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9日,纽约,叙利亚美国医学协会成员等人“躺尸”示威,抗议670名医疗工作者在叙利亚危机中丧生,批评美国对“伊斯兰国”的政策。图/CFP

  向叙利亚派遣一支不到50人的特种部队;分析人士称,奥巴马“食言”是被普京逼的

  综合新华社电 美国白宫10月30日证实,总统奥巴马已授权向叙利亚派遣一支不到50人的特种部队,协助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这是美国自叙利亚危机爆发4年多来首次向该国派遣地面军事人员。

  继续增加战机空炸

  按白宫发言人约什·欧内斯特的说法,这些地面部队将承担“训练、建议和协助”任务,而不是领受“作战任务”。“不可否认的是,这(叙利亚)是当今世界一个危险的地方,”欧内斯特说,“他们面临危险。”他没有公开更多细节。

  除派遣地面部队,奥巴马还授权在土耳其南部靠近叙利亚的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部署A—10型对地攻击机和F—15战斗机。有媒体分析,此举意在支持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和“叙利亚阿拉伯联盟”等武装进攻“伊斯兰国”大本营、叙东部拉卡省首府拉卡市。

  实际上,五角大楼还将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设立一个特战行动中心;美方将与伊拉克总理海德尔·阿巴迪协商如何打击“伊斯兰国”头目和指挥网络,与伊拉克政府军合作夺回具有战略意义的重镇拉马迪;美国还将加强对黎巴嫩和约旦的情报等支持。

  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10月30日告诉媒体记者,此次派兵“很可能不是”美国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最后一次政策调整。他没有提及这批地面部队将在叙利亚北部哪处具体地区行动,只说他们将在库尔德武装人员控制的区域活动。

  出尔反尔只因俄也轰炸

  回顾奥巴马对叙政策表态,美国政府先前在是否向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上立场相当“坚定”。

  2013年,奥巴马多次承诺不会向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2014年,美国调整对叙政策,开始针对“伊斯兰国”发动空袭。奥巴马当时称:“我不会让美军作战人员在外国土地上战斗。”

  此次,白宫宣布向叙利亚派遣一支特种部队消息时,奥巴马没有再出现在媒体视线中。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总编辑戴维·罗特科普夫在一篇专栏文章中称,真正促使奥巴马决定调整战略的不是其顾问团队,也不是“伊斯兰国”,而是果断决定军事介入叙利亚冲突的俄总统普京。罗特科普夫认为,普京因素对奥巴马决策的影响力远超其包括国务卿、国防部长、中情局局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在内的国家安全顾问团队。

  ■ 反应

  美两党政客齐批奥巴马

  奥巴马此前一直不愿出动地面部队打击“伊斯兰国”。然而,这一“重大政策转变”并没有获得满堂彩,一些民主党人担忧美军伤亡风险将相应增加,共和党人则奚落奥氏步子迈得太小,迈得太晚。

  民主党重量级人物蒂姆·卡因敦促当局“向美国民众详细阐述一套完整的战略”,以最终和平化解席卷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武装冲突。新泽西州民主党参议员马丁·海因里希认为,美国主导的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合阵线与俄罗斯各自在叙利亚实施空袭,此时派出地面部队,“风险远远高于潜在利益”,这样做“不值得”。

  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约翰·麦凯恩评论,决定派兵是“勉强渐进主义”的体现,是奥巴马政府“思虑不周全的又一例证”。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曾经参加伊拉克战争,他认为奥巴马派兵意图正确,但做得不够。“(奥巴马)总统目标正确……但他始终没有提出足够的所需手段以达成目标、即摧毁‘伊斯兰国’,”科顿说。

  另一名共和党参议员吉姆·英霍夫则在一份声明中警告,向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是在玩“危险游戏……历史证明,以逐渐增加军事力量手段谋求达成并不存在的战略,注定失败”。 刘红霞(新华社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