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西陵掩映在华北最大的一片古松林里,古朴低调,却磅礴气势暗涌。右上图为泰陵火焰门。上图为泰东陵,是电视剧《甄嬛传》里甄嬛的最后归宿。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刘旻


一缕白云掠过泰陵明楼。


掩映在古松林中的陵墙。

  面对皇陵这样的宝藏,民间普遍有几种姿态:自家祖坟膜拜式的、旁人祖坟守护式的、财迷心窍盗墓式的、发掘研究考古式的、探秘演绎穿越式的,也有过而不入跑过式的。从堪舆学上讲,皇家陵墓的选址都是最能藏风聚气之地,有山有水有树有路有气场,最能领略风水宝地之气韵。于满眼苍翠间气喘吁吁两腿奔忙汗流如注中,逐一与古人打个照面,然后飘然离去,这是一种现代世界文明人的拜访。元宝山(海拔100米)-崇陵妃园寝-崇陵-公主园寝-端亲王园寝-阿哥园寝-泰陵妃园寝-泰东陵-泰陵-昌陵-昌陵妃园寝-昌西陵-慕东陵-慕陵,累计里程20公里,全部是公路,也有经过村落林阴的小道,风景好但狗多。

  生前遭际身后事

  清西陵的路修得很好,迂回串联了每个园寝的主人和他们的故事。从望龙水库一路南下约2到3公里,首先经过的是位于公墓里的溥仪墓。溥仪1967年去世后,最初安葬在八宝山,1995年迁葬到这里的华龙皇家陵园。溥仪生前遭际堪伤,身后陵园也并不幽静。据看陵人讲,除了白天被当做这个商业型公墓招揽生意的招牌(附近到处都拉着免费参观溥仪墓的横幅),晚上还有很多村民来此登山乘凉。当初溥仪为自己选定的陵址是在西大地村北山坡,荒废至今。

  溥仪墓距离崇陵后围墙仅200米,光绪的崇陵因为被盗过,所以有地宫开放。崇陵也是清西陵中唯一被盗过的帝陵。相比之下,清东陵的情况要复杂很多,除了顺治的陵没被盗过,其余的帝后陵均被彻底盗过。葬有珍妃与瑾妃的崇陵妃园寝在崇陵以东500米。与珍妃相比,算是善终的瑾妃,其墓在民国年间也被盗过。《夜盗珍妃墓》和同名电影在20多年前被炒得火热,但实际上被盗的墓不是珍妃的,而是珍妃姐姐瑾妃的墓。

  标新立异一泰陵

  跑步的主路在经过崇陵后出现分岔,沿右手边往西北方向,很快会经过路边的公主园寝、端亲王园寝和阿哥园寝。前两个园寝的主人分别是嘉庆的两个公主,雍正的长子和第八子,生前都未成年,而阿哥园寝的规制是清陵中的孤品。四爷党都知道,这位阿哥就是被雍正以年少放纵、行事不谨削宗籍断绝父子关系的弘时和他的儿子。

  继续往前跑,经过路边正在修理的泰陵妃园寝。拐上路边小路,经过一些民舍后赫然出现在田地里的就是乾隆皇帝生母孝顺宪皇后的泰东陵(曾经大热的电视剧《甄嬛传》里甄嬛的最后归处)。这座后陵建于清朝全盛时期,规制完整,气势恢宏,有学者称其为清代后陵中最为标准的一座。泰东陵一直没有对外开放,多少有些神秘色彩,也在修缮中。

  暮色中雍正的泰陵真是太雄浑了,这座清西陵的首陵,规模最大。关于雍正为何未随祖父、父亲入葬清东陵,资料很多不再赘述。登上泰陵宝顶遥望清西陵,环山面水一片葱郁,这个个性强烈的皇帝骨子里标新立异敢于创新的一面还是很明确的。

  日暮时分“其慕与慕”

  在古松林里跑步,如果再下些雨,空气里都是植物的味道,浓烈得甚至有些呛鼻,果真好闻。昌陵在泰陵的不远处,壮丽不足华美有余,据说因为承办昌陵工程的嘉庆帝的小舅子盛住贪污五万两加价银和四万两采购银;随后又爆出了石像生造假案,昌陵在竣工后5年因工程质量问题又大修了2年。

  从昌陵往慕陵,大约有5公里,地势起伏比较大,对腿部肌肉的强壮要求比较高。昌陵是清代所有帝陵中规模最小的一座,没有方城和明楼,但仍旧很奢靡。隆恩殿、东西配殿所有木构件全部用的是金丝楠木,硬度极高,故迄今不用修缮。“其慕与慕也”,据说是慕陵名字的由来,道光执掌龙庭的时期正是大清朝千疮百孔矛盾集中爆发的时期,这位皇帝钦慕其祖辈功德的酸涩心绪或许旁人永远不会彻底理解。到达慕陵已是日暮时分,神道桥(一拱桥三平桥)桥下,不知何人种的向日葵与玉米,却在暮色里喜庆地开着长着。

  ■ 陵寝概况

  低调皇陵磅礴气势暗涌

  河北易县城西15公里的清西陵是清代自雍正起共四位皇帝的陵寝之地,包括雍正的泰陵、嘉庆的昌陵、道光的慕陵和光绪的崇陵,此外还有三座后陵以及若干公主、阿哥、妃子、亲王等园寝,共计14座陵墓。除此之外还有溥仪的墓地。清西陵是这些园寝的总称,周界约100公里,面积800余平方公里,种满了数以万计的古松。与位于河北遵化气派壮阔的清东陵相比,清西陵则是完全掩映在这片华北地区最大的古松林里,北靠永宁山,南临易水河,古朴低调,却磅礴气势暗涌。

  ■ 友情提示

  满家乐里听故事

  清西陵附近的满家乐(当年的守陵人村落)普遍烹饪水平比易县要高,可去凤凰台村的老苏满家乐,还能听故事。易县人文古迹不少,除世界文化遗产清西陵外,还有辽塔荆轲塔、血山村的樊於期塔,还有农田里只剩两座土丘的燕下都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