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7 02:30:43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侯琨 因为一句话走访奥运45城

2018-05-17 02:30:43新京报

两周前,奥林匹克铁粉侯琨结束了对欧洲9座冬奥会城市的走访。本月底,他将完成对新加坡和札幌的走访。届时,耗时6年半的“奥林匹克环球行”,侯琨将遍访全部45个奥运会举办城市。侯琨说,他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记录奥运会对城市和居民生活的改变。


即将走遍奥运45城的侯琨没觉得自己多伟大,他计划开启奥林匹克公益宣讲。


在冬奥城市阿尔贝维尔,侯琨收到了特殊礼物。受访者供图

  两周前,奥林匹克铁粉侯琨结束了对欧洲9座冬奥会城市的走访。本月底,他将完成对新加坡和札幌的走访。届时,耗时6年半的“奥林匹克环球行”,侯琨将遍访全部45个奥运会举办城市。侯琨说,他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记录奥运会对城市和居民生活的改变。

  第一人

  奥林匹克环球行耗费近50万

  大学毕业后,侯琨一直从事奥林匹克文化收藏和研究等方面的工作。2011年底,一个朋友问侯琨,既然做这个工作,那有没有去过这些奥运城市呢?正是这简单的一问,促成了侯琨的“奥林匹克环球行”计划。

  “其实就是朋友的一句话,激发了我前往这些奥运城市的念头。”侯琨说,这也算实现了读大学时“环游世界”的梦想,“环游世界咱一没那么多时间,二没那么多钱。如果能走一遍奥运城市也不错,旅游加推广,意义也很特殊。”

  2011年底,侯琨用了一个月设计好了一年8站的路线。2012年1月1日,他第一站到了1984年奥运会举办城市洛杉矶,“之所以选择洛杉矶,是因为中国代表团的奥运首金正是在洛杉矶拿到的。”2015年,国际奥委会在吉隆坡投票选举2022年冬奥会举办城市时,侯琨也赶了过去,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申办冬奥会的支持。

  侯琨最早的计划是把夏季奥运城市走一遍,不过随着南京和北京成功申办2014年青奥会、2022年冬奥会后,他把奥林匹克环球行计划做了调整,改为到访全部23个夏奥会城市、20个冬奥会城市以及两个青奥会城市。

  这之后,侯琨陆陆续续走访了很多奥运城市。4月底,他飞赴欧洲访问了索契、萨拉热窝、因斯布鲁克、阿尔贝维尔、都灵、科迪纳·丹佩佐、圣莫里茨、格勒诺布尔、加米施·帕滕基兴9个冬奥会城市。为节省费用,侯琨尽量住在当地的朋友家。即便这样,45个城市走下来的花费也接近50万元。

  5月底,侯琨将前往最后两个奥运城市新加坡和日本札幌。至此,侯琨将走遍45个奥运举办城市,完成历时6年半的奥林匹克环球行,这将是第一个有记录的奥林匹克环球行。“也许没人这么想过,也许有人这么想了,但没有去做。”侯琨没觉得自己的行动多么伟大,他希望能在遍访45个奥运城市后,开启奥林匹克公益宣讲活动,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助力。

  第一难

  萨拉热窝之行坐7趟飞机

  45个奥运城市,走一圈下来,可不像随团出国游那样简单。每次出发前,侯琨都得做一番复杂的准备工作。

  “奥运会有百余年历史了,很多奥运城市发生了巨大变化。像瑞士的圣莫里茨还好,现在依旧是滑雪胜地。但也有地方已经难觅当年的盛况了。”5月初,侯琨去了1968年冬奥会城市格勒诺布尔,“当时开幕式是在临时体育场进行的,之后那里拆掉修建了工厂和社区。现在市中心仅留了一个100多平米的圆形小广场,立了一根纪念柱。”

  为了尽可能对每一个城市有充分了解,侯琨每次出发前都会做很多工作,第一步是尽可能在网络上查找历届奥运会的场馆等信息,找到场馆当年的名字,并在地图上定位现在的地址。根据这个线索,他找到了不少奥运遗迹。

  前期工作得做足,后期实地探访也是一条非常有效的途径。“在格勒诺布尔,当年的高台滑雪场地已经不在了,我是通过朋友找到当地老人带着去了。”侯琨在奥林匹克收藏圈小有名气,利用这一资源,他得到了很多信息。

  奥运会史上,夏季奥运会多在大城市举办,但冬奥会在1998年长野之前基本在人口三四万的小镇举行。著名冬奥会城市利勒哈默尔、普莱西德湖等至今还是一座小城,这让侯琨的出行增加了不少难度系数。

  在侯琨已走过的43个城市中,萨拉热窝之行是最难的一次,也是最难忘的一次。“我是从索契过去的,先后转机到法兰克福、维也纳等地,等访问结束回到因斯布鲁克时,总共坐了7趟飞机。”侯琨称,萨拉热窝在战争后已恢复了平静,“举办冬奥会的经历是当地市民一直感到荣耀的事情,无论在战争中经历了何种磨难,他们都能凭借信念重新站起来,这份执着让我很感动。”

  第一粉

  吴静钰直言崇拜丈夫侯琨

  到访当时的奥运会遗迹和场馆,这是侯琨奥林匹克环球行的第一个目的,“我要看看当年的奥运场馆现在的样子,这些年来又发生了什么故事。”遍访这些奥运城市时,侯琨得以有机会见到了不少奥运史上的老人。在利勒哈默尔,他有机会拜访了国际奥委会原执委海伯格,后者负责过北京奥运会的市场开发等工作。

  此外,作为奥林匹克收藏爱好者,当地相关的奥运博物馆也是侯琨一定要去的。“很多奥运城市都有与奥运相关的博物馆,国际奥林匹克联盟里就有20多家。”侯琨说,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参观1992年冬奥会城市阿尔贝维尔博物馆,“工作人员知道我的来意后,在我参观离开时,提前给我准备好了礼物,里面有两本书,一个钱包和一个徽章,都非常有纪念价值。”

  此外,侯琨每到一个奥运城市,都会带上“奥林匹克环球行”的中英文条幅,他希望借此表达中国人对奥林匹克的一种精神。跟前两年不同,侯琨现在除了带条幅,还会带着“福”字、徽章以及工艺品等包含中国传统文化的小礼物。

  “奥林匹克环球行不是简单的城市旅游,而是对这些曾经举办过奥运城市的研究。奥运会对城市的发展,对居民生活的改变到底起到了什么作用,奥运会后城市又是如何利用奥运遗产的,都值得关注并且值得北京借鉴。”侯琨希望通过这种正能量的活动,激励更多的青少年关注奥运会。

  侯琨此行得到了妻子、奥运冠军吴静钰的支持。“如果他不做这个,我们也许就不在一起了。”吴静钰笑着说,她看侯琨是一种崇拜加好奇的眼神,“他本不是一个练体育的,还能如此痴迷奥林匹克文化。每次看他说起奥林匹克时如数家珍的样子,我知道他是把奥林匹克文化当成了一种信仰。”

  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除署名外)

编辑:艾峥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