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成绩

  导演作品:5部

  代表作:《疯狂的石头》《无人区》《心花路放》

  票房总成绩:17.07亿

  最好成绩:《心花路放》11.7亿

  获奖:第43届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

  第12届中国电影华表奖 优秀新人导演奖

  第7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 最佳导演、最佳编剧

  十年之前,他是华语电影的新希望

  他的处女作《香火》是讲一个为了修佛像四处筹钱的和尚,获得东京银座电影节大奖,第二部电影《绿草地》用三个关键词可以总结主题:农村、儿童、乒乓球,入选当年柏林电影节和香港电影节,并获得上海电影节亚洲区最受欢迎奖。之后,才是大众所熟知的宁浩,那个在刘德华“亚洲新星导”计划扶植下,用300万投资拍出黑色喜剧《疯狂的石头》的导演宁浩,而这一切都始于2006年,从那时开始,宁浩成了很多人心目中华语电影的新希望。

  2007年,延续前作黑色幽默风格的《疯狂的赛车》筹拍,并于2009年上映,无论是主创人选还是故事结构都和前作异曲同工。同年,公路犯罪电影《无人区》开拍,讲述了在西北荒漠中一名都市律师和盗猎团伙间的荒诞遭遇,2009年6月杀青,并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宣布影片将于2009年春节档上映,后却因送审遇阻,在四年间六度传出定档消息,直至2013年12月3日终于正式公映,取得内地总票房2.6亿,并入围第64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是继《疯狂的石头》之后,宁浩最具现实批判力度的影片,也是他当时作品中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一部,1600万成本取得2.6亿票房,投资回报率达1523%。2014年的《心花路放》若按照5000万成本来算,其回报率则高达2240%。

  十年之后,他是浮躁影坛的潜行者

  当年从《疯狂的石头》这部超级黑马电影走出来的主创们,如宁浩、黄渤、徐峥等,在现如今的十年间,参与过的华语电影票房累积和已经超过70亿,无论表演还是导演,他们都占据着内地最卖座华语电影类型中最重要的席位。

  当然,除了中小成本制作的票房吸引力外,更重要的是宁浩讲好一个故事的能力及其在作品中的人文关怀和现实意义,是同期所有喜剧导演都不能达到的,除了笑之外,还有更多的思考和回味,无论是那些压抑的苦痛还是化作影像的指涉。2016年,他执导的“疯狂三部曲”最后一部《疯狂的外星人》即将上映,该片改编自刘慈欣的短篇科幻小说《乡村教师》,演员依然锁定了老搭档黄渤、徐峥。从把控类型片的能力来说,宁浩式的科幻令人期待,而在类型之外,剥去了科幻这张皮,内里依然是对农村文化和教育的现实主义批判。

  十年五部电影,对青年导演来说,数量并不算多,花时间精雕细琢的结果,是部部出彩的成就。宁浩是当代浮躁影坛中的潜行者,诙谐的趣味结合深入的思考,既有戮力而行的冲劲儿,也有量力而为的理性,十年前成名作“疯狂的石头”的片名,更像是对他自身的比喻。

  10年问答

  新京报:这10年来你最喜欢的华语电影是什么?有印象深刻的片段、台词、表演吗?

  宁浩:《泰囧》我印象很深,特别适合现在这种市场环境与创作方式,特别值得研究,各个角度都挺对,都归拢明白了,然后就产生了那么一个现象,特别对。

  新京报: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这10年中国电影给你的印象,会是什么?为什么?

  宁浩:热闹。特别像一种很有活力的化学现象,就是把各种各样的化学元素,倒进了一个新的池子里头,特别沸腾,但是还没有沉淀,某种规范还没有出现,所以它在一种到处碰撞的过程中。

  新京报:和你合作过的演员你最喜欢谁?还想和谁合作?

  宁浩:我喜欢黄渤。没有合作过的我最近还在研究,因为好像现在有很多新面孔和新演员。

  新京报:从你个人经验来看,你觉得中国电影存在最大的不足是什么?

  宁浩:建立像奥斯卡这样多元化的权威评论系统,而不仅仅是大家都在问票房是多少,这猪肉卖多少钱。当然,评论系统也不要被收买,不要变成营销系统,是有公信力的、良性评论系统,不被利益左右。

  新京报:这10年的电影票房呈现井喷式增长,对你个人来说,除了票房,电影最重要的是什么?

  宁浩:我作为一个导演来说,电影的文化价值和艺术性,这两点我觉得都是非常有价值的,第三点才是票房。你要问一个医生他的医术,是不是能够有效治疗什么问题,这个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医院的年收入。导演的本质也是如此,你的电影是不是切中了整个民族或者这个地区的文化现象,是不是有你自己独特的艺术性表达,这个是最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