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杨亦静 通讯员 阮松萍)詹明高一家是云南省曲靖宣威市杨柳镇可渡村的建档立卡户,最近一年,詹明高的身体健康出现了问题,最近还出现了便血、呕血的情况被送往医院。因为患了严重的胃溃疡,急需输血,在血库血源紧张的情况下,“挂包帮”他家的南方电网云南曲靖供电局的张光莹主动献血,帮助詹明高渡过难关。

 

张光莹为老人献血。张光莹供图


贫困户病重急需输血

 

詹明高家所在的村小组叫岩头,属于云南曲靖宣威市杨柳镇可渡村。地如其名,从可渡村远眺,山顶处就是岩头小组,看着不远,但从村里开车,中途需绕到贵州境内,一个半小时左右才能抵达。要是爬台阶上山,也得花上半个多小时。

 

詹明高家是建档立卡户,妻子有些残疾,从前全靠詹明高耕耘10亩林地过活。44岁时老来得子,家里陆续添上了他们三姐弟,家里条件不好,孩子们早早就辍学在外打工。

 

最近这一年,詹明高不时会感觉身体不舒服。今年孩子们回家过年,感觉詹明高身体越发孱弱了,时常只想躺着。疫情过后,妹妹继续外出打工,为了照顾父亲,儿子詹建平则在家看守。

 

一周前,詹明高情况愈发不好,开始便血、呕血,请来亲戚开车送医院。经过3个多小时车程,5日晚,父子俩赶到曲靖宣威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

 

“胃溃疡严重,血红蛋白太低,极重度贫血,需输血稳定病情。”治疗的同时,詹建平遵医嘱提交了输血申请,但血库血源紧张,建议家属献血帮助,詹建平急忙求援于亲戚朋友。

 

次日一早,到了献血处,大伙才发现走得匆忙,忘带身份证,无法献血。回医院的路上詹建平更恨自己,咋就不多长点肉呢?体重不达标,献血计划也泡汤了,无计可施,詹建平一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结对帮扶的张大哥主动献血

 

正在一筹莫展之时,电话响了,屏幕显示:南方电网云南曲靖供电局张光莹大哥。

 

“建平,上个月我来看望你父亲时他身体还不错,是怎么了?我能做些什么吗?”原来,“挂包帮”他家的张光莹看到了他朋友圈发出的求救信息。

 

张光莹看到詹建平在朋友圈发出的求助信息后,第一时间联系他。张光莹供图


“挂包帮”是云南建立健全全省扶贫攻坚“领导挂点、部门包村、干部帮户”定点挂钩扶贫工作长效机制的简称,张光莹便是南方电网云南曲靖供电局确定的结对帮扶詹明高一家的扶贫干部。

 

得知急需输血的信息,张光莹很着急。血型不一样,是否可以捐赠?是否可以异地捐赠?曲靖市中心血站就咨询给出肯定意见后,张光莹告知了詹建平这一消息:“我一个人献血怕量不够,你不要急,等下我再找个朋友一起去,两个人就可献800毫升,后面血库会调配O型血给大爹。”

 

安排好手头上的工作,张光莹就到医院看望詹明高。阮松萍 摄


5月6日下午,詹明高终于输上了血。考虑到供血条件和更方便治疗,在医生的建议下,7日下午詹建平将父亲转院至曲靖。“你们姐妹不要着急,检查完按医院要求办理住院,我安排好工作就来。”接近下午6时,一到医院,张光莹、詹建平便快步去找医生询问治疗方案。

 

先输血、打针调养身体,再进行切胃手术、化验。费用国家可以减免百分之七八十,自家承担部分不算太多。身边有人陪伴,不善言谈的詹建平多了一些安心,跟医生沟通完,悬着的心才放了大半。随后,张光莹又帮一家人办理陪护手续,带大家熟悉医院环境,安排食宿……

 

长时间在外务工,跟帮扶家里的张光莹接触甚少,詹建平只听父亲电话里提起,两年多来张大哥不时来家嘘寒问暖,送这送那……想跟张光莹说些感谢的话,张光莹却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们安心照顾大爹,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得空就过来帮忙。” 张光莹表示,“对于扶贫,我的想法是,既然‘挂包帮’,那就是亲人,人家有困难,我能帮的一定帮!”

 

此前,张光莹不时去看望老人。张光莹供图


这两年曲靖供电局驻村扶贫队帮詹明高家吊了顶、刷了墙,还给他家里添置了一些家具。詹建平对病床上的父亲说,“有这么多人帮我们,你一定要赶快好起来,后面还有好多福等着你慢慢享呢!”

 

云南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公示显示,5月7日,经州市审核、省级核查和第三方实地评估检查,包括詹明高家所在的云南曲靖宣威市等31个贫困县(市、区)已达到贫困县退出标准,拟退出贫困县序列。据了解,类似詹明高一家的贫困户,目前曲靖供电局已经帮扶2439户9847人脱贫。

 

新京报记者 杨亦静 通讯员 阮松萍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