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4 21:55:3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朱渊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索斯盖特用一群好孩子闯世界 |新体谈

2018-06-24 21:55:34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朱渊

  上周四,许多英国报纸都登载了这样一张照片:英格兰主教练索斯盖特打着石膏,站在投影仪前,为球员们讲解战术布置。几天前,在英格兰队位于圣彼得堡郊外的酒店门口,他不慎滑倒,以致肩膀脱臼。一些热衷于过分解读的英国小报将此事故视为“低调前行”,即英格兰不再像过去那样,让场外新闻影响到球员在场上的发挥。

  “我可能今后庆祝进球时,不能那么激动了。”索斯盖特笑着回应记者有关他伤情的提问。这是位出了名的好好先生。据说受伤后,他第一时间向随队队医表示歉意,因为处理自己的肩膀,打扰了他们正常休息。

  有媒体将这个细节发到了自己的Twitter账号上,一时间引来点赞无数。曾经在索斯盖特手下担任过球探主管的一位友人曾这样形容他:“加雷斯(索斯盖特)就像一个刚刚搬到你家附近的新邻居,第一眼看起来还有些笨拙,会用大剪刀剪草的那种。然后有一天,隔着篱笆给你送来一罐啤酒,和你聊聊昨晚的飞镖比赛。”末了,他总结道:“加雷斯是我们中的一个,他是个老好人。”

  索斯盖特忙着接受治疗,他手下的球员们也没闲着。主力后腰亨德森与替补洛夫特斯·奇克就一同参观了著名的冬宫博物馆;其他人则结伴出去采购了当地纪念品。之前一晚,边锋林加德发了一张搞笑的照片:他和其他三个队友,在酒店游泳池里骑着充气独角兽嬉戏。

  他们看上去都像好孩子,或至少很享受当下的比赛气氛。英国《独立报》高级足球记者蒂姆·里奇告诉我,过往的每届大赛,对球员们更像折磨而不是享受。出国不是一种待遇,而是一种修行。如今的这番轻松氛围,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主教练。

  2006年德国世界杯,英格兰队扎营在温泉小镇巴登·巴登。屈从于队长贝克汉姆的建议,当时已经深陷“酋长门”丑闻的主帅埃里克森,同意球员带妻子和女友一同居住。三周封闭的生活,可把球员家属们给憋坏。她们成天除了购物就是比拼喝酒,一位西班牙记者对这群女人们的描述生动至极——带着信用卡的足球流氓。

  4年后的南非,英格兰矫枉过正,在铁血主帅卡佩罗的统治下过起了隐居生活。意大利老头将媒体一脚踢出训练场,还命令球员在世界杯期间管住自己的裤裆。球队在勉强熬过小组赛后,最终被一支年轻的德国队扫地出门。

  有趣的是,索斯盖特手下的这支英格兰队,让不少人想起了当年的那支德国队:球员们大多很年轻(英格兰队的平均年龄是所有32支参赛队中最低的)、踢的也是和前辈们完全不同的足球风格。

  2010年的德国队阵中,超过一半人或出生于德国之外,或是移民后代,又或双亲中有一位不是德国人,德国总理默克尔称之为‘Multi-kulti’(多元文化)。无独有偶,如今的这支英格兰队同样有着丰富的文化背景:23人中有11人是黑人或混血。英国社会的种族多样性,在这支队伍中得到了很好体现。

  民调显示,大约有74%的英国民众认为这支英格兰队是社会各种族融合的象征,远远高于其他备选,如圣乔治节或圣乔治旗(英格兰国旗)。

  在这群好孩子中,索斯盖特选择了哈里·凯恩作为队长,这其中也有他的道理。英格兰主帅是一本名叫《队长课》体育管理类书籍的忠实读者,书中认为,体育项目中最好的队长,应该像“中间教练”。在棒球中,这类队长被称为“胶水人”,即牢牢粘合教练与球员。选“中间教练”当队长远胜过选一名中世纪骑士当领袖——索斯盖特是这么认为的。

  当然哈里·凯恩也对得起他的信任,在与巴拿马的比赛中继续良好发挥,上演帽子戏法。你看,谁说一群好孩子就走不远?

  文/朱渊 (谢菲尔德足球俱乐部国际事务顾问)

编辑:杨梓铭 校对:王心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