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普通牛奶中A1型蛋白会引起肠道不适,参与研究的专家们表示目前得不出肯定结论

  (上接B09版)

  参与研究的专家称尚需更多佐证

  a2公司2017年11月15日举办的发布会上公布了其“第四项”研究成果。该研究从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共选出600名自我诊断为牛奶不耐受的志愿者,比较其单独服用A2蛋白奶的胃肠道效应。结果显示,含有A2型蛋白的牛奶能显著抑制牛奶不耐受的急性胃肠道症状,而含有A1型蛋白的普通牛奶,其乳糖酶活性降低,胃肠道症状增加。因此对一些人而言,其胃肠道症状可能是由于摄入A1型蛋白引起的,而非乳糖。

  新京报记者查询到,这份研究已于2017年发表在英国营养学期刊《Nutrition Journal》上,题为《牛奶β-酪蛋白变异体对中国成年人牛奶不耐受症状的影响》(注:记者译),作者署名依次为北京营养源研究所副所长何梅,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营养科主任孙建琴,中山大学公共健康学院营养系主任蒋卓勤,以及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健康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营养学会理事长杨月欣。报告最后写有“所有作者都收到了a2牛奶公司的酬金”。而这4位作者也参加了a2公司2017年11月的研究成果发布会。

  有声音认为,中国营养学会在为a2牛奶公司站台,并质疑该项研究的独立性。对此,杨月欣7月25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北、上、广3个课题组进行这项研究时开过多次会议,对实验设计和所下结论都比较慎重,“但没想到后期会有这么多广告”。她认为,“一个是科学,一个是广告,这是两回事”,企业发布任何广告都不会经专家审核,而企业存在的问题可能是“广告太过分”或“过早地使用了这个科学”。此外,对于a2牛奶公司的实验资助,杨月欣说“不会因为谁支持了就会改变结论,这是底线。”

  参与者之一的蒋卓勤对杨月欣的说法表示认同。7月25日,他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也称,上述关于A1型蛋白的实验结果还需要更多佐证,尚无法得出肯定结论。目前来看,引起饮奶不适的原因有很多,如牛奶蛋白过敏、乳糖不耐等,但A1型蛋白并不是主流原因,引起中国人饮奶不适的主因仍然是乳糖不耐受。

  7月25日起,新京报记者试图联系该论文第一作者、北京营养源研究所副所长何梅,其工作人员称将转告采访需求,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反馈。

  代购“网红”奶粉实为贴牌加工

  事实上,在a2公司的宣传攻势及海淘代购的催热下,中国已经成为a2婴配奶粉最大的海外市场。自2014年起,a2公司加大了在中国市场的分销力度,并于2016年在中国成立全资子公司至初牛奶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以“满足中国市场对a2品牌乳品日益增长的需求”。

  2016财年,a2公司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为3820万新西兰元,同比增长超800%。2017财年,a2中国市场的营收增加至8890万新西兰元。a2公司将增长原因归结为其在中国多产品、多渠道的战略,通过跨境电商和母婴店直接进入中国的奶粉显著增加。

  2017年财报显示,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口至中国的a2婴配奶粉营收占比仅为8%,而以跨境购方式进入中国的a2奶粉营收占比高达92%。a2中国官方购买渠道显示,目前a2至初奶粉1段售价高达458元/罐,而天猫国际跨境购的价格仅为210元/罐。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中国业绩高速增长,但a2公司并没有自己的工厂,其奶粉实则由光明乳业新西兰子公司新莱特代工生产。由于新莱特工厂取得了中国认监委和奶粉注册制的“双认证”,因此延续与新莱特的合作对a2公司来说至关重要。

  公开资料显示,a2公司自2010年起与新莱特及坎特伯雷牛奶供应方合作,生产A2婴儿配方奶粉。2016年8月,a2公司和新莱特达成5年的长期供应协议。2017年3月,a2公司间接入股新莱特约8.2%的股权,进一步强化双方合作关系。

  2018年2月21日,a2公司又宣布将与恒天然签署制造与供应协议,恒天然获权开拓a2在东南亚及中东地区的独家供应权,还将合作开发a2品牌的黄油和奶酪等产品。

  有分析认为,随着a2公司市场快速增长,其上游产品供应端能否满足需求也充满疑问,这或许是a2公司在新莱特之后选择与恒天然合作的原因。

  对手入局打破a2公司独占资源

  a2公司业绩的持续翻红,也让其他乳企嗅到了商机。在惠氏、蒙牛、三元纷纷入局A2牛奶市场后,业内开始关注a2公司在中国市场的“一手好牌”究竟能打多久。

  2017年6月,三元食品通过奶牛血统追溯及基因筛查体系,推出了只含有A2蛋白的纯牛奶产品,被认为终结了a2牛奶公司独占A2奶源的历史。

  2018年1月,蒙牛推出A2蛋白儿童牛奶,并称奶源来自于蒙牛专属牧场的“2000头珍贵奶牛”。

  2018年3月,惠氏在上海推出含有A2蛋白的启赋Atwo(天赋蕴淳)系列奶粉,同样主打“亲和”牌。惠氏也一度被媒体视为a2奶粉在中国市场的最大竞争对手,并引起a2公司总部的关注。

  2018年4月3日,a2公司专门发表声明称,a2牛奶公司是全球市场唯一从事无A1蛋白质乳制品和营养品采购、加工、销售的公司;新入局者要考虑如何对无A1蛋白产品的好处自圆其说,且其传统产品中依然包含A1蛋白产品。这是a2公司与对手的核心区别。

  根据报道,悉尼White基金管理公司总监Angus Gluskie曾对媒体指出,虽然a2公司很聪明地开拓了一个高度专门化的需求市场,但有迹象表明竞争对手正在出现,特别是在美国。一旦对手出现,会对a2公司的增长前景产生影响,股价有可能回落。

  乳业专家宋亮认为,a2公司的未来市场空间有限,且所谓的A2型蛋白并非其所宣称的“稀缺资源”。事实上,水牛奶、牦牛奶、山羊奶、绵羊奶都是A2型蛋白奶,即便自然繁育的荷斯坦奶牛中也有30%是纯A2蛋白牛,剩余2/3的奶牛中也是A1、A2基因混合,且基因筛选A2蛋白牛并非难事。

  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钟凯也认为,A2奶的高价建立在所谓的“稀缺性”之上,而行业只需要几年时间就能将现有牛群全部更替为A2奶牛,所以市场“留给A2奶的时间可能真的不多了”。

  7月26日,a2牛奶公司在中国全资子公司——至初牛奶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需内部讨论后再作答复。新京报记者将采访提纲发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