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大爆炸遇难人数飙升:超100人死亡 逾4000人受伤。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8月4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北部的海港发生了大规模爆炸事故。目前,爆炸事故死亡人数已超过100人,约有4000人受伤。死亡人数很可能还会增长。


美国军事部门第一时间给特朗普的汇报是:这看起来很像是一次恐怖袭击。但的确不是,只是一次意外。


爆炸的起因现在基本清晰。由于电焊操作的不谨慎,引爆了存有炸药的仓库,然后连锁爆炸点燃了另外一个存有2700吨硝酸铵的仓库。硝酸铵是制造炸弹的主要原料,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恐怖袭击、自杀式炸弹,其基本原料都是硝酸铵。


有媒体报道说,爆炸出现了蘑菇云,看上去像是一次“广岛核爆”;《纽约时报》的报道则说,像是一次地震;国内的军事专家认为爆炸的当量是一颗小型核弹,而测量的爆炸破坏力等同于4.5级地震。


贝鲁特,这个黎巴嫩的首都有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称号:东方小巴黎和战争之都。曾经作为欧洲的殖民地,贝鲁特聚集了无数来自欧洲的淘金客,他们在贝鲁特落脚,把它变成了一个纸醉金迷之地;而在以色列和中东开战之后,它成为了整个中东国家与以色列对抗的前线,多年沉陷在战火与极端宗教氛围之中。


这批硝酸铵有着离奇的经历,尽管来历还不是十分分明——是黎巴嫩政府缴获的走私物品,但其在贝鲁特港口的仓库里已经待了整整六年。这样一批高风险的货物,储存在几乎毫无保护的港口仓库中,在临近的地方进行危险操作——看似意外,实则人祸。


这样一场事故,对于当下的黎巴嫩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前几天,黎巴嫩的外长刚刚辞职,原因是“政府拒绝进行改革”。黎巴嫩如今陷入三重困境之中:经济危机、新冠疫情和政府腐败。



▲1分钟看黎巴嫩大爆炸为何发生?工人焊接仓库大门,火花引发硝酸铵爆炸,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尽管只有5000多的确诊病例,但是新冠疫情对于黎巴嫩的副作用是使其近乎孤立无援。原本黎巴嫩是与以色列对抗的桥头堡,中东各国对于它的援助一直在进行。但如今在各自自顾不暇的前提下,黎巴嫩已经近乎处在孤立无援的状态之中。


在1975-1990年,黎巴嫩打了15年的内战,随之而来的是叙利亚的政府军,随后是真主党的主政,接下来是叙利亚的崩溃和难民的涌入。


这些年来就不曾消停过,经济衰退与困难早已成为常态。在近期,黎巴嫩全国正在进行“停电游行”,与能源部开始了对抗:贝鲁特有些地区,一天的停电时间可以长达20个小时。


50%的人口处于贫困状态——这就是黎巴嫩的经济状况。


长期的经济低迷和政府的腐败相伴而行。在过去几个月时间里,黎巴嫩的币值贬值了80%。据媒体报道,黎巴嫩军队和警察的工资,下降到每个月150-900美元(1000-6000人民币),要知道,这可是黎巴嫩最受保障的公务员队伍。腐败成为国家养活公务员的主要方法。极端宗教组织、地方势力、宗教派别、亲西方和以色列的团体,黎巴嫩政治派系林立,而每个派系当政,都是通过腐败来支持本系统的势力。


港口的硝酸铵如何在长达六年的时间内无人问津,得不到处理?因为有些真正紧急的事务,并不是派系争斗的政府所关心的事情。


如今,黎巴嫩唯一的希望,是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援助和贷款,但将近一年的谈判,毫无进展。法国一个高级别官员访问贝鲁特,离开时说了一句话:请你们帮助我们来帮助你们。


发生在贝鲁特的这次爆炸,对于黎巴嫩来说,是一场国家灾难,同时也是一种警示:混乱的政局和国内经济,正在带来连锁反应和一系列风险。要想从爆炸事故中走出来,需要的不只是针对性的安全检查。局势动荡的中东,需要更多“共识”。


□连清川(专栏作家)


编辑 孟然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