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个比利》


《灯火》
 


《告别我的恋人们》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爱郧书》


《永恒·承诺》


《杨柳枝》

  九月,秋乏作祟。华语乐坛佳作欠奉,少见亮耳之作。不冷不热的作品大面积侵袭,唯古巨基新专辑几首缓慢的情歌略为动人。而独立于流行乐坛之外,张广天《杨柳枝》在争议中升温,民乐被推到浪尖儿,成为话题。

  本月最佳

  《杨柳枝》 艺人:张广天 唱片公司:猛犸唱片/十三月唱片

  张广天的新专辑《杨柳枝》里那些饱受晚会歌曲、上世纪50年代国产战争片主题歌和80年代央视历史剧片头曲影响的歌目,被其称为“复兴某种优秀的传统”,是否定掉现今一切受到西方民谣影响的国内伪民歌的,真正的民歌。

  摆脱野蛮、粗暴、懵懂,让汉语中文的思维当代化。故弄玄虚和恣意夸大是张广天由来已久的习惯,但不能因为是习惯,就可以获得原谅。其实,这张专辑确实与众不同,但与众不同并非意味着高人一等。《杨柳枝》乍一听让人想起70年代台湾的抗议民谣。所谓对“起于诗经、楚辞,经唐宋诗词,而兴盛于戏曲”的中国民歌的承袭,也不过可怜而粗糙地在配乐里加上了民乐或戏曲,而吉他、架子鼓、合成器的配器基础和主副歌的编曲关系,又如猪八戒的露脐装般,令人尴尬地露出他所反对的“不熟悉传统而假借并投靠另一种别人的势力来作为创新的借口,便是无能的表现”的,确实无能的表现。

  与其说张广天是一个反叛者,毋宁说他是一个极端的反刍主义者,并建立于某种浪漫主义之上。在双目微阖、摇头晃脑的《也矣乎哉邪》里,你能清楚地听到那种反刍的呼噜声。而他擅长于在空想里反刍的,却是切·格瓦拉式的革命浪漫主义——而革命和浪漫主义这两方面,他显然在后者上的实践和天分更多些。如专辑中最好听的两首慢歌《Lele-Mong(老婆婆)》和《杨柳枝》,前者传统的征夫不归题材本是对战争的控诉,却在后者托衬于百姓为战争的无私奉献和士兵对百姓的怜恤,而将战争浪漫化的影响下,亦变成了一种可疑的,对乱世的正面态度。

  更为令人鸡皮疙瘩丛生的,是其习惯的第二人称歌词写法,那种情书式的缠绵悱恻。如“你抬起手挥了一挥,空气就变得尘埃不染……我为何一直就盯着前方?难道它就是你消失的方向?”(《烟一样的树》)很难确定那个“你”究竟是歌者的朋友、爱人,还是上帝。事实上,这个“你”若是切·格瓦拉,逻辑上似乎更为通畅。□杨波

  朴实民谣和融合实验在这张专辑中合为一体。一个诚实有良知的左翼知识分子在这个年代如此罕见,他还在一意孤行地为现实而歌唱,但我们的人民大多已不听民歌。——贺愉

  脱胎于八十年代歌舞厅的调式配上同样僵硬过时的歌词,硬是披起民谣旗帜要来分一杯羹,越听越凄凉。——班宇

  ■ 本月酸莓

  《24个比利》

  艺人:潘玮柏

  唱片公司:环球唱片

  24个比利,关于多重人格最典型的研究范本,也是潘玮柏最难入耳的一张专辑。新作里,潘玮柏依旧被电音扼住咽喉不肯放松,歌曲被廉价的庸俗音色大面积填充,歌曲本身质量也极其一般。如果都是“What Can I Do”这样无关痛痒的口水歌,那么评分也许可以再高一倍。就算对没有出过县城的青年,这种说唱方法听起来也太过时了。

  ■ 水准推荐

  《灯火》

  艺人:嘎调 唱片公司:兵马司

  这就是我所说的死了的摇滚乐。□杨波

  离收放自如还差一步,“空洞”和“六月”把乐队的水准提升到新的高度,但那些抒情歌却难以表现出同等的感染力,词作稍嫌矫饰,但仍优美。□贺愉

  《告别我的恋人们》

  艺人:古巨基 唱片公司:英皇娱乐

  慢慢走旋律,虽嫌黔驴,但不至于披头散发。□杨波

  10首典型的古氏情歌,表现平平,无功无过,港剧式的抑扬顿挫,但可听出其中的执念。□班宇

  《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艺人:李宇春 唱片公司:天娱传媒

  中规中矩,自己的创作依然占了很大的比重,缺乏一些灵感。□小樱

  在把选秀冠军顺理成章地包装定位成流行歌手这个论题还没有明确答案时,打造一张形似拼盘的专辑实在并不高明。□班宇

  《爱郧书》

  艺人:林一峰 唱片公司:LYFE

  就算翻唱出了新意思,却还是比原唱差远了的翻唱依旧是没有出版价值的。□杨波

  用林一峰的方式演绎徐小凤,恰到好处的金风玉露一相逢。□小樱

  《永恒·承诺》

  艺人:黄韵玲 唱片公司:果核音乐

  黄韵玲的声线并不完美,而作为唱作人,最重要的是能透彻地表现个性化的音乐。“城市浮生”也好,“冰岛”也好,这是一张到处都是亮点的作品。□贺愉

  没有《美好岁月》那般的惊艳,但小玲姐出品必是品质保证。□小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