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谭卓第四年出演《如梦之梦》。图为2015年版剧照。

  上周末,赖声川执导的话剧《如梦之梦》于北京保利剧院落下帷幕。这是继《如梦之梦》2013年首演后,谭卓第四年再度饰演青年顾香兰。参加话剧《如梦之梦》的演出,也是谭卓从大银幕走上舞台的第一次尝试。戏中,顾香兰风华绝代,年轻时崭露头角,看上去冷酷有心机且美艳,但也有她纯真的一面,善良又渴望爱情,是个个性复杂,演起来相当“内耗”的人物。

  谭卓出道第一部电影就是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并一举入围戛纳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提名,此后又凭《咖啡》和《小荷》,两度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算是国内女演员当中少有的文艺片佼佼者。但谭卓为人低调,甚至有点散漫,她说,自己之前的状态是一个“不在线的女演员”。并不热衷于一般女明星追求的“曝光率”, 工作之余的大把时间都用来在世界各地“游居”。今年夏天,她还以策展人的身份,做了一场艺术展。但是从今年年底开始,她开始有了新的工作规划,之前过于“自我”的生活也开始往更职业化的工作轨迹上偏移。她有了接拍电视剧的打算,希望参与更多商业化的项目,“有了商业影响力才有话语权,才能在看起来受限制的情况下有更多的自由。”

  谈《如梦》

  “顾香兰”这个人物太内耗了

  新京报:今年是你第四年演《如梦之梦》了,对于这部戏和“顾香兰”这个角色在感受上有什么不同吗?

  谭卓:最早的时候来《如梦》,我就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没有想过会一直演到了第四年,而且未来也还会继续演下去。它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剧目了。而且这四年我的生活、阅历都发生了变化,使得我在演出的时候感觉也会不同。这种感觉挺妙的,就像你碰见一个人,最初并没有什么预想,但是慢慢相处下来发现这个人很适合你。四年演下来,现在我也更放松了,我记得最开始每天演完我都是半死的状态,“顾香兰”这个人物太内耗了。现在在完成自己的部分之后,我还可以更多关注到其他演员表达的情绪。有时候在后台我听到其他演员的台词,都会有不同的体验。这种看着剧组所有人一起努力、成长,在舞台上演出的感觉,有点像心里有一湖水,暗暗动荡。

  新京报:你所说的你这四年生活上的变化,指的是哪方面呢?

  谭卓:我没有办法说得很具体,但自己这几年变化也很大。以前我穿衣服就是黑色,我觉得那就是我自己,很抗拒鲜艳的颜色。但是这四年我人生发生了重大转折,今年我喜欢穿红色、白色,喜欢明快的颜色。

  新京报:去年你还到美国生活了一段时间?

  谭卓:其实我一直的生活状态就是这样。我以前的职业状态很松散,一共也没有拍过几部戏。其他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国外,我喜欢外面的世界。而且我在国外就是过日子,租房子住下来,自己买菜做饭,坐地铁出行。

  谈自己

  有了商业影响力才有话语权

  新京报:新的一年了,工作上有什么新规划吗?

  谭卓:今年人生确实有不一样的规划。以前我过得太自我了,过得很轻松舒服。但这个世界是平衡的,你过得轻松一定就有人在替你承担不轻松的那部分。现在我是希望可以好好的工作。

  新京报:感觉你以前在接戏上也是一个挺松散的状态,以后接戏标准上会有什么变化吗?

  谭卓:我是个很随性的人。以前接戏也不一定都是自己喜欢的,有时候也会感性的接下一部戏,或者感性的拒绝一部戏。以前我做演员是不在线的状态,没有过规划,也没有很积极的配合。今年开始要职业起来,加快工作的节奏。工作选择上也会参加更商业的项目,电影、电视剧都会安排。

  新京报:要开始接电视剧了吗?

  谭卓:我以前没有演过电视剧。因为我也不是很商业的明星,来找的电视剧本来就不多,自己有兴趣的就更少。但现在一个演员只有拍电视剧才能被更多人知道,有了商业影响力才有话语权,才能在看起来受限制的情况下有更多的自由。现在我确实有点局限,只在文艺片中有一席之地,而好的文艺片也没有那么多。人始终都要走一百步,就看你是早走还是晚走。

  新京报:前一段时间你还做了艺术策展人,在艺术方面未来还有规划吗?

  谭卓:我自己很喜欢艺术,也有很多艺术家朋友。艺术里呈现的是脆弱和灵感。我自己是个生命力旺盛的人,我需要输出自己。有人通过拍电影、写书、做饭来输出自己,做艺术作品可能就是我的一个出口。未来我也会继续做下去。但确实只有在不拍摄的时候我才有空跑工厂。我觉得做人要怀有善意。这个世界一定有它的问题,好的艺术家会有他(她)对人的理解和对世界的宽容。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