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以近十年酱酒行业的发展情况为轴线,可以看到酱酒投资热,与茅台酒的热度起伏吻合。


2012年之前,中国白酒行业迎来了黄金十年,伴随着入世以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高端白酒迎来了其发展高点,茅台也不例外。有消费者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市场对茅台酒的热炒,在那一轮白酒发展黄金期中便已经历过。飞天茅台市场价一路高涨,到2011年更直破2000元大关。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相对浓香型白酒尚显低调的酱香白酒,伴随着“飞天”的茅台酒价格,迎来了一轮投资热潮。湖北宜化集团收购金沙窖酒厂、维维股份重组并购贵州醇酒业、海航集团收购贵州怀酒、饮料巨头娃哈哈借领酱国酒进入茅台镇,开启雄心勃勃的白酒版图布局。


与现在有所不同的是,这一轮资本收购的酒企中,因浓香型白酒的优势地位,在诸如金沙酒业、贵州醇等如今拥有大量酱酒产品的企业中,浓香型白酒同样占据优势。但资本对酱酒的关注,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播下了种子。

 

到2012年,中央开始严格管控“三公消费”,政务消费与商务宴请场景受限,高档白酒销售大幅下滑。茅台酒市场零售价格也一路下挫,跌破1000元。伴随着茅台酒热度消退,酱酒领域的投资案例开始大幅减少,娃哈哈、海航集团寄予厚望的白酒业务,也逐渐下滑,直至淘汰出局。

 

业内人士表示,茅台仿佛是一张晴雨表,它既是中国白酒行业发展历程的缩影,更是资本投资酱酒市场热度高低与否的最直观体现。

 

如今的“酱酒热”,本质上是“茅台热”,因此茅台酒价格一路高涨,所释放出的价格空间势必吸引了新一批资本入局抢占。


新京报记者 薛晨 图片 茅台天猫旗舰店截图

编辑 徐晶晶 校对 李项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