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薛晨)8月19日晚间,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舍得酒业”)发布自查公告,称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存在通过四川省蓬溪县蓬山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蓬山酒业”)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这一自查公告也得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关注,并于19日晚间火速发布问询函,要求舍得酒业针对资金占用的具体发生过程、占用资金的实际流向以及相关责任人员等关键问题进行补充披露。



20日上午一开盘,舍得酒业股票低开后便一路下挫,曾一度触及跌停价每股31.80元。截至20日上午10点30分,舍得酒业股票价格下跌7.87%,每股32.55元。



根据自查公告,天洋控股因持有舍得酒业直接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份,而成为舍得酒业的间接控股股东。此次卷入资金占用风波中的蓬山酒业,成立于2001年,由射洪县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100%控股,并在2016年,沱牌舍得集团改制时已纳入战略重组转让标的进行了整体评估和交割;改制后,蓬山酒业公司的所有经营业务均由天洋控股指派相关人员进行管理。就这样,舍得酒业、蓬山酒业与天洋控股三者成为关联方。


舍得酒业自查后发现,2019年度,舍得酒业全资子公司四川沱牌舍得营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舍得营销公司”)累计支付蓬山酒业非经营性资金约21.58亿元,累计收回蓬山酒业非经营性资金约21.58亿元。到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8月19日期间,舍得营销公司累计支付蓬山酒业非经营性资金约18.52亿元,累计收回蓬山酒业非经营性资金约13.77亿元。


舍得酒业称,根据以上数据来往信息,2019年双方的资金往来已基本结清;而2020年,双方有新的往来,天洋控股通过蓬山酒业应还舍得营销公司总计约18.52亿元,截至目前,已还约13.77亿元,待还本金部分为4.4亿元,待还资金占用费约0.35亿元。


从公开消息来看,此次舍得酒业自查,起于12日发布的一则天洋控股所持有沱牌舍得集团股份被冻结事项的公告。在该则公告中,沱牌舍得集团与天洋控股之间存在业务资金往来,但天洋控股未能及时归还这部分往来资金,故沱牌舍得集团选择向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对天洋控股持有的股权以及相关人员财产进行司法保全。


沱牌舍得集团与天洋控股之间的诉讼,同样在8月19日得到了结果。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予以冻结,冻结金额以6.7亿元为限,冻结日期为2020年8月18日至2023年8月17日。



在舍得酒业公布的这则诉讼公告中,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一则信息,即天洋控股的关联方三河天洋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沱牌舍得营销公司之间的资金来往方式,是拆借。三河天洋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通过蓬山酒业,从沱牌舍得营销公司共计拆借资金本金4.4亿元。


而这样的方式并未履行相关程序,构成了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新京报记者在浏览相关平台的股民交流板块时也注意到,股民多指责天洋控股侵占上市公司巨额资金。而舍得酒业似乎也急于与天洋控股之间划清界限。


舍得酒业在致歉之余,提出两点解决措施。首先是要积极收回欠款,督促关联方尽快解决资金占用问题。公司董事会将持续关注并督促上述关联方尽快履行还款承诺,尽快消除影响;其次是为防止资金占用情况的发生,公司内审部门及财务部门将密切关注和跟踪公司关联交易资金往来的情况。


另外,天洋控股也向舍得酒业承诺,天洋控股及天洋控股关联方将通过包括但不限于股权、资产抵质押等各种融资方式,于2020年9月19日前,将前述欠款及相应资金占用费全部归还四川沱牌舍得营销有限公司。


新京报记者 薛晨 图片 东方财富APP截图

编辑 徐晶晶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