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 02:31:17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看 瑞士人这样玩雪

2017-09-13 02:31:17新京报


韦尔比耶的索道,将周边400多公里的雪道连接在一起。

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摄

  受瑞士国家形象委员会邀请,新京报记者日前前往瑞士采访该国滑雪运动及冬季旅游开展情况。瑞士是冬季运动强国,曾举办过两次冬奥会,目前也正在申办2026年冬奥会。同时,瑞士也是冬季旅游的发源地,迄今已有超过150年历史。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瑞士在冬季运动和冬季旅游方面,都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高科技

  平昌雪道数据已录入滑雪模拟器

  坐拥阿尔卑斯山,瑞士拥有得天独厚的滑雪条件。尽管国土面积只相当于两个北京市,但瑞士全国雪道总长却达到7000公里。

  瑞士《宪法》第68条规定,联邦政府必须促进体育发展。在瑞士,很多孩子三、四岁时就会被带到滑雪场,800多万人口中有超过250万的滑雪爱好者。

  强大的群众基础奠定了瑞士高水平的滑雪运动,迄今他们已在冬奥会上获得了138枚金牌。据瑞士滑雪协会教育、科研负责人皮特介绍,瑞士目前拥有300多名世界级滑雪运动员,后面的梯队选手超过600人,此外还有150余名专业教练、医疗人员。作为滑雪强国,瑞士有3个国家级雪上训练中心供运动员使用,分别位于布里格、恩格博和达沃斯。

  作为负责滑雪运动开展、普及的主管单位,瑞士滑雪协会在国内拥有较高地位。该协会目前共有19个赞助商,近70%的收入来源于此,较为充足的资金可以让他们进行很多科研项目。据皮特介绍,协会通常会与大学合作研究。

  采访期间,新京报记者拜访了洛桑大学体育科学学院。关于洛桑,很多人知道它是国际奥委会等众多体育组织所在地,但可能并不清楚它被誉为瑞士体育的硅谷。

  在洛桑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来自体育科学和智能运动专业的本特凯瑟教授、米莱教授,向我们展示了研究如何应用高科技设备为瑞士越野滑雪、跳台滑雪和高山速降选手提供更好的训练条件,比如,利用设备使选手无需在高原训练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以跳台滑雪为例,他们通过仪器计算出运动员起跳时两支滑雪板V形角度、双腿与滑雪板之间的不同角度得出相关数据,最终形成软件提供给教练使用。

  在瑞士联邦体育学院,新京报记者见到了一台滑雪模拟器,它已将平昌冬奥会的多条雪道数据录入其中,运动员可根据自己需要在模拟器上进行适应性练习。

  小细节

  火车上设有专门放置雪板的地方

  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小城韦尔比耶,新京报记者见到了29岁的河北小伙李龙龙。2013年,瑞士国家旅游局从中国选拔了8名滑雪教练前往瑞士学习,李龙龙是其中一个,他们也是第一批获得瑞士滑雪协会认证的中国教练。两年学习后,有5名中国教练回国发展,李龙龙和另两名中国教练留了下来。目前,李龙龙在韦尔比耶雪场,负责指导来此滑雪的中国游客。

  韦尔比耶处于著名的四峡谷入口,是瑞士最大的滑雪场,6大雪场通过93条索道和缆车连接起来,雪道总长超过410公里。400余公里的雪道是个什么概念呢?即便专业滑雪教练也需要3天才能滑完,普通滑雪者滑完差不多要一周时间。

  韦尔比耶每年雪期长达5个多月,从机压雪道到高山野雪,可满足各个水平的滑雪爱好者。作为全球著名的滑雪胜地,韦尔比耶的几大雪场海拔从821米到3330米不等,近2500米的海拔落差也是理想的赛事承办地,今年的世界自由式滑雪巡回赛其中一站便落户韦尔比耶。

  在瑞士,很多地方都能看到“1864年”的字样,这是瑞士冬季旅游的起始年份,至今已超过150年。而韦尔比耶,则完美诠释了瑞士冬季旅游的各个细节。

  从韦尔比耶山脚到芒特佛特峰顶需要换乘3次缆车,那里是瑞士唯一能同时看到马特宏峰和勃朗峰的雪场。尽管海拔很高,但由于日照充足,冬季气温并不低,非常适宜滑雪。

  瑞士有成熟的产业链,冬季去旅游相当方便。以韦尔比耶为例,从瑞士各地前往都有火车直达,而且火车上有专门放置雪板的地方。到了韦尔比耶火车站,可以直接换乘缆车上山。整个四峡谷区域都被缆车连接了起来,最大的缆车车厢可容纳150人,这是韦尔比耶人极为自豪的地方。

  韦尔比耶人口不过8000,却拥有25家宾馆,每年接待的滑雪者达到107万,整个四峡谷接待人数达到200万。据李龙龙介绍,每个来到韦尔比耶的滑雪者至少停留3天。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产业链。

  大目标

  锡永代表瑞士申办2026年冬奥会

  9月10日,2017年国际冬季运动博览会在北京结束。本届冬博会,瑞士受邀成为首个主宾国。4天的展会上,瑞士向中国展示了他们在冬季旅游和冬季运动方面的领先科技和基础设施,推广了“瑞士——冰雪家园”的概念。

  “作为冬季生态运动、冬季旅游的领导者,瑞士在提供绿色解决方案方面也是世界领先,而中国在这些方面正面临着诸多挑战。瑞士一方面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前往旅游,同时也期待与中国有更多长期的合作。”瑞士驻华大使戴尚贤说。

  合作,都是从细节开始。正是在这次冬博会上,史上首个两次举办冬奥会的瑞士滑雪胜地圣莫里茨与北京延庆区结成友好关系。今年1月,北京冬奥会承办城市张家口的崇礼区也与韦尔比耶的巴涅区结为友好区,双方已在各个层面开展合作。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两到三个奥运会周期内,瑞士与中国在冬季项目上会有很多合作。2015年7月,国际奥委会第128次会议在吉隆坡进行,北京获得了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也正是在那次全会上,瑞士洛桑获得了2020年青奥会举办权。

  除了青奥会,瑞士又把目光瞄向了冬奥会。圣莫里茨曾在1928年和1948年两次承办冬奥会,但瑞士之后近70年再也没有举办过冬奥会。瑞士联邦体育学院院长沃尔特·门吉森透露,去年3月瑞士体育部宣布参与冬奥申办的意图,但两个热门城市圣莫里茨和达沃斯均因公民投票反对而放弃。目前,确认代表瑞士申办2026年冬奥会的是锡永(Sion)。锡永当地居民之所以对申奥抱有执念,多是因为这座小城是冬奥申办屡败屡战的典型,他们曾3次申办,但3次屈居第2。

  专题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