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玮珉

  中国台湾注册建筑师。1991年创建李玮珉建筑师事务所,2001年成立上海越界设计。设计风格以人为本,注重人与空间、与房子本身的互动关系,强调空间的实用性与舒适性。作品涵盖都市设计、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展示空间设计、办公空间设计、酒店设计、剧场设计、博物馆设计、商业空间和住宅设计等多个领域。

  代表作品

  陈公馆别墅设计、汉柏总部大楼、和逸台南新天地

  北京的风格在不断变化

  新京报:您是较早进入大陆的一批台湾设计师,两岸的豪宅设计在风格和侧重点上有什么异同?

  李玮珉:相对来讲,台湾因为相对小的社会尺度设计的同质性比较高,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主流文化会达成共识,在设计上会更细腻、内敛。而大陆南北方、多样性和差异性是很大的。市场的需求也是造成大陆在设计方面差异性较大的因素。以北京为例,它是一个发展迅速的城市,美感和价值还没有被时代凝聚起来,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多样化但是并不够多元化的市场现象。

  新京报:您在为北京项目做设计时,有没有一些因地制宜的考量?

  李玮珉:我们更在意北京的地理环境,我们针对北京的地点、气候等因素会做出一定的调整。北京的风格也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如果一定要给北京的豪宅风格做一个定位的话,我觉得真正合乎这座城市精神面貌的词是多元与混搭。新与旧、传统与现代,怎样在这之间保持平衡是我们所必须要考虑的。

  每一种风格都值得骄傲

  新京报:对于建筑的不同风格您怎么看?

  李玮珉:任何风格存在都是有其道理的,在我看来,每一种风格都有值得骄傲的,有其文化上的重要性。历史里面很多东西不一定适合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比如巴洛克风格,我个人很喜欢文艺复兴和巴洛克,但是比较遗憾的是这种东西现在仅仅被当做财富的符号而并非一种生活文化符号被赋予在建筑上。

  新京报:目前有很多项目采用了新中式风格,为什么这一设计风格在今天会流行起来?在您看来这一设计风格的特点和优劣都有哪些?

  李玮珉:新中式里面所强调的禅意风格和我们文化里的价值观比较吻合,我们今天将这种东方的哲学思维凝聚出来,可以把过去因为历史原因而被遗忘的那种生活方式重建。所以新中式风格的设计还是很有正面结果的,它让人们开始重新寻找自己的历史根源,在这种根源中找到自己所喜爱的空间和形式,并且重构自己的生活。

  新京报:近些年来,设计界的理念是否有较大的变化?

  李玮珉:有非常大的变化。上一代真正意义上的建筑设计可以追溯到梁思成那个时代。如今,当社会经济改变,不论市场还是建筑设计师都在努力地同世界最前沿的生活方式接轨,弥补历史断层带来的设计理念缺失。这中间肯定也会有一个发展的过程。

  十年前,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去买房,那时候人们不懂什么是好房子,客户是盲目跟随外国风格,也没有什么设计理念。但现在中国人看到过世界,对于生活理念有更多了解,在如今的北京市场上,客户对一线豪宅的品质要求非常严苛。

  好作品需超出分工限制

  新京报:豪宅产品大多被赋予了巨大的空间,您认为豪宅产品在空间设计方面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呢?

  李玮珉:我们的原则是提高空间利用率,让宽敞变成从容而不是让宽敞变成空洞的浪费。

  在实际的设计工程中,和梦想比起来空间永远是不够大的。我们只能透过对空间的充分利用,来尽量让空间显得宽敞和从容——比如尽量减少走道、充分利用走道空间。此外,还可以将室内空间和室外结合起来,尽量让空间有层次感。实际上在空间设计当中,空洞并不意味着会增加空间感,一个转角有时会比一眼通透的大房间更能赋予人们想象的空间。

  新京报:在一个成功的作品中,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各应该担负什么样的角色?

  李玮珉:建筑设计开发是一个团队工程,还包括了开发商、企划、销售和设计师。不论是建筑设计师还是室内设计师,在设计的过程中需要超出这些分工的限制,才能够做出一个好的作品。

  在我看来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应该是不可分割的,在整个设计过程中,做好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的衔接一直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在很多时候我们首先考虑的是窗户和室内空间的关系,而不是窗户和建筑外观的关系。这种设计方式的优点是可以无缝衔接起建筑和室内空间,但缺点是很难将建筑的外观做得很张扬。

  通过产品提升人们的生活方式

  新京报:怎样才算是好的设计,迎合客户还是坚持理念,努力创新?

  李玮珉:我们是一个服务业,我们替人创造他的家。不过就和市场上所有的定制服务一样,高端产品的定制也需要在这些产品背后的企业文化和企业风格所允许的范围内做出选择,我们会坚持自己的一些基本原则,不会仅仅为了取悦客人而取悦客人,而是必须设法通过深刻和严谨的产品将人们的生活方式提升。在高端住宅里应该包括最成熟的新锐产品和最人性化的生活理念,所以我们在设计时也必须在客户的要求同我们对建筑的理解之间找到平衡。

  新京报:在实际的设计工作中若遇到自己设计理念同客户冲突的话应该怎样解决?

  李玮珉:我们也有自己的专业底线,法规和安全方面是肯定不可突破的,做不到的我们只能断然拒绝。不过我们有很多客户都是长期合作的客户,通过长期沟通我们也能够将自己专业的意见传达过去,并对他们产生影响。

  新京报:设计生涯中最得意的作品是什么?这部作品有哪些特点让您满意?

  李玮珉:如果从北京市场上来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昆仑公寓。那时候北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高端住宅,在设计出来之前,北京市场上也没有现代风格的产品,有机会向北京市场呈现出来一个现代风格,能够影响到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可以让人理解现代感的设计也可以被赋予足够的价值属性,我觉得这是这个项目最大的意义所在。

  而另一方面,我觉得同开发商的沟通合作也同样令我印象深刻,这个案子的开发商是任志强先生,他有着强烈的主观意志,并且非常尊重我的专业。在每一次沟通会上他都会让我的团队完整地将专业意见表达出来,显然一个能够融合专业意见的开发商是会给这个市场带来更好、更科学的项目的。

  新京报记者 陈禹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