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3 02:30:5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雪上技巧差 晓鹏压力大

2017-12-23 02:30:54新京报

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世界杯昨天在崇礼太舞滑雪场结束,中国队派出9名选手出战无一晋级决赛。据领队韩晓鹏介绍,中国雪上技巧队虽然这几年进步比较快,但起点低,加之后备人才储备严重不足,实力上有很大差距,目前的目标是争夺男女各两个平昌冬奥会资格。


中国选手董明魏在比赛中。

图片/新京报记者 吴江摄


队员发挥欠佳,领队韩晓鹏笑不起来。


更多资讯请关注“冰雪苑”

  雪上技巧世界杯太舞站落幕,中国选手9人参赛无一进决赛

  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世界杯昨天在崇礼太舞滑雪场结束,中国队派出9名选手出战无一晋级决赛。据领队韩晓鹏介绍,中国雪上技巧队虽然这几年进步比较快,但起点低,加之后备人才储备严重不足,实力上有很大差距,目前的目标是争夺男女各两个平昌冬奥会资格。

  进步很快但差距仍很大

  中国队共派出陈康、赵洋、董明魏、张浩、王皓冉5名男选手以及王金、冯悦、马卓妮、关子妍4名女选手出战太舞站比赛。无一人晋级决赛(前16名)。中国男队只有3人完赛,拿到54.11分的赵洋排在第48名,这也是中国男选手的最好成绩。

  顺利完赛后,赵洋先是跟外教斯科特聊了聊,随后又赶到场边,队友帮他用手机录了像,几个人对着视频研究了半天。两天比赛下来,赵洋给自己的表现打了70分,他直言并未把训练水平完全发挥出来。

  与大多数雪上项目一样,中国雪上技巧与加拿大、瑞士等强队有很大差距。“差距在熟练度不够。”不过赵洋表示中国雪上技巧队这几年进步很快,“我觉得再过几年应该能追上他们。”

  赵洋是中国第一批雪上技巧运动员,2009年从高山滑雪转项过来。与高山滑雪相比,赵洋称更喜欢雪上技巧这个项目,“高山滑雪只是单纯的计秒数,雪上技巧则考验队员的动作、空中美观度和整体速度。”

  比赵洋晚练两年的陈康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中国雪上技巧刚起步时走过一些弯路,“我在黑龙江省队练了三年,我们教练以前是练高山滑雪速降的,他边看录像边教我们。可是雪上技巧要跳台、绕包,这不是光看录像就能学会的。”陈康称那会一直在模仿别人,但只能模仿外形动作,内在的精髓很难学会。

  索契冬奥会后,中国队聘请了曾培养出冬奥会冠军的美国队前主教练斯科特,他给中国队带来正确动作的同时也带来了正确的理念。用领队韩晓鹏的话来说,“中国队这两年在滑行技术和速度上有了质的飞跃。”

  发挥欠佳因赛道难度高

  “我想问问你们,为什么要紧张,谁能跟我说说?”首日预赛结束后,中国队领队韩晓鹏很不满,他把5名男队员叫到一起训话,“我真的不明白了,你们有什么可紧张的?”

  太舞站是中国队本赛季参加的首站世界杯,中国男队5人出战无一人闯进决赛,“我对男队的整体表现并不满意,他们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最好水平,还是放不开、很紧张。”两天比赛看下来,韩晓鹏说滑行是中国队现在最大的短板,“滑行技术和滑行速度,以及空中和滑行那个连接点,这都是制约我们最大的一个瓶颈。”

  为了备战本站世界杯,中国雪上技巧队在太舞滑雪场训练了一个多月。但对场地的熟悉并未给中国选手带来太大帮助,韩晓鹏也解释了其中原因。

  “大家也看到了,由于是冬奥会年,各国优秀选手都来了。选手一多,人滑得多了,赛道上的雪包就会变得更大。本来这条赛道难度就很高了,这样难上加难,对我们队员来说确实是个挑战。”

  韩晓鹏说的这条赛道是太舞滑雪场去年建成的,名字叫Running Dancer(奔跑的舞者),不过真正滑起来可就没有名字这么好听了,昨天就有好几名选手未能完赛。“这个场地难度在全世界算顶尖了,坡度都快到32度了。”赵洋说这是他滑过的难度最高的赛道。

  按照国际雪联的要求,雪上技巧的赛道坡度为28度(前后浮动在4度内),太舞的这条雪上技巧赛道坡度已接近32度。“大家知道,如果你经常在一个较难的赛道训练,比赛时到了一个相对容易的赛道,就容易出成绩。”太舞滑雪场总教练陈刚称这也是中国队选择在这里训练的一个重要原因。

  可行目标是争平昌门票

  曾参加过索契冬奥会的女队第一主力宁琴因腿伤缺席本站比赛,这之前她已确定无缘平昌。在离平昌冬奥会不到50天时,中国队可行的目标是争夺男女各两个参赛席位。这个目标看上去并不高,但对韩晓鹏和中国雪上技巧队来说,则是“压力山大”。

  “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我们都是有希望的,力争取得平昌冬奥会资格。我们现在也是‘压力山大’,既有机遇也有挑战。”韩晓鹏称明年1月会去北美参加4到5站世界杯分站赛,到时候就见分晓了。

  韩晓鹏说的“压力山大”,有近忧也有远虑。平昌冬奥会资格只是第一步,为北京冬奥会备战是更长远目标,只是现在雪上技巧这个项目的发展并不理想。

  “基础差,底子薄,人员储备明显不足。各个地方队现在也很挠头,招生招不上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项目比较苦。”韩晓鹏称这个项目国内发展得比较晚,又不得不面对人才梯队断档的问题。

  离雪上技巧场地不到200米便是太舞的各条雪道,来滑雪的青少年络绎不绝。近年来,中国大众滑雪人口和基数越来越大,但韩晓鹏称一旦上升到竞技层面,可选的人才面就太窄了。

  “本来像自由式滑雪的专业人才比较少,大众滑雪,高山滑雪的底子还是可以的。但真正让他练专业,很多家长就开始考虑这个项目的危险性和别的因素,招生就变得特别困难。”韩晓鹏称正在努力想办法,“跨界跨项选材”是一条不错的路子,“雪上技巧是中国雪上项目的一个短板,希望能够早日补上。”

  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崇礼报道

编辑:李凡宗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