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记者 马力)潘石屹认为,调控房价的政策分为三种,一种是长期政策,主要是税收政策,因为这是长时间不变的,对于市场的未来预期也会有调整。“房产税应该收,但要对社会公平。因为现在贫富差距比较大,普通家庭的负担还是较高的,所以在征收房产税时,要考虑到这一点。比如可以对二套房、三套房以上征收,或者是按照一定的人均住房面积征收,低于这个面积就不收了。”
  
  潘石屹建议,政府在征收房地产税时,应该同时将个人所得税的缴税基数提高,减少工薪阶层的税费负担。而且房地产税不宜在个别城市试点,因为有可能会造成各城市的攀比,容易造成各地税收的混乱。应该全国统一征收。但征收的基数应该按照房屋的评估价值来计算。“比如北京和新疆,房价肯定不一样,应该由评估机构对房产进行价值评估,再按照评估价值征收房产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