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正在让许多中小企业经历着生存的历练与考验。

 

新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紧张的防控工作全面开启。疫情之外,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也增加了新的挑战,特别是餐饮、酒店、旅游、长租公寓、实体零售业,其经营现状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明确要求要切实维护正常经济社会秩序。在加强疫情防控的同时,努力保持生产生活平稳有序。

 

由此,一场经济界的“抗疫”之战已经打响。近日,新京报与来自一线的中小企业家深度交流,报道他们目前的生存现状和需要,以期引起外界的关注和支持,一起抗击疫情影响、谋求新的发展。




【同题问答】

 

新京报:目前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答:短期内服务业影响较大,这将导致长租公寓整体出租率下滑,营收也会受到相应的影响。此外,各地政府都在严控,一些原来入住公寓的人员无法返程,这也是安歆公寓目前面临的问题。

 

新京报:最期待的帮助和扶持是什么?

 

答:防疫工作是眼下的重中之重,希望在政府领导下,疫情尽快控制,经济秩序早日复苏,希望以国企为首的业主可适当降租或免租,共渡难关,共谋长远发展。 




 

作为企业员工住宿服务平台,安歆集团的主要服务对象实际上是企业。而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当前很多企业复工都存在一定的问题,尤其是服务型行业,多数处于停业或经营惨淡阶段。这也让安歆集团的运营,受到了很大的挑战。

 

“我们每个月到期房租约两三千万元,如果服务的企业支撑不过3个月,企业一定会退租,我们的出租率将大幅下降,营收也会受到很大影响。”安歆集团创始人兼CEO徐早霞表示,目前已经有企业因为资金紧张,提出要缓交租金甚至退租。

 

基于此,安歆集团增加了销售人员的配比,及时与资金面较健康的其他企业洽谈业务。与此同时,做好防疫工作,组织管理、进行业务复盘和升级,从危机中寻找机会。

 

门店未停业,保障人员健康

 

“安歆作为蓝领公寓,人员的健康是第一位的。在防疫上,人员安全高于企业经营。”徐早霞表示。

 

据悉,市场上普通白领公寓一间房普遍入住1-2人,而作为蓝领公寓的安歆公寓,其1间房内基本入住4-6个人。按惯例,春节期间有一部分企业员工并未返乡过年,因此,防疫期间管理压力要远高于白领公寓。

 

1月21日,在钟南山教授证实新冠肺炎“人传人”后,有着10年医院医护工作经历的徐早霞,便启动了应急预案。集团防疫指挥中心第一时间采购防御物资,并在1月22日出台了应急操作手册,下发至门店执行;1月25日,启动人员动态管理,摸排员工、住客人员流向和健康状况等;1月26日,收集各部门因疫情而可能产生的影响,汇总后评估疫情对企业经营的影响。

 

据悉,安歆公寓门店从未停业,不过,总部工作人员从2月10日开始复工,大多数工作人员复工后都前往门店,支援门店的管理、协调工作。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武汉项目无疑管理压力最大。“武汉封城前,入驻安歆门店的住客有30人,截至目前也还是30人。除了未新增租赁人员外,我们付出了很多人力成本。”徐早霞指出,武汉安歆门店的4名工作人员已持续工作近20天,每天工作超18小时。

 

徐早霞称,截至目前,安歆全国门店没有一家门店出现疫情,即使在武汉,亦保持了新冠肺炎病例零纪录。


 

已有企业延付租金或提前退租

 

不同于其他长租公寓,由于安歆服务的是企业,租金由企业直接支付,这意味着企业的健康程度,跟安歆集团的运营状况有着直接关联。徐早霞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安歆已经有客户提出延迟交付房租,也有客户提出要提前退租。

 

徐早霞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目前企业复工存在一定的问题,尤其是服务型行业,多数处于停业或惨淡经营的阶段,“消费者都不出门,企业即便开业,也没有现金流。”

 

据悉,安歆服务的企业,合同期内租金并非一次性付清,月付、两月付、三月付的情况都存在。因此,一旦企业资金紧张,后期租金兑付能力可能会减弱,就有可能出现租金拒缴、拖欠,甚至提前退租的状况。

 

“我们每个月到期房租约两三千万,如果服务的企业撑不过3个月,企业一定会退租,我们的出租率将大幅下降。”徐早霞称,基于此,目前安歆增加了销售人员的配比,及时与资金面较健康的其他企业洽谈业务。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在经营层面上,长租公寓新签租房量普遍下降至往年同期的15%-20%,出租率亦同比下降10%左右。徐早霞表示,安歆集团的情况也与此相当。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2月,安歆集团完成了C轮融资,金额高达数亿元,投资方为凯雷投资集团。“这次融资给安歆带来了优良的现金储备,同时安歆注重业务节奏,所以当疫情发生后,战略方向基本不变,只做了微调。”徐早霞说。



返程人员安置成棘手难题

 

按往常租赁市场交易惯例,每年春节后是租赁行业的旺季。如今,为了控制疫情,很多城市延期复工,像北京、杭州这些对流动人口限制严格的城市,长租公寓必然会受到影响。

 

同样摆在安歆面前的棘手问题,是返程人员的安置。

 

“很多企业员工在过年前,就住在我们门店,当地街道不让这些人回来住,他们收入不高,要找个酒店或租房也很困难,他们面临无处可住的状况,这是我们目前面临的一大问题。”徐早霞表示。

 

据了解,部分城市的街道、社区要求辖区内集中式住房租赁企业清退租客、关店。以上海为例,部分街道要求集中租赁场所“不得接受返沪人员,已经返沪的人员各场所也不得接受,各场所入住人员增量一律为0”。

 

除此之外,虽然不少地区要求,返程人员按相关规定需隔离观察14天,但并未出台正式法规,导致一些企业在经营压力下,一旦员工身体健康,不来自于疫情严重地区,就让返程员工直接复工,这给安歆的管理也带来了难度。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返程人员安置问题上,也有一些地区的相关部门开始给予帮助。据徐早霞介绍,以上海为例,在安歆公寓不接待新企业前提下,后来虹口区房管局与街道协商,让原本就住在安歆公寓的人员能正常入住,在此基础上隔离14天。

 

政策支持,收房、并购存机会

 

“新冠肺炎疫情已然发生,不可逆但可尽量减少损失,也要从‘危’中看到‘机’”。徐早霞称,相信眼前的问题都能逐步解决,并通过这次磨砺,企业会变得更强大,更具竞争力。

 

据悉,在当前的疫情影响下,一些安排小区群租房当员工宿舍的企业,由于缺乏管理能力,纷纷离场。接下来,安歆会有一些并购动作。与此同时,一些酒店亦出现闭店现象,这对于安歆而言,在物业获取方面也存在机会。基于此,徐早霞表示, “我们不会裁员,一些岗位甚至会增人。”

 

值得注意的是,政策层面对中小企业的支持也在增多。截至目前,苏州、上海、北京、青岛等地相继出台支持性措施,各地政策均提出减租减税、延缓社保缴费等措施。

 

此外,银行也积极落实监管部门要求的下调贷款利率。比如很多大行和股份制银行对湖北省内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在去年的基础上再次下调0.5个百分点。

 

从长远角度分析,徐早霞认为,这次疫情对长租公寓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所有运营商都应该更为理性,深刻理解健康运营的概念,包括健康的财务模型、财务指标、现金流和组织能力。

 

“安歆集团的账面上还保持着至少6个月的现金流,”在徐早霞看来,与去年底“寒冬”相比,目前长租公寓的经营局面,并未糟糕太多,“企业CEO应尽量保证现金流,之所以很多长租公寓资金撑不过3个月,原因就在于之前不计成本地拿房,盲目扩张。”

 

除此之外,长租公寓行业内有一个默认标准,出租率在90%以上企业才有可能盈利。不过,徐早霞并不认可这一标准,认为行业的经营效率还可以提升,“安歆出租率达80%,就可实现盈亏平衡,其中包含了折旧、摊销、人工、税收等”。

 

“如果疫情能给长租公寓企业带来更深的思考,这对于行业来说,也是一个成长和提升的契机。”徐早霞说。

 

新京报记者 张晓兰 图片来源 企业供图

编辑 杨娟娟 校对 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