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红》剧照


《收获的季节》剧照

  号称“城乡爱情故事”的电视剧《收获的季节》正在北京卫视播出,这一次不但有乡村大姑娘小伙子的好玩事,还有城市里的大企业、大学生的故事,也因此被称为本山农村剧的2.0版。在这个2.0版农村剧中,自然少不了城市里的高富帅、白富美,而擅长以农村小伙形象出现的宋小宝演绎了一位另类“富二代”。对于此次突破性出演,宋小宝自嘲:“我其实从哪个角度都不帅”,但当记者问及之前有位浙江富婆追求他时,他又显得自信满满:“我个人魅力应该挺大吧”。

  高富帅不难演,苦情戏才是挑战

  新京报:你塑造的荧屏形象多为爱耍宝的“矮穷挫”,这次怎么就演高富帅了呢?

  宋小宝:这是我师父给我定的角色。刚开始我自己也没什么自信,好在是一个农村轻喜剧题材,演得稍微夸张一点也没什么问题,所以演了。后来师父一直强调我要有自信,让我“生演”,也能让这个人物身上有更多的笑点。至于观众是否满意,最后还得他们自己来评价。其实人生中无论走多少路,都需要多回味、多品味,戏不管拍成什么样,只要自己用心就好。

  新京报:那你以前接戏也都是听赵本山安排?

  宋小宝:对,其实我演的所有角色都是我师父安排的,因为在确定每个人物之前,他心里都很有数,知道哪个人更合适,能不能撑起来。

  新京报:这次算是挑战吗?

  宋小宝:这就像演了一个大型小品一样,没有太大挑战。(为什么?)之前拍的苦情剧《樱桃》系列对我来说,才是挑战,因为整个与我的风格不同,是从舞台上的张扬,回归到影视剧中那种内心沉淀、走心的表演。这是两种境界。

  新京报:说到高富帅,很多人会联想到“男神”,听说之前有富婆向你求爱。你觉得自己是“男神”吗?

  宋小宝:我长这样就是糟蹋“男神”这两个字。其实只要是观众喜欢我就够了,至于其他的,我感谢他们对我的爱,但是我自己承担不了,我就是朴朴实实的一个农村孩子走到今天,这是我给自己的定位。我不是不自信,我跟“男神”是另一路,观众喜欢我是从骨子里喜欢,并不是从形象上,因为他们从形象上不会喜欢我。所以要喜欢我也是个人魅力大吧。(笑)

  【热点话题】

  “一哥”之争?

  其实这些真的不存在,都是你们想象的。我们(与小沈阳)私底下就是师兄弟,没有什么“一哥”的说法,大家感情都很好。

  会带孩子参加综艺秀?

  我希望孩子们能永远活在平平淡淡中,不要因为我影响到他们的正常生活、人生轨迹,他们以后的路顺其自然,不要刻意营造。而且我担心操之过急,反而会给他们带来负面的影响。

  不想一辈子被说只能演喜剧

  新京报:近几年你又演反派、又演高富帅,参演的正剧《第22条婚规》也拍到了第二部。为什么这么忙?

  宋小宝:我不想被人说“你宋小宝一辈子只会演小品、喜剧”,所以我就爱琢磨很多角色。

  新京报:你怕被定型?

  宋小宝:对,一个演员一旦在观众心目中定了型,再去影视剧中尝试新的角色特别不容易,所以我感觉如果觉得自己有能力、有潜质,还是多方面发展比较好。

  新京报:你搭档过这么多美女,和谁搭戏最舒服?

  宋小宝:没谁。其实演戏是演员之间你来我往的台词和规定情景间的一些彼此互相刺激,就是我扔过去的话,她接住,再扔回给我。只要是用心去演,无论跟谁都没问题。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拍电影?

  宋小宝:电影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我肯定在未来几年里去完成它。平时我也很喜欢看电影,每次看的时候都会想如果我去演会怎么怎么,我认为电影能呈现给观众的东西更直观。

  ■ 记者印象

  曾经看过几次宋小宝的二人转,只要他大嘴一咧、满脸贱笑、扭着小腰上了台,必定会引来一阵狂笑。就算站在台边,其他演员在表演时,他时不时挠一下搔一下,也非常带感,甚至可以说他就是台上的黑洞,几乎所有眼神都会被这个瘦小的身躯所吸引。

  原以为采访会很欢乐,不想竟成了个传统的访谈节目,聊的不是角色、生活的正能量,就是对师父赵本山的感谢。甚至说起他是如今的“东北男神”时,他也会略显尴尬。而当记者向他索要生活照和自拍照时,得到的回复竟是“没有,因为不爱拍”。

  如今,邓超、黄晓明等男演员似乎都放下了偶像包袱,又是自黑又是搞怪又是扮丑,集体放弃了治疗。而那些荧屏上的传统喜剧演员,到了台下却一个个都成了闷葫芦,低调到甚至有些沉闷。周星驰、小沈阳都是采访时惜字如金的主儿,而宋小宝虽然逻辑清晰对答如流,但也绝没有范冰冰、杨幂之类的金句频出。宋小宝也承认,自己以及很多师兄弟在生活中都是安静且沉闷的性格。能把全世界都逗乐,但独独不知道怎样才能逗乐自己。

  说起生活和舞台上的反差,宋小宝叹了口气,“生活中的我更多时候是想安静地呆着,这样才能聚集更多的力量和激情,得以在影视剧或舞台上释放。所以平时真的不像大家想得那么能耍。”

  C08-C09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 吴立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