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裴剑飞)今天(5月31日)一大早,不少骑行爱好者和上班族聚在北京首条自行车专用路的入口处,等待着7点准时开通运行。比利时人戈建就是其中的一员,这是他作为外国设计师在中国参与设计的首条以通勤为主要功能的自行车专用路。


设计师戈建。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一上午我来来回回骑了好几趟,发现不管是上班族还是专程来体验的骑行爱好者,大家都笑容满面”,戈建说,这条路不仅给人们带来了交通方式的改变,也成为了一个承载社交功能的公共空间。

 

1995年,戈建第一次来北京,他清楚地记得,那时候差不多一半的市民都依赖骑车出行。到了今天,城市经过一段时间高速发展,公共交通、私家车成为主要出行方式,不过依然有很多北京市民热爱自行车的速度。

 

“我很高兴地看到,这几年北京的慢行系统正发生变化,这座城市试图满足大家多样化的骑行需求。”戈建觉得,通过骑行,陌生人间的距离被拉近,城市早高峰的紧张气氛得到缓解。随着北京城市慢行系统的改善为这座城市注入新的活力,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也正悄然改变。


戈建骑行在自己参与设计的自行车专用路上。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北京正为自行车出行提供更多便利

 

新京报:接到这个设计项目时,你是什么心情?

 

戈建:一年多以前,我们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北京计划在昌平回龙观和海淀上地之间修建一条专供自行车通行的车道。能作为设计单位成员参与到设计中来,说实话,我很兴奋。

 

我已经在北京工作7年了,孩子也在这里上学,由于城市自行车道设计存在一些缺陷,有不少家长不放心让孩子独自一人骑车上下学。

 

自行车专用路项目的落地,说明北京想要充分改善这座城市的慢行系统,给自行车出行提供更多的便利和空间,而这条自行车专用道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新京报:北京的自行车给你留下了什么印象?

 

戈建:市民骑车出行曾经是北京交通的一个特色,1995年我第一次来到了北京,那时候街头巷尾还有很多自行车,一半以上的北京人都把自行车当作最主要的交通工具。

 

随着城市发展,机动车的数量日益增多,自行车的骑行环境变得不那么顺畅。2000年开始,我发现在北京还坚持骑自行车的人越来越少。

 

不过这两年,随着共享单车的兴起,自行车又回到了北京市民的日常生活中,用手机就能开启一辆自行车,连接起了家、单位和其他场所。这样的出行方式在欧洲不常见。

 

参与设计这条自行车专用路以前,我们在长沙和山西平遥古城,也设计过一些自行车环道,但都没有达到这样的效果,更多的作用体现在旅游观光方面。

 

“空中”的自行车道在国际上都很独特

 

新京报:和欧洲的许多自行车专用路相比,这一条有何不同?

 

戈建:在欧洲的不少城市,市民已经习惯于骑车出行,欧洲城市建设的地面自行车专用道有很多,想要骑行横跨欧洲都不是问题。

 

但城市内部的自行车专用道,特别是通过桥梁在空中架起的自行车专用道并不常见,国际上也是近几年才开始发展类似道路,可以说,北京的这条自行车专用道在国际上都是很独特的。

 

新京报:为什么将自行车道设计在空中?

 

戈建:这样的设计是和其他设计单位综合一系列因素最终确定的,考虑了需要跨越高速公路的客观交通环境、人们对骑行舒适度的需求以及保障孩子们安全在专用路上骑行等问题。

 

同时,修建这样一条自行车专用路也能压缩市民的通勤时间,让居住在昌平回龙观的市民能在半个小时内到海淀上班,而不是花一个半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浪费在排队挤地铁或堵车中。

 

自行车专用路能成为承载社交功能的公共空间

 

新京报:在这条路上骑行,你有什么感受?

 

戈建:今天上午,我在这条路上骑了好几趟,我觉得自行车专用路和其他的交通方式形成了两个“世界”,桥下有汽车的鸣笛声和尾气的味道,地铁里基本上每个人都捧着手机看,人与人之间站得再近,也是陌生人,大家都急匆匆赶去上班。

 

而在自行车专用路上,环境一下就安静了,视线很开阔,能享受到骑行带来的乐趣。不夸张地说,我看到的所有骑行者都笑容满面,还能互相交流。这条路不仅改变了人们的交通方式,也成为一个承载社交功能的公共空间。

 

回龙观是一个大型住宅区,差不多一半居住在这里的人都要去海淀上班,每天早晚都有出行高峰,因此我们设计了三条车道,中间一条是潮汐车道,能控制方向,这样的设计在欧洲一些自行车专用道上都很少见。同时,为了满足老人、学生等更广泛群体的出行需求,这条道路的坡道上还设置了自动助力装置。

 

新京报:有人说北京是一个对自行车不太友好的城市,你怎么看?

 

戈建:北京有六条环路和很多高速公路,主要的服务对象是机动车,对骑行者来说,这些道路反而成了城市肌理的障碍,普通道路的两旁也有一些不守规矩停放的机动车,给骑车出行带来了不便。

 

随着更多人开始使用自行车,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有人希望骑车锻炼,有人是为了上下班通勤,我很高兴地看到,这几年北京的慢行系统正发生着变化,一些区域为自行车道装上了隔离护栏,保障安全。通过骑行,人与人之间在路上用语言和微笑沟通,而不是鸣笛、按喇叭,这会缓解城市早高峰的紧张气氛,改变每个人的生活方式。

 

目前,我们还在参与石景山首钢地区一条自行车专用路的设计建设,长度5.5公里。类似这样的自行车专用路应该继续建设,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做一个针对未来20年自行车慢行系统的发展规划,思考如何让北京的骑行环境更加舒适、更加人性化。

 

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 王贵彬 

编辑 张畅 李丽霞 校对 郭利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