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0 13:12:59新京报 记者:陈沁涵 编辑:白爽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章莹颖案量刑庭审第二日:章父当庭落泪,凶手面红耳赤

2019-07-10 13:12:59新京报 记者:陈沁涵

在视频播放到章母哭泣时,一名女性陪审员突然哭着离席。

新京报快讯(记者 陈沁涵)据美国伊利诺伊州《新闻公报》报道,当地时间9日,章莹颖案进入量刑阶段的第二日庭审,章莹颖的父亲、弟弟以及男友出庭作证,法庭当天还播放了章莹颖母亲录制的视频。


当地时间7月8日,章莹颖的家人走出美国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法庭。图/视觉中国


父亲:不知如何度过余生


9日,章莹颖父亲章荣高在法庭上说:“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没有她我的生命不再完整。说实话,我不知道该如何度过余生。”章父称,女儿失踪以后,他和章母都无法睡个好觉,他也无法集中精力做事,最近还从楼梯上摔下来。


“莹颖是我的骄傲,我的一切。”章荣高低头看了一眼女儿的照片之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力深呼吸,然后开始哭泣。


母亲:我想看她穿上婚纱


章莹颖母亲叶丽凤9日通过录制的视频参与作证,她在视频中说,“我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我想看女儿穿上婚纱,她还没有穿过婚纱,我真的很想当外婆。”叶丽凤在视频中边说边哭。


在视频播放到章母哭泣时,一名女性陪审员突然哭着离席。辩方律师认为,这名陪审员很难在这一情况下做出公正的判断,要求做一些调整。法官随即要求短暂休庭,让陪审员调整好情绪。


男友:原计划2017年10月结婚


章莹颖的男友侯霄霖于9日出庭作证时说,他原计划在完成博士学业后回国,然后在2017年10月结婚。“她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侯霄霖还提到,当他得知凶手作案的详情,认为这“太残忍、太令人痛苦”。在这个时候,辩方律师提出反对意见,受害者家属不被允许就被告以及他的罪行或惩罚发表意见。最后,法官要求侯霄霖最后一段证词不被考虑。


凶手:疑似擦泪


当天,章莹颖案凶手克里斯滕森在监狱中与他父母及前妻的通话录音也在法庭播放。录音显示,他在电话中多次向母亲和前妻说“我是无辜的,我没有做错”。


当章莹颖父亲在法庭上哭泣时,克里斯滕森面红耳赤,并且拿起一张纸巾,疑似在擦泪。


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 编辑 白爽 校对 危卓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