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最高人民检察院日前下发《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服务保障“六稳”“六保”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强调,落实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加快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的要求,依法惩治破坏复工复产和经济社会发展等刑事犯罪,为“六稳”“六保”营造稳定的社会环境。

疫情防控常态化下,为推进复工复产,落实“六稳”“六保”,从国家到地方出台了一揽子的针对性政策。而良好的法治环境,也是经济社会复苏须臾不可离的外部条件。日前中央政法委印发的《关于依法保障和服务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意见》就指出,要运用好执法司法政策,以稳市场主体推动做好“六稳”“六保”工作。最高检下发的《意见》正是对此的响应和细化。

《意见》要求,对妨害复工复产、损害企业合法权益的犯罪,依法从严从快追诉,最大程度帮助企业挽回损失。如突出惩治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恶意阻工、破坏交通等扰乱复工复产秩序的犯罪。

这方面是有数据支撑的。统计显示,今年1月至6月,全国检察机关对影响非公经济发展的刑事犯罪起诉10532人,同比上升21.1%,第二季度起诉6570人,上升同比65.8%。

此外,《意见》还要求,充分考虑经济下行和疫情影响等因素,对“职业放贷人”采取非法手段催收高利放贷债务及其他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不法分子通过虚增借贷金额、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等方式制造“套路贷”等违法犯罪行为,从严追诉,加大打击力度。

而数据显示,上半年,对涉“套路贷”“校园贷”“以非法手段催收民间借贷”犯罪起诉5016人,同比上升22.9%。

当前,从司法层面保障“六稳”“六保”,既有新的特殊因素需要考量,也有一些属于较普遍的问题,在特殊时期要加快解决。就前一方面来说,受经济下行和疫情影响,企业债务纠纷可能上升,甚至由于就业压力加大,可能让一些人“铤而走险”,衍生更多破坏企业正常经营的犯罪行为,这些是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必须直面的新问题,司法机关应发挥好主观能动性,在其中扮演好应有角色。

这就要求有关方面,一是要帮助权益受到侵犯的企业高效维权,为所有企业的正当权益撑腰;二是要通过具体案件的办理,给社会树立更明确的预期和警示,遏制相关犯罪在特殊时期抬头。

后一方面,则需要加大对涉民营企业各类案件的法律监督力度。如《意见》要求,坚决防止和纠正以刑事案件名义插手民事纠纷、经济纠纷等各类违法行为;加大清理涉民营企业刑事诉讼“挂案”力度。

这些治理要求对应的问题并非新出现的,但是在新的经济发展环境下,其给企业带来的压力、对企业合法权益的伤害被进一步放大,职能部门理应有更积极的处置姿态,并借此导向长效治理。

另外,还可以将依法惩治破坏复工复产和经济社会发展等刑事犯罪,与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结合起来,实现治理的同步推进;而对涉企案件办理,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就应充分反映出“六稳”“六保”的需要。

如今年1月,最高检精选出4个涉及民营企业的典型案例公开发布,指导各级检察机关参照适用。其中一点很明确,就是可捕可不捕的不捕,可诉可不诉的不诉,目的是让违法但犯罪情节较轻的企业不至于因为“老板”被诉而彻底垮掉。这一点在当前情势下,已然更具现实必要性。

在“六稳”“六保”中,保就业稳就业是核心,其对应的也是保市场主体的重要性。于此而言,为“六稳”“六保”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其主要着力点也就是在涉企案件处置上力求公平公正,为市场企稳提供必要的法治支撑。而从另一角度来说,“六稳”“六保”对司法提出的新要求,也是对民营企业发展法治环境的一个新考验,答好这个考题,不仅是为复工复产护航,也是提升市场经济法治成色的题中应有之义。

□闵萧(媒体人)

编辑 胡博阳    校对 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