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刀又见飞刀》(上图)、《武动乾坤》等几部剧集都被纳入排播自主化。


  进入2016年,各大视频网站的竞争尤为激烈,差异化选择也日趋明显。优酷今年在综艺、大剧上频频发力,其中全网独播剧《微微一笑很倾城》引爆暑期档,成为今年最大一匹黑马。优酷对于传统媒体行业的制作力量也非常看重,继汪涵首次触网主持《火星情报局》、马东全新网生综艺《拜拜啦肉肉》大获好评之后,优酷今年还联手哈文、李咏“夫妻档”推出首个网生综艺《偶像就该酱婶》,目前已经播出的四期节目总播放量达到1.5亿。

  优酷在坚定提供优质内容这条路上一往直前。在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看来,做内容是需要一些耐心和匠心的。在提供优质内容的同时,视频平台收费首播,台网免费后播的新台网共赢模式将逐渐规模化。优酷会员为“好看”和“先看”付费,剧集大幅进入用户模式时代,视频平台建立自己的排播体系,不仅可以缩短从内容生产到播出的周期,也有利于制作公司加速商业投入的回收。

  大势

  视频平台多元变现“一鱼多吃”

  在商业规则的催化下,2016年是剧集行业面临的一个分水岭。在杨伟东看来,这一问题的核心点是视频和电视台的商业逻辑不同,剧集在电视台的商业模式主要是基于免费播放的广告模式,这也是视频平台过去的跟播模式;随着年轻用户的支付方式和消费习惯的成熟,视频平台开始出现类似“鱼头”的前端付费商业模式和类似“鱼尾”的衍生收入模式。

  杨伟东将视频平台这种多元变现方式比喻为“一鱼多吃”:“就如同以前花5个小时钓鱼,再各花掉半个小时煮熟、吃掉,顶多把鱼汤喝了。而生态的玩法是,先把鱼抹上颜色在纸上盖章作为艺术品,再大量复印去卖;鱼鳞可以入药或者做装饰;鱼头做艺术品;鱼肉照吃;鱼骨留下做模型。这就是生态的玩法。基于这样的逻辑,视频平台对于剧集的重视一定会增强。视频的商业逻辑意味着剧集产业从单一采购模式过渡到采购和用户模式并行,推动剧集进入黄金时代。”

  今年暑假,《微微一笑很倾城》在优酷创下了单剧独播最快破百亿的纪录,迄今观看突破140亿,成为2016年的最大爆款。杨伟东将功劳归功于优酷领先于全行业的自主排播体系。据杨伟东介绍,在优酷接下来的将播大剧中,《飞刀又见飞刀》《武动乾坤》《春风十里不如你》等几部剧集都被纳入排播自主化。“让网络成为超级内容的第一播放平台,一改之前跟播卫视时无法决定剧集播出具体时间的情况,在剧集排播方面更精准、更灵活地配合品牌的投放节奏”。目前,视频收费首播,台网免费后播的共赢模式已出现势头。杨伟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之前视频网站只是买剧,买完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播,电视台不播网站也没有办法播,但是现在优酷已经有能力做自制、合制,包括一些投资。

  此外,杨伟东和他的团队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开始去想在阿里大文娱生态里怎么做,“我相信未来内容的获得,尤其是好内容的获得成本越来越高。所以生态化的消费内容能力,决定了这个平台是不是最终能够在文娱上玩得转。以后你会发现《火星情报局》已经开始筹备网剧了,我们也会和阿里影业去想相关的电影。包括《火星情报局》的音乐,我们可能和阿里音乐做一些东西。一个内容源,能够多次地消费和多层地消化。”

  所趋

  作品内容要投入更多精力

  新京报:你觉得2017年视频行业会有哪些变化和机遇?

  杨伟东:机遇是可以看到的。2016年在所有移动互联网快速增长的几个类型里面,文化娱乐是增长最快的。其中视频的文娱消费是占据用户时间最多的,2017年增长的趋势会更明显。但整体文化娱乐的商业结构状况,可能需要行业共同面对。演员占到了整体成本的一大部分,这样会影响到内容本身的制作,也会导致作品成本的急剧增加。这种成本增长是不理性的。还有一个挑战就是我们对于内容本质的专注度不够,今年电影行业本应该出现的十一票房黄金期没有看到。整体文化娱乐市场对于好作品应该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到2017年,概念、泡沫、炒作虽然会有,但大家会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这些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而对作品的本质才应该更关注。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代表二次元文化的B站(bilibili)这类网站在兴起,你觉得他们会成为你最大的竞争对手吗?

  杨伟东:A站(AcFun)我们有投资,B站我们也在关注。我觉得它会有自己的发展空间,但是不足以成为一个综合性的网站。如果成为综合性的网站,它也失去了自身二次元本身的特点,用户喜欢它是因为垂直、有归属感。如果变成泛娱乐和综合性、人物性的视频平台,它的特色就没有了。目前用户想看二次元内容可以去A、B站,更多视频类型可以来优酷看到。就像喜欢一家小餐馆是因为它的菜品非常有特色,你肯定不指望在那里有更多样化的选择。

  新京报:但伴随二次元成为主流文化后,优酷的地位会受到A、B站的挑战吗?

  杨伟东:文化是会演进的,其实我们做的一些事情、说的一些话已经包含了二次元元素。亚文化可能会成为主流文化,但一定会符合主流文化的一些特点,那时候它就不再是亚文化了。比如我们在优酷视频平台上发现OTT的需求增长非常快,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原有非常熟悉互联网应用的那代人开始进入家庭生活,需要跟孩子一起看节目了。这时候他就不会再大量地看二次元的内容,当他打开电视的时候,看的是综艺、少儿。他内心可能还是二次元,但进入家庭以后自然而然会有一些主流内容消费的情绪和需求。就像我年轻的时候爱看摇滚、武打、侦探这一类的节目,但随着年纪增长就喜欢看文化、财经类的内容。

  匠心语录

  新京报:你眼中视频网站是怎样体现匠心精神的?

  杨伟东: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内容战略,内容是需要一些耐心和匠心的。内容是靠创意人生产出来。谁也没有优势,大家拼的是对于内容的判断、选择,对于内容发展趋势的前瞻性布局。资源是有限的,钱应该也要花得有策略。对于整个站内站外,线上线下,很多标杆性内容推广上的资源也是有限的。你不能什么都想做,什么都要。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