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快讯(记者高美)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昨日落下帷幕,依法治国是全会重点。作为唯一和中国拥有法治国家对话机制的国家,德国对此次全会也十分关注。24日上午,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就四中全会公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柯慕贤告诉记者,不仅仅是他自己,在柏林的联邦政府以及德国的整个经济界,都在密切关注着中国的四中全会和正在进行的改革。

  23日晚公报出来时,柯慕贤正在陪同访华的联邦经济合作和发展部长格尔德•穆勒博士。在穆勒部长与中国商务部长高虎城会面之后,柯慕贤回到使馆已是晚上10点。随后他和自己的团队立即坐下来分析了中文版的全会公报,直到深夜。今晨送走访华的穆勒部长之后,在从机场回使馆的路上,柯慕贤又仔细阅读了全会公报英文版。
  在采访中,记者注意到,柯慕贤在英文版的全会公报中仔细划出了他认为的重点和亮点。他对记者表示,公报中提到的很多内容都令人期待,比如“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

  柯慕贤表示,公报中提到的各项原则中有一部分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但是更为关键的是它们如何得到落实和执行,“是否取得进展,取决于一些对我们来说重要的原则什么时候并且以什么样的方式得到落实,即:1.清楚的、透明的法律和行政法规;2. 中外企业在法律面前享有同等的对待;3.司法的独立性”,柯慕贤说到。
  新京报:德国对此次四中全会是否关注?通过什么形式了解全会成果?

  柯慕贤:四中全会我们没有办法参加,但是之前我们已经和很多人进行了交流。比如李克强总理前不久访问德国时,四中全会也是话题之一。
  一方面我们通过之前和包括中国官员在内的各界人士进行交流,得到了一些信息。另一方面则是通过阅读昨天刚刚公布的四中全会公报。

  不管是在柏林的联邦政府还是德国整个经济界,都非常关注中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和四中全会。因为时差问题,现在柏林那边还没有起床,但是我们今天就会撰写报告发给柏林,柏林那边一上班就可以看到了。
  新京报:德国对此次四中全会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柯慕贤:全会的主题无疑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公报中提到的一些原则,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如果法院,特别是地方法院能拥有更多的独立性,这将是一个进步。同样,如果立法过程更加透明,领导干部对司法活动的干预能得到制止,这也将是一个进步。
  总体来说,公报里提到的原则中的一部分,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但与此同时,里面很多原则还是比较笼统的,目前还没有说明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实施。

  新京报:您认为四中全会会如何影响中国经济以及中德合作?
  柯慕贤:司法体系的发展完善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迄今为止,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极为成功的。现在中国到达了一个阶段,它的复杂性决定了基于法治的现代法律体系是不可或缺的。然而,中国的法律体系没有跟得上其经济发展的步伐。中国希望发展经济,能够在创新领域成为全球领导者。对于中国而言,想要跨越创新之路上的障碍,基于法治的现代法律体系是必需的。现代法律体系对于社会稳定而言也非常重要。

  新京报:德国企业最为关注哪些议题?

  柯慕贤:对于德国企业而言,有三个议题至为重要。首先,是法律法规的清楚、透明和可预见性。现在有的法律不够精确,没有达到企业在法律安全方面所需要的程度。所以很多企业,不管是德国的还是中国的,都不清楚自己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只能和相关机构“套近乎、走关系”,这种状况必须改变。

  其次,中国企业、外国企业在法律面前能得到同等对待。我关注到全会公报中强调了司法公正,比如“绝不允许法外开恩,绝不允许办关系案”等。我们认为公报中的决定什么时候以及以什么方式得到实施是至关重要的。此外,地方法院必须是独立的,这的确也是公报里的一个目标。
  第三,是不受领导干部干扰的独立的司法体系。举个例子,在地方层面,中国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就是土地问题,当地法院出于地方利益,可能无法给予被征收土地的农民以公正对待。公报中提出,“探索设立跨行政区划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如果这一点能够得到落实,将会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的一步。

  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是: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在这方面,立法已经比较完备了。现在的重点是,我们不仅仅是有纸面上的知识产权保护,也要落实到现实中。这不仅对德国企业有利,也同样有益于中国企业。
  新京报:中德之间未来会如何加强法治合作?

  柯慕贤:德国和中国之间,已经在法治方面有着多年合作。李克强总理赴德进行第三轮中德政府磋商时,双方也一致同意,将进一步加强中德在法治国家方面的合作。中德之间有法治国家对话机制,事实上,德国是迄今为止唯一和中国建有类似对话机制的国家,这一机制已建立14年。现在,我们已经做好准备,深化这些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