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张译今年特别忙,大家还在聊他在《八佰》中出演的逃兵“老算盘”是如何令眼镜都带着卑微戏份时,国庆档大热电影《我和我的家乡》的《最后一课》篇中,他开场一句“哈喽”又开始领笑全篇,随即,他在仍在上映的《金刚川》饰演的“张飞”壮怀激烈得令人泪目,张艺谋导演的新作《一秒钟》11月27日将要上映,又是他担纲主演……张译成为今年“霸屏”式的存在,观众说他“做人低调演戏高调”,业内同行评价他“他演谁就是谁”。

 

演员张译。


“我刚刚北漂时,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每天可以忙到爆、忙到喘不过气来,因为那时候我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几乎没有社会价值,也没有办法给父母满意的答卷,所以我就期待,有一天能过上忙到爆的日子。现在终于达到这个状态了,很珍惜,也很开心。”眼前坐着的张译,非常诚恳地将这种“且忙且珍惜”感受全盘托出。

 

作为演员,能一直被赞“有戏”,张译表示他从来不糊弄任何一个表演上的细节,对演员这份职业始终有敬畏感。“做演员之前我也是一个观众,我知道什么东西是好、什么是不好,从事这个行业后也知道什么叫遗憾。尤其是电影,电影的遗憾是定格的,可能当你老了的时候把曾经的自己翻出来看看,我不想到那个时候后悔更多,也不想让自己带着遗憾离开这个行业,因为我很爱这个行业。”

 

【回放】

拍戏昏厥,但醒来像是吃了人参 

 

《金刚川》中的一场戏,由于多天高强度的夜戏拍摄,张译饰演的高射炮炮兵张飞在仰头怒吼时,由于太沉浸其中,身体不堪重负,昏厥晕倒。

 

张译轻描淡写地说晕倒并不难受,也不可怕。“最开始头皮有点发麻,嗓子紧,手脚开始有明显的蚂蚁爬的感觉,头颅里脑浆有点晃荡的感觉,接着很快你就会看见一片玫瑰色的天,特别美丽而明亮。一瞬间,肢体瞬间彻底松弛,然后就彻底躺下去了。我以为可能已经过了很久,因为自己做梦了,但梦的是什么记不得了,接着就听着有很多人跑过来喊着‘译哥你怎么了’,醒来就很舒服了。”张译把晕倒的情况仔细琢磨了一下,他认为第一因为不停地喊,几乎来不及呼吸;第二因为特别疲劳,拍戏时间天天熬夜,体力有些不支;第三则是长时间抬着头,压迫血管,脑供血不足:“其实人体是有自我保护机制的,那瞬间就需要大量的血液、大量的充氧,带来了极大的氧分,所以醒来刹那我就瞬间恢复了,就像吃了人参一样。”醒来,即使体力达到了极限,他反而认为自己状态没调整好连累了别人,连连道歉后,他依旧毫不犹豫说出自己最熟悉的两字——再来。

 

张译在《金刚川》中曾因为太过于入戏而晕倒。


【兵缘】

“张再来”首次上炮,最大敌人是泥土

 

张译对《金刚川》中张飞这个角色,并没有绝对地满意。在片场,吴京给他改了一个外号叫作“张再来”,似乎任何戏他都想亲力亲为,即使是出演死尸也要自己上阵;每条戏他都要尽力再来几条,选择最好的表现。被问到为什么多来几条,张译说因为很多地方自己还不够满意:“比方说开炮呐喊那场戏,重拍的原因是炸起来的土不停地掉到眼睛里,因为要瞄准高空必须仰脸,仰脸就很可能让炸飞的土掉到眼睛里,进土的时候生理反应是会闭眼睛的,但老是眨眼就不够完美。虽然可以用些后期剪辑手法把镜头替换掉,但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坚持拍好。”

 

张译参演《红海行动》《士兵突击》《金刚川》《八佰》剧照。


过去参过军,先后在剧集《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影片《红海行动》《八佰》中饰演士兵,张译似乎很有“兵”缘,这次参演《金刚川》,对于他的吸引不仅是可以去演老部队当年的故事,也给他打开了一些角色上的新盲区。“我以前当兵的时候主要是步兵,主要武器也是八一步枪,经常训练的是单兵战术,匍匐前进、400米障碍、长途奔袭、野营拉练、军事体能等基础几项,而做炮兵操炮对我来说还蛮新鲜的。从来没想过这件事,中间的困难没必要多说,因为军人也好、演员也好,面对新的角色是必须要去面临它、感受它、做好它。”

 

 

【感悟】 

真正的好演员是“变形金刚”

 

在《金刚川》拍摄片场,没有人比张译更忙。他是管虎导演最早敲定的演员之一,因为是军人出身,对于他来说,演张飞这个角色有点“舍我其谁”的感觉。“我掉着眼泪看完剧本,就像要去演自己家里人一样。我以前服役的部队是24军,和剧本中的那段历史有很大的关系,甚至可以说是重新演绎老部队的故事,轮回的感觉。”他诚挚地感慨,自己的军人经历给了他难得的自信,“可能我信息比较闭塞,据我所知,真正当过兵的演员本来就不是很多,尤其是在24军当过兵更是很少,可能就我一个人,所以这事儿也只有我来。”

 

除了完成好自己的角色,片场的张译一有空,就教同组的演员怎么握枪、怎么发力,经常探讨戏。同组的演员李九霄诧异于张译教他如何用望远镜演戏,即使挡住了眼睛也可以展现情绪进行表演。“其实演员不是说要把自己交给角色,你过来过去还是过自己的人生,但我们的创作很快乐,比如很多人特别喜欢我和吴京用口哨对话的戏,剧本上没有要求,这是我们现场进行创作的。如果我们可以创作出这样美丽动人、动情的、让人魂牵梦绕的东西,那就是演员的工作,不是只负责形体表演,只负责说台词。”张译说,有一种演员是给他一个手机,他可以变成变形金刚,这是好演员的本事,也是他对自己的一个要求,在这种创作空间中,如果他的创作能感动观众,让大家有印象,他是开心的。


《金刚川》剧照。


【对话】 

应付表演会没有饭吃的

 

新京报:今年你是银幕上“霸屏”一样的存在,会不会有时候觉得疲惫?

张译:其实是因为疫情导致库存产品积压过剩(笑),只是刚巧很多作品赶到一起去了。其实每个人都会累,像宣传路演的时候也需要早起,比较累很容易失眠,其实有时候对我来讲最不累的时候就是拍摄,因为很纯粹,过程也很开心。

 

新京报:有没有人会劝你不要那么拼,不要那么累,可以就行了?

张译:那这样的话,观众还想看你的表演吗?应付表演会没有饭吃的(笑)。我还得养家、养公司,其实我这个人比较简单,没有太多的需求,平时也没什么时间去购物去消费,但是把戏拍好,有“戏的饭”吃,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新京报:拍摄《金刚川》的那几个月对于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会不会也为这部电影既快速又高质量的完成速度诧异?

张译:我是当兵出身,只要任务下达,则使命必达,没有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讲实话,我也承认大家的创作真的很难,但作为军人来讲,就是需要服从命令听指挥,这事儿你必须做到。我总说军人是特殊材料做成的,后来我改行当演员,忽然发现这个职业也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无论你受多大罪,吃多少苦,有多少荆棘,也必须要做到。 

 

演员张译。


新京报:如今都说你是演技教科书,也流行一种说法是“张译出品,必属精品”,像这些话会给你压力吗?

张译:我会关注这个,演员做到一定份儿上自然会面对市场的口碑,这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需要对更多的人负责、对作品负责,你必须得看,因为演员跟市场还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但是有一点,就是要提醒自己,赞誉别太当真,标签、头衔也别往心里去。票房是观众捧场,市场认可,但成绩是所有人一起创造出来的,其实称号与高帽子都没有意义,它就是一个单纯的市场行为,不是你个人的功绩。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黄嘉龄 校对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