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4 09:08:44新京报 记者:陈沁涵 编辑:于音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通俄门”调查报告来了,特朗普可能面对的最坏结果是啥

2019-03-24 09:08:44新京报 记者:陈沁涵

最终报告没有提出新的刑事诉讼,美国司法部长将决定公开哪些内容。

“通俄门”最终调查报告来了,特朗普可能面对的最坏结果是什么? 


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至今,“通俄门”事件如同他身边的一颗不定时炸弹,不时冒出烟雾和火光,波及裙带。特别检察官穆勒一直在寻求引爆这颗信息炸弹——近2年时间过去了,他交了一份答卷。



据CNN,主持调查“通俄门”的穆勒于当地时间3月22日向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提交了“通俄门”调查的最终报告,报告主题为“解释起诉或撤销决定的机密报告”。

 

简单来说,这份报告的内容聚焦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特朗普竞选团队是否同俄罗斯方面“合谋”,并且对此前与“通俄门”有关的诉讼作出解释。

 

根据美国司法部规定,这份报告属于机密文件,司法部长有权决定是否公开这份调查报告以及公开多少内容。巴尔表示,他将与司法部副部长磋商敲定公开哪些部分,会尽可能地提高透明度,但不排除部分机密信息将被隐藏。

 

这份报告意味着,特朗普身边的不定时炸弹被拆除还是串联上了更多火药,现在还是个谜。但是我们可以在蛛丝马迹中找到一些线索。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什么?


CNN指出,美国人最想从报告中了解的问题包括:特朗普是否与国外势力勾结来获得2016年大选胜利?特朗普是否有阻碍司法的行为(比如解雇FBI前局长科米)?是否有证据说明特朗普总是听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话,而这是有问题的?特朗普是否利用职权之便与俄罗斯方面做生意,获取巨额财富?



这些问题目前无法得到答案,已知的信息非常有限。

 

据《华盛顿邮报》,报告的出炉标志着自2017年5月开启的“通俄门”事件调查程序宣告结束,穆勒完成了任务。

 

可以确定的是,最终报告中没有提出新的刑事指控。也就是说,即使有一些“通俄”的不当行为被“实锤”了,也不属于刑事犯罪范畴。

 

不过,在这份报告出炉之前,已经有一群大佬因穆勒提供的信息被美国司法部起诉。他们中已经认罪的包括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特朗普竞选团队前主席马纳福特等人。另有一些正在被起诉的人包括,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前顾问和私人好友罗杰·斯通、马纳福特的经济合伙人康斯坦丁·基利姆尼克。



穆勒团队指出,在“通俄门”中扮演关键角色的是马纳福特。现年69岁的马纳福特承认密谋反美和密谋妨碍司法两项罪名,同时他还被控税务诈骗、银行诈骗等多项罪名。最终,华盛顿特区联邦法官判处马纳福特73个月监禁。批评人士认为,相比他的罪行来说,处罚过轻。

 

此外,穆勒还对13名俄罗斯公民、3家俄罗斯公司和12名俄罗斯情报人员分别提出起诉。穆勒就“通俄门”事件的起诉对象总计34人和3家公司。

 

半岛电视台称,暂且不论最终报告,调查中已经发起的这一系列诉讼已经说明“通俄门”不是子虚乌有的事。

 

各方反应如何?


在穆勒提交最终报告的消息传出时,特朗普并不在华盛顿。肩负公务的他当天一早便乘专机飞往佛罗里达,在海湖庄园与加勒比地区有关国家的领导人举行会晤。



3月20日,特朗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被问及这份报告,他说:“我不介意”,并表示很期待这份报告,重申他与莫斯科之间“没有合谋”。特朗普曾向众议院表示:“如果你们愿意,就让人们看看(这份调查报告)。”

 

特朗普一名亲信对CNN说,“没有诉讼表示我们是清白的,我们赢了。”

 

白宫方面表示,尚未收到或听取关于“通俄门”调查报告的简报。白宫发言人桑德斯称,“下一步将由巴尔来决定,我们期待着这一进程顺其自然。”

 

而民主党方面就没这么淡定了。众议长佩洛西和民主党参议院领袖舒默22日发表联合声明称,巴尔有必要公布完整的调查报告,并强调白宫不能干预此事,“美国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14日,美众议院以420票赞成、0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一项决议,呼吁司法部在“通俄门”调查结束后,公开最终调查报告。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目前事件走向很大程度取决于刚刚履新一个多月的巴尔,他没有义务完全公开这份报告,但是民主党必将对其施加巨大压力。


 

美媒Vox分析,如果报告中包含特朗普“通俄门”的重要信息和证据,民主党人很可能会就此发起对总统的弹劾,那也意味着“通俄门”衍生出的新闹剧将开启。如果报告中不涉及对特朗普严重不利的信息,特朗普由此“洗白”,对他的民意支持率以及2020年大选都有积极的作用。

 

CNN指出,除了“通俄门”最终报告中涉及的正式调查内容,穆勒本人可能会向外界透露他在接触关键证人时得知的内幕信息,撕开一些谎言。比如特朗普长子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与俄罗斯人士会面,讨论希拉里“黑材料”一事,特朗普表示完全不知情,但是科恩却指出他亲耳听到小特朗普告诉父亲此事。

 

另外,穆勒负责的“通俄门”调查结束了,但是仍然有其他调查正在进行中,对特朗普及其团队的威胁也不小。比如,他正在调查中东国家是否通过安全顾问公司黑水(Blackwater)的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不正当干预特朗普团队的决策。


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 编辑 于音 校对 刘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