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4 08:34:13新京报 记者:刘晨 编辑:王希翀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26年来首次世锦赛无金,中国体操奥运备战形势严峻

2019-10-14 08:34:13新京报 记者:刘晨

乔良希望外界不要“以一场比赛论英雄”。他透露,中国女队其实保留了一部分实力,“教练组都觉得今年不是拼的时候,所以选择保守一些。”

刘婷婷在女团决赛出现失误。图/Osports

 

2019年斯图加特体操世锦赛昨晚收官,中国队在最后一个比赛日拿到平衡木银牌和铜牌,本届共收获3银2铜。中国队上一次世锦赛0金牌,还是1993年在伯明翰。通过今年斯图加特的摸底,老对手实力只强不弱,进步明显的队伍和选手比比皆是。明年奥运大考想告别里约“滑铁卢”的中国体操,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

 

女队 挑战与希望并存

 

中国队本届女团排名第4,继雅典奥运会后再度无缘领奖台。拜尔斯强势“收复失地”,平衡木卫冕的希望破灭,女队最终拿到平衡木的银牌和铜牌,还有个人全能亚军。

 

从表面上看,女团失利的主要原因是队长刘婷婷决赛出现3次严重失误,影响了全队成绩。她本人赛后自责落泪,女队主教练则扛下了主要责任,表示教练组会引以为戒,“好好总结自己的工作,运动员心理方面的问题要在赛前解决得更清楚。”

 

实际上,中国小花们在资格赛都比得很顺利,总成绩排名第二。在乔良看来,今年世锦赛的阵容实力,比去年多哈世锦赛要“强得多”。然而,到了决赛,面对残酷的5-3-3(5名队员中每项上3人,成绩全部计入总分)赛制,心理上的稳定才能保证纸面实力真正转化成理想的分数。

 

另一方面,唐茜靖、李诗佳和祁琦3名世锦赛新人的表现堪称惊喜。前者替换刘婷婷出战女子个人全能决赛收获银牌,追平了中国队在该项目上的最好成绩。李诗佳获得一枚平衡木铜牌,用乔良的话说,今年世锦赛还不是她最好的水平。祁琦进入女子跳马决赛,在自由操上还有一串H组难度的翻腾连接没有亮出来。

 

乔良希望外界不要“以一场比赛论英雄”。他透露,中国女队其实保留了一部分实力,“教练组都觉得今年不是拼的时候,所以选择保守一些。”此次锻炼队伍、发现问题的目的都已达到,接下来就是在10个月的时间里进行完善。

 

从此次斯图加特之行看,中国队要想重回团体领奖台,最大的对手还是自己。最有可能冲金的单项仍然是平衡木,刘婷婷、李诗佳和陈一乐都具备这一实力。


肖若腾冲金失利。图/Osports

 

男队 原班人马起伏大

 

男团原本是中国队本届世锦赛最有希望夺冠的一个大项,但决赛最后的单杠比赛多人出现失误,其中包括孙炜掉下器械,前5项累积的领跑优势瞬间丧失,总成绩被俄罗斯队反超了0.997分,最终屈居亚军。此外,肖若腾获得男子自由操铜牌。

 

在斯图加特,中国男队资格赛就冷门迭出,鞍马卫冕冠军肖若腾和双杠卫冕冠军邹敬园均无缘单项决赛,外界赛前预测的男团、鞍马、双杠和个人全能4个夺金点,第一战后就丢了一半。接下来,男团决赛最后时刻被俄罗斯队逆转。肖若腾从伤病中恢复时间不长,其实还不具备个人全能的绝对实力,最后为了冲击奖牌,他的单杠加了难度却未能成功,遗憾排名第4。

 

前往斯图加特的5名男队员都参加了去年多哈世锦赛,从拿回3枚金牌到1银1铜,成绩的下滑非常明显。如无意外,这也是中国男队明年参加奥运会的阵容。男团决赛后,肖若腾说出了“忍辱负重”,林超攀喊出“争取奥运零失误”。对小伙子们来说,解决眼前的问题刻不容缓。

 

因伤错过里约奥运会的肖若腾这个周期依旧在与伤病作斗争,肩伤令他的吊环训练大打折扣,这也是他今年冬训要加强的重点之一。而这次资格赛出局给邹敬园敲响了警钟,他透露接下来将在鞍马和双杠上“稳”字当头,其中鞍马将力保为团体赛拿分。林超攀和邓书弟参加过里约奥运会,后者已经28岁,从本届表现来看,保持竞技状态是当务之急。另外对孙炜来说,心态需要更加稳定。


拜尔斯独霸体操世锦赛个人总奖牌榜。图/Osports


对手 美日俄均是劲敌

 

美国女队今年世锦赛揽下5金,拜尔斯一人将其全部挂在脖子上。女子6枚金牌,她唯一让冠军旁落的是高低杠。即便如此,拜尔斯已经在世锦赛拿到19金3银3铜,超越男子体操传奇谢尔博,独霸体操世锦赛个人总奖牌榜,这一纪录还将由拜尔斯持续刷新。因此,明年东京奥运会很大可能依然是拜尔斯的个人秀,她率领的美国女队实现奥运三连冠也基本无悬念。

 

如此一来,中国女队想争银牌,最大的对手就是俄罗斯队,同时要警惕被意大利队这样的“黑马”弯道超车,英国的整体实力更是提升迅速。自由操和跳马两个项目已是美国姑娘大秀下肢爆发力的舞台,中国队难以抗衡,而此前的传统优势项目高低杠这两个奥运周期已处于落后,本届冠军比利时选手德瓦尔在难度和完成质量上都有明显优势。

 

男线的基调仍是中日俄之间的竞争。俄罗斯队本届奖牌榜上紧随美国队排名次席,3枚金牌均由男队贡献,包括了男团、男子个人全能和跳马,后两个单项更是包揽金银。3金在手的纳戈尔内无疑是本届最抢眼的男选手,他与摘得两个单项银牌的达拉洛扬已构成俄罗斯男队的“双保险”。

 

日本队本届“雪藏”了内村航平和白井健三两名主力,就是为了家门口的奥运会蓄力。在两强的“包夹”之下,中国男队面临的竞争形势相当严峻。

 

英国队今年拿下了鞍马和双杠冠军,从选手的决赛表现看,如果肖若腾和邹敬园跻身单项决赛,想要卫冕也绝非易事。同时,巴西甚至菲律宾都在斯图加特有金牌斩获,更说明了我们的对手一直在进步。

 

奥运大考在即,世锦赛“摸底考”发挥失常的中国体操要想雪里约之耻,必须加紧备战,不容许半点松懈。


新京报记者 刘晨

编辑 王希翀 校对 李项玲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