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新京报讯(记者 郑伟彬 实习生 王雅晨)近日,布鲁金斯学会发布了一份名为《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试验的教训》(Lessons from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Policy Experiment on China)的研究报告。报告描绘了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基线,综合评估了这些政策的得失,并向美国下一届政府提出完善对华政策的建议。


前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好坏参半”


报告首先指出,在特朗普上任前,中美关系呈现出好坏参半的状态。自建交以来,中美关系有合作也有摩擦。

 

但在摩擦之外,中美两国的合作水平也不断提高。中美两国在核不扩散问题、维和问题、全球健康问题等国际事务上的合作不断加深。中美两国精诚合作,结束了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种族灭绝,成功抗击了2014年的非洲埃博拉疫情。

 

此外,中美两国在经济上的联系也越来越密切。15年来,中国一直是美国商品的重要出口目的地,这为美国创造了约100万个就业机会。


特朗普政府:美国对华政策做重大转变


特朗普政府认为,先前的对华政策是一个巨大的挫折。其理由是中国并没有朝美国希望的方向转变。

 

因此,特朗普政府试验一种全新的对华政策。这包括以下几方面的转变。

 

1. “大国竞争”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焦点。“大国竞争”成为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的主题。根据这一主题,美国的军事、经济、外交政策也进行了重新部署。(不过,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在其不久前出版的书中声称,特朗普总统根本不关心笼统的战略论点,只在乎他的连任。)

 

2. 经济上,政策力量超过了市场力量。特朗普政府通过制定关税对中国施压,并将国家安全因素引入到经济政策中来。特朗普政府经济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主张美国经济应和中国“脱钩”,以增强美国的国家安全,削弱中国的经济竞争力。但是此观点遭到了其他经济官员的反对。

 

3. 特朗普政府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将传统国与国的外交形式作为管理双方关系的首选方式。

 

4. “互惠”成为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中的重中之重。美国制定了互惠国的一系列次序,并将这些次序反映在贸易、领事馆、新闻采访等诸多事务中。


特朗普政府的对抗政策招众多反对声音


报告指出,上述政策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的急剧转变,不过,政策试验的结果并不理想。新的对华政策导致了中美之间的对抗领域增加,合作领域减少,处理两国摩擦能力下降。

 

因此,特朗普政府的对抗政策招致了众多反对声音。

 

政治学家丹·德勒兹那(Dan Drezner)警告说:美国历史上的两次贸易限制政策都对美国自身造成了伤害。1807年的《禁运法案》导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收缩了5%。1930年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条例》导致了全球贸易的大萧条。

 

并且,在“大流行”的背景下,美国将遏制中国作为首要目标,放弃与中国的合作,无疑是使本国利益凌驾于全球公共利益之上。

 

报告认为,美国并没有从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敌对政策中获得好处。

 

未来如何制定新的对华政策,报告认为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

 

首先,中美之间不是“零和竞争”。报告指出,即使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背景下,美国在全球GDP中的整体份额在过去30年中也一直保持相对稳定。中国GDP占全球比重的增加,挤占的是欧盟和日本的份额,而非美国。

 

其次,美国应该保持自己的核心国际竞争优势。美国参与国际竞争的相对优势主要体现在顶尖的教育水平、完美流动的市场、透明的法律体系、强势的创新能力、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等。

 

第三,美国应避免在国际事务中再次失误。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及2010年美国在阿拉伯地区的行动导致大量难民涌入欧洲,进而导致民粹主义在欧洲的崛起……这些都在破坏美国的全球形象和影响力。

 

最后,报告认为,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并没有使美国更加安全和繁荣。美国的下一任政府应重新评估对华政策,使双方回到合作共赢的轨道上来,同时积极欢迎中国在全球挑战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编辑:柯锐   校对:吴兴发

投稿、合作、联系我们: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