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周观察 ●

  中国政法大学宪法学教授蔡定剑英年早逝,令人扼腕叹息。

  昨日,我们前往八宝山送别蔡定剑教授。殡仪馆早就排满了长队,每人持一束洁白的花。还有不少专程从广州、天津、海南等外地赶来的人。灵堂外面都摆满了花圈,媒体的报道和评论、网民的追思文章被整齐地张贴在告别厅外面的展板上。

  自从11月22日蔡定剑教授去世,对他的怀念和追思在网络和媒体上从未止息。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何以引起人们如此深切的怀念?

  蔡定剑教授疾恶如仇,对弱势者充满了同情,对强势者以强欺人忍不住会大喝一声。他在新京报专栏上发表的文章,无论是对小区业主维权的声援,还是对招工歧视现象的剖析,无不体现着浓浓的人文情怀;

  蔡定剑教授是理性的倡导者。以他的丰富资历和对世事的洞察,可能更有理由做一个“愤青”,但读他的文章、听他的发言,层分缕析,娓娓道来,看不到任何的偏激和埋怨,他以充分的耐心和韧性,以一个知识分子的全部能量,推动中国社会的点滴进步;

  蔡定剑教授是批评者,更是建设者。他有着对中国国情的充分认知,既批评国家的肌体哪里出了毛病,又会以他丰厚的专业学养,给“疗救者”开出良方。他深知,中国并不缺乏“拆迁者”,但是缺乏在拆迁后废墟上的建设者;

  蔡定剑教授有着宽厚待人的师者风范。不少媒体人有这样的经历,无论什么时候哪怕深夜,记者们也可以打电话向他请教问题,他会不厌其烦地给出准确的解答。

  作为“学者”,蔡定剑教授著述颇丰;作为“思者”,他不做理论之奴,为民生呼号,为时局建言;作为“行者”,他走出书斋,身体力行——一个知识分子,如蔡定剑先生者,今人有几?

  人们怀念蔡定剑教授,是期待更多的知识分子能够有像蔡定剑教授这样的品格和作为,是期待更多的理性的种子能够种下并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是期待合力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让这个国家的未来变得更加美好。

  蔡先生已去,他的事业未竟。后来者,岂能不受其遗产,承其遗志,奋力前行?

  □樊夫

  相关文章见B0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