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积极探索印尼区域经济、社会和民生协调发展的产业新城模式。图为华夏幸福首个走出去的印尼唐格朗项目。资料图片


  与印尼、印度、埃及等5国签订6个产业新城项目,打造区域最高端产业集群

  去年6月,华夏幸福一带一路事业部总部落地在新加坡。此后,华夏幸福一直在探索产业新城“出海”之路。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出席华夏幸福在上海举办的印尼投资论坛,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应邀访问固安产业新城,均为国际产业新城项目落地打下基础。作为一家做产业新城的民企代表,华夏幸福成功地搭建了国际产能合作平台。

  索纳产业新城将打造高端制造业集群

  2016年6月,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幸福)“一带一路”业务总部在新加坡落地。同月,首个一带一路产业新城项目落地印尼。截至目前已和印尼、印度、越南、埃及、文莱等5国签订6个产业新城项目,形成以新加坡总部为核心、以东南亚为起点、面向全球的业务格局。

  印尼,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首倡之地。彼时,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曾表示出对制造业等产业发展和企业赴印尼投资的期待。

  目前,位于印尼唐格朗的产业新城已经完成产业规划,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导入等已经有条不紊地展开,并开始启动城市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幸福在印度也相继签约多个产业新城,为当地的产业升级做出努力。

  自去年7月华夏幸福与印度哈邦政府签署备忘录,明确将在索纳区域进行首期开发,从确立“联合开发”的PPP合作模式框架建设索纳产业新城开始,一系列的调研、规划、协商工作便在位于印度首都新德里南侧的6平方公里土地上快速推进。

  据了解,印度是世界人口第二大国,2015年GDP增速达到7.5%,但基础设施配套不完善始终是制约其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同时,由于教育和社会保障的薄弱,印度发展潜力未获得充分的释放。

  华夏幸福项目方介绍,根据当地情况,华夏幸福计划在区域里展开产业规划、基础设施建设、产业招商引资和城市建设等内容。

  “基于区域现有产业基础以及市场潜力,结合当地政府政策导向,这个项目从汽车及零部件、电子、IT/ITeS、纺织等优势产业切入,以龙头企业引入为抓手,5年内快速建立3个初具规模的产业集群。”在谈及产业规划时,该项目相关负责人回忆。

  “经济发展、社会和谐、人民幸福”,是索纳产业新城目标所在。而针对该项目,华夏幸福整合全球产业资源,将项目打造成为印度北部最高端的先进制造业集群。

  “固安故事”演绎海外2.0版本

  也许所有新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华夏幸福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新合作,之所以能够受到认可和信赖,都源于其在国内十几年耕耘。

  2002年6月,固安县政府通过公开竞标,引入华夏幸福投资、建设、运营固安工业园区。受益于“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的产业新城模式,固安由此拉开了快速发展的大幕。2016年,财政收入80.9亿元.

  14年间,固安县财政收入增长50倍,固安产业新城也成为目前国内PPP模式的典型。

  2015年7月20日,固安县政府与华夏幸福共同探索的PPP模式作为创造性典型经验,被国务院办公厅通报表扬。随后,又分别入选国家发改委首批PPP示范项目和财政部等20个部委共同发布的第三批PPP示范项目。

  近些年,华夏幸福先后在京津冀、长三经济带、珠三角等地区复制推广,累计招商引资突破2000亿元。

  经过时间的完善成熟,华夏幸福产业新城模式成为“一带一路”沿线产业合作的重要平台。在开发印度哈邦索纳项目上,华夏幸福一方面借鉴固安工业园PPP合作案例的主要经验,为解决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产业升级提供中国智慧和方案。另一方面将中国经验与当地实际相结合,在海外项目建设过程中不断丰富和发展中国方案,实现内外协同、相互促进。

  “PPP模式鼓励多元化融资,有助于减轻政府负担,也有利于促进社会各方经济建设的积极性。”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吴卫星表示,公共设施的外部性及风险性导致社会资本也难以独立承担,PPP模式可以促进政府与社会资本形成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合作模式,两者的互补有利于提高效率,使得“一带一路”倡议真正落到实处。

  2016年9月,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出席华夏幸福在上海举办的印尼投资论坛,对其招商能力表示赞赏。2016年11月,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应邀访问固安产业新城,称固安发展给他留下深刻印象,马来西亚应争取复制。

  埃及新行政首都项目建立完善城市体系

  在海外产业新城建设上,华夏幸福并非简单的模式复制,而是针对不同的地域特征,在产业规划、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引入基础上,以产城融合的模式,为区域开发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在华夏幸福一带一路业务相关负责人看来,产业新城的可持续发展不仅仅是基础设施的建设,更离不开人口的导入,以及生活环境的持续改善,最终实现人与环境的绿色良性互动。在产业新城开发当地,华夏幸福负责建设运营城市各项基础设施和学校、医院、商业等公共设施。同时,华夏幸福还将以建设生态、智慧、幸福城市为目标,为导入人口提供宜居宜业环境。

  在华夏幸福获得的埃及新行政首都项目二期工程项目上,目前已正式确立了政府和社会资本(PPP)合作模式以及 “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的市场化运作方式。

  华夏幸福项目方介绍,新行政首都项目为埃及国家战略项目,对于当地来说,不仅关系到未来埃及国家中央行政机构的整体转移,而且意味着开罗-苏伊士国家经济核心带的正式确立,对于再次树立国民信心也有着重大意义。

  基于多年产业新城产业培育经验,华夏幸福在谈判初期即就相关招商政策提出了专业规划建议,通过全方位导入产业,搭建产业共享平台,以最优化的分工配置创造最大化的公共利益,塑造区域品牌形象。在项目建设过程中,将为当地政府增加财政收入,为当地民众增加就业机会。

  另一方面,项目将全面推进基础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建立完善的城市运营体系,提升城市的生产和生活承载能力,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优良基础。

  印尼唐格朗项目开拓产能合作新路径

  华夏幸福之所能够快速布局,背后依靠的是多年的国际产能合作经验,以及引导国内产业走出去的强大愿景。

  在河北廊坊这个自然资源谈不上十分充裕的城市,产业创新交流已经成为一个鲜明的地域标签。在这里中国廊坊国际经济贸易洽谈会已经走到第十七届。在今年5月18日的廊坊国际经贸洽谈会国际产能合作分论坛上,将围绕“一带一路”重点国家,分别举办面向中东欧、拉美、中亚五国和东盟的专场活动,组织相关企业与境外客商对接洽谈。就我国与相关国家开展国际产能互利合作的政策、趋势、合作模式、问题及解决方案等议题进行高层次、多角度地深入沟通和交流。

  作为华夏幸福起步区域的廊坊,已经成为产能合作引进来和走出去的活跃者和实践者。

  在华夏幸福首个走出去的印尼唐格朗项目,便被赋予了全球产业新城标杆的定位。华夏幸福会将其在中国的规划、基础设施建设、产业招商引资、城市建设等方面的丰富经验与印尼优势相结合,建立国内、海外产业新城之间的资源互动和服务网络,为中国企业投资印尼搭建国际化平台,并积极探索印尼区域经济、社会和民生协调发展的产业新城模式。

  华夏幸福执行总裁赵鸿靖表示,印尼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首倡之地,也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支点国家。选择落地印尼将给印尼带去了成熟的产城运营经验,也有利于企业向海外新兴经济体输出产业园运营和招商能力,直接锁定在海外建立园区的“走出去”的龙头企业,提高产业招商效率。

  从事产业新城研究的券商看来,通过海外产业新城的建设,华夏幸福将吸收大量中国优势企业、成熟技术和优势产能进入海外产业新城,为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的产能合作开拓一条全新路径。同时由此产生的就业和税收,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

  我和一带一路

  华夏幸福执行总裁赵鸿靖

  我们尝试搭建产能合作平台

  华夏幸福的“一带一路”业务初始搭建源于2015年7月。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华夏幸福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以海外产业新城为载体,尝试着搭建中国企业开展国际产能合作的平台,并推动当地基础设施和现代产业集群的建设。

  我们希望成为“中国企业出海的第一选择”,同时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政府产业发展的最佳合作伙伴”,这是华夏幸福致力的方向。而在这背后,华夏幸福也面临着挑战。

  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中,人才的国际化是最关键性的因素。只有实现了人才国际化,企业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

  对于我们来说,在世界格局中实施前瞻性的人才战略布局,完善人才储备,加强国际间的交流与合作,无疑是提升自身国际竞争力的快速、有效手段之一。

  在严格的团队建设下,目前华夏幸福一带一路事业部拥有员工260余人,囊括了全球顶尖的产业、咨询类人才,海外发展的组织体系初具规模。

  新京报记者 方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