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


连日来,美国、印度两国政府频频高调放风,两国将签署双边《地理空间合作基本交流与合作协定》(BCEA)。


有些国际舆论预言,此举将令印度-美国军事合作“攀上第四层楼”。

 

第三次“2+2”的重头戏

 

11月3日就是美国大选投票日,特朗普政府的“心腹”们近日愈发忙碌:10月26日-27日,国务卿蓬佩奥、国防部长埃斯珀将飞赴印度首都新德里,出席第三届美国-印度“2+2”部长级会议,和印度外长贾山卡尔(S Jaishankar)、国防部长辛格(Rajnath Singh)会谈,并拜访印度总理莫迪。

 

此后,蓬佩奥还要马不停蹄地走访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和印度尼西亚三国。

 

在这一系列紧凑行程中,印度之行无疑是重中之重,为此双方都做了许多铺垫。

 

今年2月,特朗普访问印度,双方在联合声明中强调“期待BCEA早日到来”;6月第三周,蓬佩奥会晤了贾山卡尔;此后不久,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负责人奥布里恩(Robert NS O'Brien)和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Ajit Doval)、美国参联会主席米尔利(Mark A Milley)和印度总参谋长拉瓦特将军(Gen Bipin Rawat),也进行了双边会谈。

 

7月第二周,埃斯珀和辛格互通电话;数日前,印度宣称邀请澳大利亚参加拟于11月在孟加拉湾举行的“马拉巴尔”海军演习;上周,美国副国务卿比根到访印度,为“2+2”打前站,并扬言“过去20年间美印间每个重大双边合作协定,都令彼此间关系更上一层楼”。

 

印美间在过去近20年里,共签署了3个关键性军事协议:2002年的《印美一般军事信息安全协议》(GSOMIA)、2016年的《印美运输交换协议备忘录》(LEMOA)、2018年的《通信、兼容性与安全安排》(COMCASA)。

 

这几个双边军事合作协议,均侧重于信息、情报和通讯方面的合作。

 

GSOMIA仅仅是国与国之间最基本的军事互信协议;LEMOA涉及彼此军事基地、军事物流体系的相互开放,表明双方互信增强到“可彼此敞开大门,接纳对方军事力量到访”。

 

COMCASA意味着双方军队及重大军事装备间建立了链接彼此的加密通讯系统;至于BCEA,则表示双方可实时共享高度机密信息,而不必担心被对方算计。

 

四个协议分别代表军事合作的不同层次,到了BCEA这一层面,双方在军事情报信息交流方面,至少在理论上已达到“准盟友”级别。

 

正因如此,路透社才在报道这则消息时,使用了“印度就此抛弃其‘不结盟’的一贯立场”这一醒目标题。

 

也有评论家称,此举虽不涉及一枪一炮,却意味着印度-美国军事合作“攀上第四层楼”。

 

▲资料图,图/新京报网


各有各的小算盘

 

“2+2”是蓬佩奥在美国大选投票前最后一次重大外事活动,而特朗普政府对BCEA的重视,也确实是“超规格”的。

 

这并不奇怪。

 

所谓“印太战略”(“Indo-Pacific”strategy)是特朗普上台后所力推的,也是其在公认并不擅长的外交领域罕有的“自创概念”之一。说“印太战略”是特朗普全球外交战略的“主题词”也并不为过。

 

如今大选在即,选情却始终胶着,在新冠疫情汹涌、美国国内“二元对立”,内政话题施展不开手脚的情况下,抓紧最后一点时间,借“印太战略”的“重大突破”,为自己的“第一个四年”树碑立传,从而高搭起照亮“第二个四年”的“业绩灯塔”,自然至关重要。

 

不仅如此,特朗普政府明确将全面遏制、对抗中国,当作美国全球战略的另一个“主题词”,并力图将“两个主题词”相互关联,趁印度和中国在西部边界地带对峙之际软硬兼施,将印度拉上美国与中国对抗的战车,似乎也显得恰逢其时。

 

除了中国因素,美国也希望借推动BCEA,加大对印度这个世界第二人口大国的市场和体系渗透;并通过“信息节点置换”,将印度军事和信息通信等关键产业拉入“美国体系”,以便借体系之便,向令人垂涎的印度市场倾销更多美国系统、装备,以缓自身经济放缓的燃眉之急。

 

印度方面,因经济下行、社会矛盾激化、各项改革遭遇严重阻力,加上疫情失控,莫迪的日子并不好过。

 

为转移矛盾,他及其人民党不断加大民族主义情绪刺激,并力图通过挑起边境冲突转移国内压力。

 

但事与愿违,“6·15”加勒万河谷事件,印度有形和无形的损失惨重,遭遇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以来最沉重的实际及心理冲击,这让印方进退两难,并开始认真对待所谓“与中国间装备差距”的问题。

 

在印度看来,通过和美国签署BCEA,在长达3488公里中印实控线(LAC)上“中国军队和武器部署数据”,印度就可从美方系统中分享,而无需吃力不讨好地“自己折腾”。

 

通过BCEA,印度可分享美国高端卫星图像、电信拦截成果,并提升印度通信装备和制导武器的精度。

 

在中印边界对峙地段,印度军方至少已部署了5种美式重型装备:C-17重型运输机、CH-47运输直升机、AH-64武装直升机、P-8I电子侦察机和C-130I战术运输机。印度政府、军方希望借助BCEA,这些美式装备可以装上“千里眼、顺风耳”,在和中国对抗时发挥更大作用。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效果存疑

 

然而BCEA真的这么灵吗?

 

部分印度分析家指出,其实类似的印美军事合作早在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后,就曾紧锣密鼓展开过一阵,但即便针对当时经济困难、军事装备和科技水平落后的中国,此举也并未发挥多大作用。

 

如今中国经济、军事和科技水平早已突飞猛进,印度相对中国的落后,是全方位和体系上的落后,具体到军事层面,则是军事战略思想、装备体系、后勤保障体系,尤其军事装备自给和军事科技研发保障能力上的巨大落差,这些都不是BCEA所能弥补的。

 

BCEA主要涉及通信、情报、电子雷达等领域,即所谓“战力倍增器”。

 

问题在于,印度军事机器“万国造”、“不成体系”的痼疾依旧,全换“美械”印度根本承受不起,美国也只想拉印度上战车,及借机推销军火发财,“只卖贵的不卖对的”。此前极力兜售在早已过时的F16基础上“为印度量身定制”的F21战斗机,就是明例。

 

如果基准战力是1、甚至0,即便再如何“倍增”,又能怎样?

 

更关键的是,不论美国、印度,都彼此“留了一手”。

 

美国嘴上虽然高调猛唱,但心里对一直左右逢源的印度并非那么放心,日前就印度执意进口俄制S-400地空导弹问题“连环施压”,就清晰表明了这种“心中疙瘩”。

 

毕竟,美国拉拢印度,旨在为自己的全球战略、尤其“印太战略”服务,而不是让印度洋变成“印度的洋”,让印度次大陆变成“印度的次大陆”——可这恰是印度朝野普遍的念想。

 

顺便说,印度也绝不舍得抛掉“不结盟”这杆大旗,因为唯有高擎这杆大旗,才能让印度领导人和国内民众,感受到一个“有声有色大国”的无上荣光:印度可不想做美国在印度洋的“小弟”,它“天生是要当主角”的。

 

美国国内政治因素也不可忽视。

 

如果11月3日的大选以特朗普败选而告终,继任的民主党政府将势必回归奥巴马时代的“重返亚太”战略,将战略中心重新转移到西太平洋,转移到关岛和日美韩三角。

 

即便特朗普连任,迫于形势和压力,他也势必要对全球战略、对防务班底进行重大调整。以特朗普之多变,届时一切恐怕免不了“重新来过”。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陈静    校对: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