54:29新京报

社会对某些矛盾的化解,往往不是一方绝对压倒另一方,而是通过对话和动态博弈,达到螺旋式进步。

▲电视剧《甄嬛传》中展示的点翠饰品。


近日,一条题为《精美点翠背后的残忍?网曝苏州一点翠坊使用大量翠鸟羽毛》的视频在网上引发争议。


点翠工艺,是一项传统的金银首饰制作工艺。先用金或镏金的金属做成不同图案的底座,再把翠鸟背部亮丽的蓝色羽毛仔细地镶嵌在座上,以制成各种首饰器物。成品色泽艳丽,据说可以“永不退色”。


因此,一方面点翠饰品在部分从业者、爱好者那里备受追捧;另一方面,这一技艺也一直受到动物保护人士的批评。有媒体评价:“围绕着一根羽毛,点翠从业者与动物保护人士有着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


人类利用野生动物的历史漫长,野生动物利用与野生动物保护理念的争执,也长期存在。对类似争论,一个更理性的立场是:承认进步趋势,尊重历史传统与现实;逐步推动改变,避免极端激进行为;控制商业利用,以法律为准绳,各领域一碗水端平。


现代动保理念在西方历史也不算长,一个社会野生动物保护恰当的尺度是怎样的,并没有绝对精准的标准。另一方面,承认野生动物保护的进步性,对动物资源甚至动物福利越来越重视,起码最近一两百年来,得承认是大趋势。、


大方向上有绝对性,具体案例又有相对性。无视进步固然不对,打着进步与现代的旗,矫枉过正、适得其反的情况也很常见。在“点翠”这个案例中,双方立场的相对性就很明显,说各有各的道理并不为过。


▲点翠饰品和翠鸟


在中国,类似案例出现后,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公众本能地想向法律要裁决,寻求一个权威、科学、官方的结论和判词,或冀望相关部门采取行动。而实际上,“非遗”与“动保”并非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


法律当然是底线,有时必须有所担当;相关政府部门也各有职责,有时必须有所作为。不过,在目前不少翠鸟品种尚未纳入法律保护范围的情况下,让法律出来做主,或许也有些强人所难。


而在一个正常、健康的现代社会,立场和观点本就应该是多元的。这也就意味着,很多议题本来就不必强求是非分明。在“点翠”这个案例中,从事“非遗”的手艺人的立场,与野生动物保护者的立场,也并非必须二选一。


多元社会对某些“不进步”行为的制约是多层次、多角度的,不仅仅只有法律一种,还包括行业内的规范或共识,有风俗,有文化风尚……更多情况下,是通过对话和动态博弈,达到螺旋式进步。在这一过程中,多维度、公开、透明、不被刻意扭曲的舆论场,价值便不可替代。简单说,双方要真正进行有价值地对话,不断地从差异中寻求共识,而不是循着自己的逻辑一条路走到底。


不同领域的标准一碗水端平也不可少。比如同样涉及野生动物产品利用,在食用野味、中药材利用和艺术产品利用上,法律与公众认识的宽容度似乎就有微妙的差异。其实,若更倾向动物保护,那么有些领域开后门就略显不妥;若倾向于传统继承,那么“点翠”似乎也应该获得足够的豁免权。这里既有法律的公平性问题,又涉及对不同主体合法权利的尊重与保护。


严格来说,这不是一个科学问题,当然这更不是一个应该被道德化的问题。其事关多元社会中,相互冲突的立场、观点、利益诉求该如何顺畅表达,以及通过何种方式产生影响。对这样一个问题,现在就给出一个谁对谁错的答案还为时尚早。


□宋金波(专栏作者)


编辑 孟然   校对 吴兴发

点击加载更多
广告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