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图/新京报网。


北美当地时间9月23日,总部设在美国加州湾区帕洛阿托的特斯拉公司,以一纸诉状将特朗普政府告上了法庭。


任性加税,特斯拉一个季度少赚3亿多


特斯拉公司是一家生产电动汽车的公司,创始人则是在国际贸易和投资市场屡屡作出惊人之举的马斯克。


该公司是在美国纽约的国际贸易法院提起诉讼,说是“状告美国政府”,其实被告总共有三个:美国联邦政府;美国首席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长摩根。所以严格说,特斯拉的诉讼既涉及机构,也涉及个人。


诉讼的理由,是特朗普政府自前年起对美国自中国进口的商品,依据本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简称“301”)征收惩罚性关税,导致特斯拉去年4季度利润比正常减少5000万美元。特拉斯要求法院裁定美国联邦政府此举“非法”,并向“受害者”特拉斯退赔全部“非法所得”。


具体说,2018年,特朗普政府推出所谓“清单三”,对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2019年,又推出所谓“清单四”,对价值12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7.5%关税。


这两个清单中均包含从原材料到电子元件的多种产品,特斯拉律师表示,美国联邦政府和贸易代表对这两个清单上商品加征关税“任意而反复无常,且未提供任何有意义的申辩机会,在作出决定时未考虑相关因素,也未在所发现的事实与事实间建立合理联系、并据此作出正确抉择”。


粗暴的“美国优先”,正掣肘美企发展


特朗普曾多次将马斯克和特斯拉捧为“美国制造的典范”,希望通过各种关税、非关税手段,“倒逼”这家“典范”将自己的产能、配套和就业机会一股脑搬回美国,从而令自己的“美国优先”蓬荜生辉。


▲特朗普。图/新京报网


但对于马斯克和特斯拉而言,更多考虑的是公司和产品的全球市场布局,以及成本、质量和性价比等市场因素。不仅如此,由于美国产业升级所带来的各种“空洞化”,许多关键零部件和原材料要么美国已无产能,要么成本高企、在美国生产得不偿失,因此尽管特朗普软硬兼施、甚至声色俱厉,近年来特斯拉在电动汽车方面的产能,仍在不断向境外、尤其向中国上海的新设工厂倾斜。


观察家指出,早在2018年7月,特斯拉就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申请了人造石墨、氧化硅和门环定制焊接坯料等三项电动汽车所需材料的关税豁免,当时获得了批准,但有效期已在2020年8月到期;2019年,特斯拉又申请其Model 3型电动汽车车载电脑及屏幕关税豁免,却被贸易代表办公室以“这些部件对中国国家安全计划具有战略重要性”为由加以拒绝。


特斯拉指出,这些被拒绝豁免的部件,是特斯拉关键系统——自动驾驶发动机控制单元(ECU)的关键组件,这些组件集成于Quanta Computer在上海所生产的整套模块中,“清单三”对其加征25%关税“毫无道理”,因为“美国潜在的任何替代厂商,都无法在要求时间内,提供所需规格、品质相当的足够数量替代品”。


涉及“清单四”中的部件,则是Model 3的媒体控制单元(MCU)构成部件,同样申请豁免关税被拒。MCU由3块印刷电路板组成,这些印刷电路板集成并内置于一个机械机箱中,负责连接触摸屏与扬声器、麦克风、连接板、蓝牙、Wifi、USB充电器、备用摄像头等功能组件,使得彼此间数据可以传输,用户能在触摸屏上操纵这些功能。特斯拉方面指出,由于MCU技术复杂,且特斯拉对工期要求十分严格,特斯拉无法在中国以外找到任何替代制造商。


特斯拉选择此时状告特朗普政府,与其说旨在通过打赢官司挽回损失,毋宁说是显示一种姿态,即特斯拉在四年考量后,至少在电动汽车领域站到了“美国优先”的对面——而且马斯克试图说服市场相信,这是一个“纯利益性选择”,也就是说,“美国优先”正是妨碍特斯拉这样的美国企业、品牌获得正当利润的掣肘和障碍。


3400家企业“揭竿而起”,特朗普只能“硬撑”


国内企业援引CNBC等报道称,迄今已有约3400家美国企业就特朗普的“301关税”采取法律行动,或要求退还税款,或呼吁美国联邦政府改变关税政策,这些企业中包括福特、家得宝、Ann Taylor等美国企业,也包括梅赛德斯奔驰、沃尔沃等非美国企业。


▲图/新京报网


但“301”、贸易保护主义和“美国优先”不仅是特朗普及其政府一以贯之的核心政纲,更是特朗普团队在大选年取悦其核心选民阵营的关键。


11月3日的美国大选投票距今不过5周左右,此时此刻,特朗普政府不会对“特斯拉们”的压力作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妥协退让姿态,毕竟此时此刻,选票和连选连任对特朗普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即便特朗普和共和党在11月3日的大选中失利,未来一个民主党执政的政府会如何调整美国对外、尤其对华贸易政策,也仍然是个未知数。毕竟从总体上看,民主党较共和党通常更热衷于贸易战、贸易保护主义和关税壁垒——当然,特朗普是个另类。


因此,对于“特斯拉状告特朗普政府”的连带效应不可高估,慢说很难赢,即便赢了,效果也很可能和稍早时世贸组织(WTO)裁定美国对华加征关税违规如出一辙。


当然,特斯拉和其他采取类似行动的美国、国际企业也未必很在乎诉讼胜负本身:这些企业之所以敢作此姿态,意味着早已通过专业性计算,认定这样做不论官司输赢,自己都可实现利益最大化。这些企业或者市场/潜力市场主要在美国以外,或即便继续忍受高关税也比将产能迁回美国要划算。


就拿特斯拉来说,其诉讼所涉及的产品组件,系为给在美国加州费利蒙工厂所生产的Model 3整车配套,但本月稍早,该公司在中国上海总装厂的二期业已竣工,越来越多现有车型和新车型将从上海、而非费利蒙的工厂生产线驶下——有消息称,2021年2月备受期待的Y型特斯拉,就将在上海工厂下线。


□陶短房(专栏作者)


编辑:孟然     校对: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