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3 02:31:07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饶伟辉:期待北京第一次中超德比

2017-10-13 02:31:07新京报

上轮中甲联赛,北京人和战胜新疆体彩队,提前两轮冲超成功。队中一名球员在终场哨响起时喜不自禁,流下热泪。这个人就是饶伟辉,在队里人称“老鬼”,年轻球员多叫他“鬼哥”。


图/Osports

  上轮中甲联赛,北京人和战胜新疆体彩队,提前两轮冲超成功。队中一名球员在终场哨响起时喜不自禁,流下热泪。这个人就是饶伟辉,在队里人称“老鬼”,年轻球员多叫他“鬼哥”。

  从足协杯冠军,到征战亚冠,再到降级,如今冲超成功,这位效力人和14年的“老”队员感触颇多。现在,他和这支球队都在准备,准备着与中超的各支球队较量,他们想证明自己,再造辉煌。

  冲超成功喜极而泣

  新京报:冲超成功,大家在更衣室里怎么庆祝的?

  饶伟辉:裁判吹响终场哨时,大家压抑两年的心情终于得到释怀了。大家拥抱庆祝,和球迷一起欢庆。回到更衣室里大家击掌、拥抱,矿泉水瓶和饮料瓶满天飞,有负责泼水的,有负责唱歌的,可以说是载歌载舞。队长(张烈)带领大家给了主教练一个“惊喜”,我们一起去新闻发布会现场,给教练一个惊喜(泼水)。

  新京报:比赛结束的时候你哭了。

  饶伟辉:那一刻我确实落泪了。这两年真的不容易,大家付出了很多,经历了伤病、人员不整、换帅。不过最终冲超成功了,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我之前也想过,(冲超成功之后)别流泪,忍住。但随着比赛结束临近,离冲超那一刻越来越近,眼泪还是不由自主地出来了。

  新京报:情绪这么激动的原因是什么?

  饶伟辉:因为冲超与否是两个极端,一个是高兴,一个是难过,外界很难理解这种心情。不是说降级后想上来就一定能上来的。全队上下,不光是我,还有像韩鹏、汪强这些老队员,都非常渴望回到中超,继续证明自己。

  新京报:降级的那一年,你也哭了。

  饶伟辉:是的。2015年降级,也是最后一场比赛裁判哨声响起的那一刻,我们降级了,要去踢中甲了。这是我从来没想过的问题,当时心里很难受,很不甘。我有半年时间没缓过来,当时就想着‘我现在踢中甲了,我现在是中甲联赛的球员’。

  中甲没有那么简单


人和冲超成功当天,现场球迷打出巨型条幅。图/视觉中国

  新京报:作为人和的老队员,你对这支队伍有一些特别的感触吧?

  饶伟辉:虽然我在这支球队里年龄不是最大的,但确实是在这支队伍时间最长的。我从2003年来到这个俱乐部,2008年上的一队。足协杯冠军、超级杯冠军、连续两年征战亚冠,之后降级,再到如今的冲超成功,我都经历过。可以说我有今天,是俱乐部培养了我,所以很感激俱乐部。

  新京报:第一年冲超失败当时很失落,后来你总结原因了吗?

  饶伟辉:第一年冲超失败了对我们打击很大,我们当时基本保留了中超的班底,从人员来说是很强。但是我们在心态上没有做好准备。再加上对中甲的不适应和不熟悉,最终没有冲上来。中甲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简单,所以也反映出我们这两年确实不容易。很多人觉得我们队踢中甲没问题,包括我们自己也多多少少有这个感觉,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尤其刚到中甲时,别人都拿你当强队来踢,肯定是以防守为主。

  新京报:今年成功的原因在你看来是什么?

  饶伟辉:俱乐部的高层也表示,我们必须要冲上来,去年不行,今年继续。今年伊沃、阿约维、马西卡,包括已经进国家队的邓涵文都来到队中,可以看出球队的决心。第一年失败了,第二年大家摆正心态,而且球队凝聚力更强了,在场上、场下大家互相鼓励,互相帮助,从来没有埋怨,更不要说指责队友这种事了。

  坦言不如年轻队员

  新京报:路易斯教练在你眼里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饶伟辉:他在工作上很注意细节,很认真。平时因为我们语言不同,交流得比较少。他每天都是以微笑示人,很友善。但在训练上很严厉,一丝不苟。我们稍微有些放松的时候,他都会对我们大喊大叫。改变是在打法和心态上。他让我们的打法更有攻击力和侵略性,心态上让我们更加自信。他会时刻提醒我们,我们就是最强的,我们就是要拿下这场胜利,没有谁能够阻止我们。

  新京报:作为老队员,你平时在队里也经常对年轻队员言传身教吧?

  饶伟辉:有时候也会指导一下年轻队员,毕竟我也踢了这么长时间了,给他们分享一点经验,提供一点建议。不过现在年轻人踢得都非常好,像曹永竞、邓涵文这批球员大家也有目共睹了,都踢得比我好。

  新京报:“老鬼”这个绰号是怎么来的?

  饶伟辉:他们都叫我“老鬼”,年轻一点的叫我“鬼哥”。2008年那时候就有,那时候助理教练朱炯朱指导给我起的这个名字。我推测可能因为我是广东人,北方人有时候叫广东人“老广”,可能他听错了,慢慢地就叫到今天了。

  新京报:明年有什么目标?

  饶伟辉:在中超继续证明自己,帮助球队重现以往的辉煌。我们平时也看中超,发现外援水平很高,涌现了很多新人。两年没有踢中超了,我也很想和他们较量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退步。

  努力重返国家队

  新京报:怎么看明年中超的北京德比?

  饶伟辉:两年没去过工体了,明年再去感觉会很不一样,因为我们球队也在北京了。挺期待这场中超德比的,那将是北京足球史上的第一次中超德比。很希望自己能够亲身参与其中,也希望两个队能给球迷带来精彩的比赛,为北京这座城市争光,创造北京足球的辉煌。

  新京报:平时休息时会怎么放松?

  饶伟辉:玩游戏,一起玩,也能促进大家的关系。现在玩绝地求生,“吃鸡”。以前玩王者荣耀。我是那种实在没人了,队友才会想到我的角色。其实我就想玩个法师,但他们说我就只能玩玩“肉”了。现在不怎么玩儿了,后来我说,我也不连累你们了,我要“坑”也是“坑”别人。

  新京报:哪个队友给你的印象最深刻?

  饶伟辉:小曹(曹永竞)是我最不喜欢一起玩的队友(笑),再也不想和他玩了。为什么呢?每次这小子都吩咐我干脏活累活,让我用辅助,出(肉),而他每局都负责收割,数据很漂亮,出类拔萃。

  京报:个人有什么爱好?

  饶伟辉:有时间的话喜欢钓鱼和旅游。我的一些朋友经常出海钓鱼,经常说得我心都痒痒。不过这两个爱好说出来,很多人都不相信。

  新京报:想过重返国家队的事吗?

  饶伟辉:肯定还想。努力吧,踢好每一场比赛,该来的总会来。

  采写/新京报记者 房亮

编辑:李凡宗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