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18时至27日凌晨1时,一场持续7个多小时的特大暴雨突袭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北部地区,导致多地发生洪涝灾害。据冕宁县政府新闻办7月1日通报,灾害已致14人遇难,8人失联,造成直接经济损失7.38亿元。

 

灾情发生后,冕宁县森林草原消防大队35人奔赴受灾严重的大马乌村,27日凌晨在洪水中转移出近30名被困村民。截至6月30日23时,彝海镇、高阳街道集中安置点受灾群众达5660人。目前,救援人员正在搜寻剩余失联者,并为受灾群众重建家园。

 

新京报记者连线参与救灾的冕宁县森林草原消防大队大队长鲜祥辉,介绍现场灾情和救援情况。在冕宁县生活了47年的鲜祥辉回忆,这是他生平见过的最大洪水,“救援队每天沿着河道搜寻,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幸存的失联者。”


洪水过后,救援队帮助村民清理家中淤泥。受访者供图


村庄被毁道路阻断,是生平见过的最大洪水

 

新京报:你们什么时候抵达受灾现场?当时现场情况怎么样?

 

鲜祥辉:6月27日凌晨1点48分,我们从消防大队出发,到达冕宁县彝海镇大马乌村大概是凌晨两点半。

 

大马乌村受灾很严重。村里有上百户村民,但这个村子并不在河道边,还有一段距离。26日下午洪水发生前,冕宁县已经发布了预警,河道边的居民进行了撤离。但洪水下来以后,水里的堆积物把河道堵了,导致洪水突然改道,冲向了大马乌村这里。

 

我们凌晨到达现场时,大马乌村的道路已经被洪水完全冲断。当时还在下雨,特别黑,我们四周都是洪水奔涌的声音,就像大石头在河床滚动的那种“轰隆”声,惊心动魄,人在大自然面前太渺小了。

 

夜里视野不清,我们没敢贸然去洪水核心区,但水深也过了膝盖。黄棕色的洪水里面混杂了泥沙、冲断的树木等,能闻到明显的腥臭味。我们打着手电摸黑朝村里趟过去,把搜寻到的被困群众转移出来,有的老乡和亲人失散,抱着我们哭,大家心情都很沉重。

 

我今年47岁,一直生活在冕宁县,这是我见过的最大洪水。


救援人员在安置点搭建帐篷。受访者供图


一家五口遇难,小男孩被冲到离家一公里远

 

新京报:消防大队这次派出多少人参与救援?主要负责什么工作?

 

鲜祥辉:我们冕宁县森林草原消防大队派出了31名队员和4名队长,与当地民兵、武警和其他消防部队一起救援。我们队平时以扑火为主,但也作为县里的综合应急防险队伍,日常发生洪水、地震灾害也会参与救灾。

 

这次救灾,因为我们没有冲锋舟等专业装备,就作为第二梯队辅助救援。我们队主要任务是把被困群众转移到安全的避险地点,第一天凌晨转移了大概二三十人,现在转移了至少五六百人。我们也帮忙搭建帐篷,搜寻失联人员。

 

新京报:救援过程中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事?

 

鲜祥辉:大马乌村有位60多岁的老人,他看到洪水稍微退了些,就回村找失联的亲人,没想到遇到了第二次洪峰来临,被困在一棵树边。27日早上我们在搜寻失联者时,看到他抱着树在呼救,我们离他一两百米,赶紧趟水过去,一名队员背着他,另一人扶着,其余人在前面趟路。得救以后这位老人不停跟我们道谢。

 

我当时很受鼓舞,能救活一个人是非常喜悦的,队员们也很振奋。我们每天沿着河道搜寻,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幸存的失联者。

 

新京报:救援过程中的主要困难是什么?

 

鲜祥辉:有时觉得力不从心。洪峰过后,一些失联者被掩埋在下面,需要通过声音探测、挖掘,我们没有专业设备,没办法第一时间参与。有时搜寻到失联者,已经遇难了,心里非常难受。

 

27日中午,我们顺着河道搜寻到一名五六岁的小男孩,找到他时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因为当地少数民族风俗要求亲人遗体必须由家人打理,我们就守着孩子,等到他的祖父和亲人还有村干部前来。

 

后来,其他救援队搜寻到孩子的家人,我们才知道他们家五口人都在洪灾中遇难了。男孩被洪水冲到了离家一公里多的地方。当时太痛心了,我们在现场忍不住掉眼泪。

 

鲜祥辉和队员们在救灾现场休息。受访者供图


每天晚上都希望明天还能找到幸存者


新京报:这几天的救援任务重吗?

 

鲜祥辉:第一天27日凌晨一点多出发救援,晚上十一点多回到县里消防队。之后几天基本都是早上六点多出发,晚上十点多回来。这两天中午太阳烈,我的脖子、手背全都晒红了,一摸就刺痛,有的队员脖子上脱皮了。累是肯定的,但每天晚上回来就希望明天还能遇到奇迹。那么多村民家都没了,而且还有失联者,希望尽快找到他们。

 

新京报:现在冕宁县状况怎么样?

 

鲜祥辉:整个冕宁县的受灾群众都已经撤离到各个安置点,比如学校、村委会、乡政府,还有的住在我们搭建的帐篷里,也有老乡提前投奔到亲友家避难。

 

大马乌村的洪水已经消退了,但洪水冲击的面积太宽,村庄一片狼藉,庄稼被冲毁,村民的家被淹,牲畜到处跑。我们这两天在帮村民清理、收拾家园,尽量让受灾村民尽早能回到家。

 

同时,我们沿着洪水冲刷过的河道继续搜寻失联者。受损堵塞的河道也用挖掘机进行了疏通。如果再出现短时间暴雨,也有可能产生二次灾害。

 

新京报:救援队和灾民现在有什么困难吗?接下来救援队有什么安排?

 

鲜祥辉:目前没有什么困难,生活物资保障比较充足,当地政府和一些社会组织一直在运送物资。我们预计还会待至少一周左右,以防还有大雨。接下来主要是搜寻剩下的失联者,安置好受灾群众,帮受灾村民打扫、重建家园,让他们能在灾后尽快回家。

 

新京报:国内多地发生洪灾,在遇到洪灾时,你建议怎么保护自己?

 

鲜祥辉:不要有一丝侥幸心理,一定要提前预防,接收到预警后立即转移到安全地带,不要留恋财产物品。选择转移地点时要远离河床、山体。如果被困在洪水中,尽量找安全牢靠的高地等待救援,不要慌张或者盲目趟水。

 

新京报记者 黄哲程 视频制作 姚远

编辑 陈思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