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千龙网 贝壳财经 小鲸铺子 专题 商务合作
  • 卡夫卡的甲虫与莫罗博士的岛:文学如何重新想象人类身体?

    在现代社会,身体是我们所理解的世界的中心,是我们最后一块可以进行自我掌控的避风港,但也逐渐被占有、被折磨、被网络化。加拿大文学教授奥利维耶·迪安斯从几部著名的现代小说家的文本出发,探讨了这些文学作品中的“身体的变形”。

    壹访谈 211
  • 米兰·昆德拉荣获本年度弗朗茨·卡夫卡

    据捷克新闻通讯社报道,当地时间9月20日,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荣获今年的弗朗茨·卡夫卡奖。阎连科、阿特伍德、村上春树、耶利内克、哈罗德·品特、彼得·汉德克、菲利普·罗斯、阿摩斯·奥兹等著名作家都获过卡夫卡奖,该奖项也因此被视为诺奖风向标。

    文化现场 5.5万
  • 班宇新作《逍遥游》:沈阳于他,如同布拉格之于卡夫卡

    近日,小说家班宇出版了新书《逍遥游》。2018年,班宇因小说《冬泳》“出圈”,他至今仍生活在沈阳的铁西区。沈阳对于班宇而言,如同卡夫卡的布拉格,博尔赫斯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他并未直接书写城市,但笔触始终笼罩在城市的梦魇之下。

    书托邦 1.1万
  • 少女,是卡夫卡升入文学殿堂的阶梯?

    在《卡夫卡与少女们》里,卡夫卡终生都在绕着女人打转,简直就是一个靠吸少女的精气而存活的文学魔鬼。对于部分女性读者而言,这里的卡夫卡可能会让她们大失所望,甚至极其反感。

    书评周刊 1.4万
  • 麦克尤恩发表新作致敬卡夫卡,讽刺英国的脱欧困境

    近日,英国作家伊恩·麦克尤恩宣布将在9月底发表新作,以政治讽刺小说的形式直指当下英国的脱欧问题。

    新视界 9734
  • 探索卡夫卡的反面 | 迪伦马特的古怪侦探小说

    在1950至1958年间,迪伦马特写下了大量的侦探小说。这段时期,也是迪伦马特喜剧创作的巅峰期。这些侦探小说可以视为迪伦马特对自身思想的补充。传统侦探小说的迷幻戏法和皈依现场都不会出现在迪伦马特的笔下。它们又闷又冷,需要读者耐着性子去啃读。

    书托邦 1.1万
  • 卡夫卡的所有遗稿,在以色列国家图书馆向全世界公开展览

    据《卫报》报道,以色列国家图书馆已经收到卡夫卡的所有遗稿。最近,以色列国家图书馆展出了一批从未出版过的卡夫卡遗稿,有关卡夫卡遗稿的归属纠纷终于尘埃落定。

    新视界 1.2万
  • 德国将数千份卡夫卡遗稿保管人的文件移交给以色列

    移交的文件包括布罗德的剧本、日记、信件和手稿等个人文稿以及一张卡夫卡在1910年给布罗德的明信片。

  • “996工作制”下的卡夫卡与穆勒的健身操

    时光回溯到1910年代,假若你深夜游荡在布拉格的街头,可能会看到某栋公寓的窗前,一位面色忧郁,身体瘦弱的男子,几乎一丝不挂的在跳跃、伸展和旋转,整套动作极其认真,并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有伤风化,他就是弗朗茨·卡夫卡。

    杂志活页 1.0万
  • 半世纪争端尘埃落定,以色列终获卡夫卡遗稿所有权

    这场旷日持久的争端,关乎文学、国籍、宗教,也牵涉到友情、人性。

    文化现场 1.2万
  • 奥兹获2013年卡夫卡

    以色列作家阿摩司·奥兹(Amos Oz)。   系诺贝尔文学奖多年热门人选,新作中文版或明年面世   新京报讯 (见习记者江楠)近日,以色列作家阿摩司·奥兹(Amos Oz)获得2013年卡夫卡奖。他将在今年10月前往布拉格接受此奖项以及1万美元的奖金。   曾荣获多项大奖   奥兹1939年出生于耶路撒冷,12岁那年母亲自杀,直接把他

  • 特拉维夫法院将卡夫卡手稿判给以色列国家图书馆

      中新网布拉格10月15日电(黄频) 以色列特拉维夫法院14日对著名作家卡夫卡和他的朋友布罗德有争议的遗产作出显然对以色列有利的判决。   据捷克媒体报道,特拉维夫法院驳回了布罗德的两位女儿把她们作为遗产合法继承人的要求,裁定将卡夫卡价值连城的作品手稿和信件移交给设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国家图书馆。   卡夫

    天下 1128
  • 卡夫卡、杜尚的手制书来了

    “钻石之叶——全球艺术家手制书”展览现场。新京报记者 孙纯霞 摄  “全球艺术家手制书”展开幕;共计展出86件“书作品”  新京报讯 (见习记者江楠)卡夫卡自己设计并和工人一起排印、装帧的书究竟是什么样子,你是否存在好奇?如果有,这几天你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便可一解困惑。昨日,国内首次大规模的国际艺术家手制书展

  • 卡夫卡退婚

     ■ 闲话作家   1   译成汉语的卡夫卡作品,我大多读过,包括他的日记和书信,包括别人写他的传记。如果文如其人这话准确,那么,文也就应该能说明人。卡夫卡的文基本能说明他。他悲观、忧郁、严谨、自律,是个诚恳的君子温情的绅士,柔弱腼腆却意志坚定,焦虑其里而安详其表。但有一点他让我困惑,他在四十一年的短暂

  • 数千页卡夫卡遗稿“解冻”

     “最亲爱的马克斯,我有最后一个请求:我身后留下的一切,勿阅即焚。”这是弗兰茨·卡夫卡在1924年去世前,给好友马克斯·布洛德留下的话。但世人皆知,布洛德选择了违嘱行事。而近日,瑞士苏黎世的银行宣布即将打开四个保险箱,里面相信有几千页卡夫卡的遗稿,大部分从未发表过。漫长的卡夫卡遗稿案,再次迎来了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