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否在一场音乐会中,听到风格“钢”性的作曲家展现他烟火柔情的一面?11月20日至21日,国家大剧院上演的张国勇、杜天奇、王与兵与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演绎肖斯塔科维奇音乐会就能满足这个体验。


 

肖斯塔科维奇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不仅缘于个性的和声旋律,更因其身处特殊时期,夹缝求生的表达,他的音乐直抒胸臆又暗喻隐晦,古典浪漫又现代前卫,独立思辨又迫于现实,这种矛盾裹挟中尽力而为的玄妙平衡,造就了作曲家不可复制的独特性。 
  

作为继贝多芬之后,又一充满“钢”性风格的作曲家,在大剧院管弦乐团首席李喆的独奏中,肖斯塔科维奇这首出自组曲、改编于电影音乐的《浪漫曲》彰显出作曲家柔情一面,也为《牛虻》这部曾打动无数中国热血青年的著作,增添了烟火人情。
  

在中国青年钢琴家杜天奇指尖,肖斯塔科维奇的狂羁折射出少年耀目的光彩,如作曲家所希冀——“英勇、蓬勃与喜悦。”而钢琴、独奏小号与弦乐团的呼应,令人不禁想到巴洛克时期盛行的“大协奏曲”体裁。

《E小调第十号交响曲》对作曲家来说,是一个全新时代,释放自我的开端,又充满了对压抑过往的痛苦回忆。2020年11月20日、21日晚,指挥家张国勇将携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诠释小提琴家大卫·奥伊斯特拉赫所评之“强烈的戏剧效果,激烈的冲突,以及迷人、得体的语汇”。

 

新京报编辑 田偲妮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