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6 02:30:34新京报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南航、国航、海航相继禁止第三方平台在线值机

2018-05-16 02:30:34新京报


  继南航、国航先后规范清理第三方值机服务后,5月12日,海航也在其官网发布公告规范在线选座和值机服务。公告称,未经海航授权的第三方网络平台以非正常方式擅自为海航旅客办理在线选座及值机等业务,存在潜在的航空安全、旅客隐私泄露及服务保障等风险。同时,海航正在对第三方平台进行清理。

  

  除涉及航空安全,与航司自身利益息息相关

  时隔不到一个月,三家航司先后宣布清理第三方值机平台。目前,带有值机功能的航班服务APP航旅纵横、飞常准、航班管家等已经下线南航的值机选座业务。民航资深评论员綦琦预测,在条件逐渐成熟后,将会有更多的航司跟进,陆续对第三方值机平台进行清理。

  近几年来,提前网上值机已经成为一种十分方便快捷的登机手续办理方式,成为航旅纵横等航班服务APP的标配功能。但对于这样的第三方值机业务,航司已经不是第一次抵制。早在2014年,国航、东航、海航等就曾发布过关于非官方渠道值机风险的声明,并表示未曾授权任何第三方应用自助值机,本次清理则是航司第一次对第三方值机平台进行实际意义上的封杀和清理,同时引导用户使用航司官网、APP等官方渠道值机选座。

  为何要开始动真格的了呢?航司声明称主要因为平台行为存在危及航空安全、旅客个人隐私泄露等潜在风险,綦琦表示,第三方值机平台的确涉及航空安全问题,有部分非航司渠道通过API数据连接技术,在未经航司授权的情况下为旅客提供该服务,影响了航司的正常业务开展。

  此外,业内专家表示这其实与航司自身的利益也息息相关,尤其是在2018年年初,民航局发布了最新一轮航空运输价格改革,进一步放宽了市场调节价航线的范围,对1030条航线实行市场调节价,并允许每航季、每家航空公司调整价格的范围和幅度为10%。綦琦指出,这意味着,航空公司在机票相关业务上拥有了更多主动权,包括选座费等在内的附加服务费有望实现“零的突破”。也就是说,航司有了更多的价格调节权限后,如果选座等相关的业务在第三方平台手中,在这些业务上的服务费主动权意义并不大。即使还没有到收取服务费的时机,清理第三方平台,也是拿回主动权的重要一步。

  导流官方渠道,提高直销比例

  业内人士指出,南航、国航等航司的封杀行为其实与其一直以来“提升直销比例降低代理比例”的目标一致。

  不少这些第三方值机平台都有售买机票的业务,值机选座服务“笼络”了一批消费者。从航司的角度出发,2015年上半年,国资委要求国有航空公司未来三年内直销比例要提升至50%,航司在3年里通过自身营销、开设旗舰店等方式一直以来不断提升自身的直销比例。但实际上,航司现在又离不开第三方机票销售平台,即使是直销比例比较高的国外航司,也很难做到百分之百直销,这和用户的使用习惯相关联。因此,对于第三方值机平台的机票销售,航司很难直接暂停机票销售业务,但是暂停值机服务既不影响机票销售,又能够将部分旅客导流至官方渠道购买机票,提高直销比例。

  专家认为,合作比封杀更有效

  第三方值机平台本身是一个大的流量入口,封杀值机选座意味着航司APP的技术更加成熟,想要将更多的旅客数据和流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中国民航网的数据显示,南航2017年共运送旅客1.26亿人次,国航共运送旅客1.02亿人次,海航共运送旅客0.72亿人次,几千万到上亿人次的旅客就是海量的数据流量,而值机选座是机票购买后使用频率相当高的一项服务,无论是哪个航司的机票,都最后需要值机上飞机,封杀第三方值机服务,争的也是大量旅客的流量入口,从而衍生更多的产品和基于大数据进行的增值服务。

  但是,也有专家认为航司封杀第三方值机平台,为自家的APP拉流量剥夺了用户的选择权,可以值机十几家航司的第三方平台相对单一航司的APP,所具有的集合优势显而易见,平台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旅客群体,它们仍然还可以为没有封杀第三方值机服务的航司值机,对航司黏性比较低的旅客也就有可能直接选择可以值机的航司,对于航司来说也是一种损失。也有专家提出,在大数据的时代,航司应该有选择地与第三方值机平台进行合作,实现合作共赢,同时方便旅客。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胜男

  本版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