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业净利不断下滑,布局金融版图寻求新“财源”;分析称可推动上下游增信融资,但初期很难盈利

  继年初首家信用保证保险公司获批开业后,资本的目光开始纷纷转向这一领域。上周,包括TCL集团、恒生电子、永兴特钢等5家上市公司密集宣布,将发起设立信用保证保险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TCL集团遭遇“主业危机”,2016年第一季度,其净利润同比大降65.45%。在主业不振、竞争加剧的背景下,TCL集团在金融领域动作不断。目前,保险板块是TCL集团金控平台缺失的板块之一。

  业内人士认为,通过设立信保保险公司,可推动TCL上下游企业的增信融资,担保业务本身也能带来收入,可能会对TCL的未来盈利提供重要帮助。不过,有保险精算师认为,信用保证保险能带来的现金流规模与寿险、理财险不在同一等级,初期很难盈利。

  斥资1亿参与设立信保公司

  拟以自有资金1亿元,与众诚车险、恒生电子等另外四家公司,共同发起设立粤财信用保证保险公司。

  5月16日,A股上市公司TCL集团宣布,拟以自有资金1亿元参与发起设立粤财信用保证保险公司。与其共同发起的还有另外四家公司,分别为广东省融资再担保有限公司、众诚车险、恒生电子、广州恒运企业集团。

  公开资料显示,粤财信用保证保险的注册资本为5亿元,上述五家公司均以1亿元的金额持股20%。据介绍,粤财信用保证保险以经营商业信用保证保险为特色,并运用增信融资功能,支持中小微企业和“三农”企业发展。在具体的经营范围方面,包括信用保险、保证保险、责任保险等业务。

  信用保证保险是指以信用风险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在业务上有明显的区分:其中,信用保险是权利人向保险人投保债务人的信用风险,而保证保险是被保证人(债务人)根据权利人(债权人)的要求,请求保险人担保自己信用的保险。

  事实上,融资成本高、贷款难度大使中小企业经常面临困境。而保险公司可通过贷款信用保险等产品,对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与企业之间的借贷合同进行担保并承保其信用风险,从而将风险分散。2015年初,保监会、央行等五部委发布指导意见,提出以信用保证保险产品为载体,发挥其融资增信功能,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为金融版图“添砖加瓦”

  TCL集团近两年不断布局金融牌照,保险公司是目前缺少的一块版图。分析称,TCL可通过设立信保保险公司,推动上下游企业的增信融资。

  在信用保证保险局面尚未铺开之际,TCL的抢先入局也引起业内关注。

  一位券商保险分析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保险牌照有稀缺性,本身就有价值,很多公司前两年“赌”牌照升值都赚了,TCL可通过设立信用保证保险公司与自身主业产生协同,推动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增信融资。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TCL集团近两年不断布局金融牌照,其背后的金控平台也渐渐显现。此次发起设立的保险公司,也是目前缺少的一块版图。

  TCL集团官方资料显示,其在2014年10月设立金融事业部,一年后成立金融控股集团。截至目前,TCL金融版图已经囊括结算中心、财务中心、小贷中心、第三方支付公司、供应链管理公司及商业保理公司等,同时参股了上海银行,并与湖北银行共同成立消费金融公司。

  在此之前的2014年初,TCL集团公布互联网时代下经营转型的“双+”战略,即“智能+互联网”与“产品+服务”,而金融控股集团是服务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谈到转型时曾向媒体表示,TCL试图建立极致体验的产品能力、应用服务能力和金融服务能力。

  对于此次发起设立粤财信用保证保险公司,TCL集团方面表示,是金融控股平台的重要布局,有利于对金融资源进行整合与综合应用,支持TCL产业链生态圈的发展。

  家电行业专家洪仕斌分析称,家电企业早期设有财务公司,负责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贷款,而设立保险公司可通过担保帮助这些企业获得更多的外部资金。不过,涉足信用保证保险是完善TCL集团原有金控平台的结构,有“添砖加瓦”的作用。

  金控平台去年贡献近3成利润

  主业不振,净利润接连下滑;金控平台表现抢眼,一季度净利接近集团净利总额。

  在家电市场销售遇冷、竞争加剧的背景下,TCL集团近年主营业绩遭受波及,其金融业务的作用愈显重要。

  新京报记者梳理TCL年报发现,TCL集团在2015年的净利润为25.67亿元,同比下降19.36%。而在2016年第一季度,其净利润更是同比大降65.45%。

  净利润接连下滑的背后,家电等传统业务拖了后腿。2015年,TCL旗下的核心业务多媒体电子、通讯科技、华星光电及家电产业集团的净利润均迎来下跌。其中,从事液晶面板业务的华星光电取得净利润20.7亿元,同比减少14.95%,而家电产业集团的净利润也同比下滑了15.8%。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期间TCL金融控股集团表现抢眼,共带来净利润6.6亿元,同比增幅接近1倍,占到当年净利润的26%。而在2016年一季度,TCL金融控股集团的净利润同比上升164.6%至2.25亿元,而期间TCL集团的净利润总额仅为2.61亿元。

  事实上,TCL发起设立保险公司的合作方广州恒运也经历连续两年的净利润下滑。对于设立信用保证保险公司,广州恒运与恒生电子直接表明要“抓住机会介入保险等新的金融业务,形成新的利润来源。”

  洪仕斌向记者表示,涉足信用保证保险可能会对TCL的未来盈利提供重要帮助。洪仕斌认为,在方便TCL供应链上下游企业获取更多的外部资金同时,担保业务本身也能带来收入。

  面临初期盈利风控难题

  一周5家上市公司宣布入局信用保证保险领域,受资金追捧的背后隐藏着盈利和风控的难题。

  虽然我国已有一些保险公司开展信用保证保险类业务,但目前专门设立的市场主体仅有阳光渝融信用保证保险一家。在政策风口下,资本频频将目光瞄准信用保证保险这块“处女地”。

  仅上个星期,有5家来自不同行业的上市公司宣布入局,包括TCL集团、恒生电子、广州恒运企业集团、二三四五网络控股集团以及永兴特钢。

  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贷款保证保险支持小微企业及个人获得融资金额1015.6亿元,其中有25个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保证保险试点,共支持12.3万家小微企业获得银行融资贷款188.6亿元。

  不过,信用保证保险受追捧的背后,也隐藏着盈利和风控的难题。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教授王国军表示,目前中国没有社会征信系统,对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有很大的市场需求,从而吸引资本的关注。

  不过,一位保险精算师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信用保证保险能带来的现金流规模与寿险、理财险不在同一等级,其初期也很难盈利。“首先,初期的业务量比较小,单位费用会比较高;而且信用风险区别于保险风险,要准确控制信用风险是个技术活,没法用简单的大数原则来分散,许多产险刚开始做信保业务也是亏损的。”

  上述精算师分析称,目前专业的信用保证保险主体并不多,未来的增量空间很大,但持续盈利对风控能力要求很高,而且可能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集中爆发。

  王国军认为,虽然有一些公司申请设立保证保险公司,但并不一定能得到监管部门的审批,成功经营需要找准关键的盈利点。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陈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