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利于成员国之间形成更紧密的双边及多边贸易关系,最终实现多赢。资料图。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中日首次达成双边关税减让安排”,成了这两天备受国际社会关注的话题。


11月15日,历经8年谈判,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获正式签署。这意味着,世界上人口数量最多、成员结构最多元、发展潜力最大的东亚自贸区建设成功启动。换句话说,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正式起航。


值得关注的是,RCEP新增了中日、日韩两对重要国家间的自贸关系,使区域内自由贸易程度显著提升,特别是通过RCEP新建立的中日自贸关系,被认为将为中日更高水平的贸易合作增添动力——毕竟,这是中国和日本首次达成双边关税减让安排,可谓历史性突破。


中日分别是经济体量排世界第二和第三的国家,经济又具有很强的互补性。正因如此,中日首次达成双边关税减让安排,难免被赋予很多标志性意义。


会增加中国对日本产品进口


自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中日之间就逐渐发展成相互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长期以来,对日贸易都是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一环,日本也是中国第一大外资来源国。


根据海关总署发布的我国今年前10月外贸数据显示,日本目前是我国第四大贸易伙伴,中日贸易总值为1.8万亿元,同比增长1.5%,占我国外贸总值的6.9%。另外,商务部的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底,日本累计对华投资实际使用金额为1157.0亿美元,占中国吸引外资总额的6.1%。


毫无疑问,双边关税减让安排的达成,是中日双方在互信基础上相向而行的结果,也将为RCEP提供重要支撑点,为两国经济疫后复苏提供强劲助推。


对中国来说,日本加入RCEP后,中国与自贸伙伴的贸易占RCEP全部贸易覆盖率将由目前的27%提升到近34%。不难预见,中日贸易的稳固,对于中国稳投资、稳外贸,进而稳增长、稳就业,都具有积极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RCEP最主要的规定是进口关税的减免,根据协议,中国工业产品中有92%的商品的关税被撤除,无关税商品的比例更是从8%上升到86%。由于是发展中国家,中国既有的平均关税水平要高于日本,接下来,中国关税税率下调、直至降至零关税的空间自然会更大。


这无疑有利于增加中国对日本进口,而非增加对日本的出口。在中国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特别是扩大进口的背景下,此举对中国从日本进口更多急需型商品和服务有积极意义。


具体而言,在日本出口至中国的工业制品及零配件上,整体关税取消幅度约为86%。其中90%的汽车零配件将在协定生效后立即享受零关税待遇;汽油发动机配件以及部分钢铁产品的关税也将被分阶段取消。


虽然出于保护本国农民的目的,对日本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大米、小麦、牛肉、猪肉、乳制品等所谓的五类重要产品,目前并没有纳入关税减让的名单,但日本的扇贝、清酒、烧酒、自热米饭等进入中国的关税将逐步降至零。


当前,中国正经历消费升级和贸易转型,从日本适当增加进口优质产品,只会是利大于弊:既能满足民众消费升级需求,也跟贸易提质转型的态势契合。中国消费者也能享用到更实惠的商品与服务。


与此同时,日本也将降低中国产品关税,涉及灯油、轻质石油、生物制品、燃料、毛皮皮革、革制品、丝织品、纤维制品、部分非铁金属等。原先面临日本征收4.4%-13.4%关税左右的服装产品,在RCEP框架下将逐步下调,分别在第11年和第16年下降至零。这对中国相关企业来说,也是个巨大的利好——在此过程中,当然也要注意到关税减免在短期内的冲击。


对于日本来说,RCEP的签署同样带来明显的收益。据有关专家的测算,日本的社会福利将增加0.777%,GDP增长1.287%,制造业就业增长6.464%,贸易增加12.845%,出口增加14.388%,而进口增加11.517%。


在贸易方面,已有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中国已经连续12年成为日本第一大贸易伙伴国。随着中国国内消费市场规模扩大,居民收入水平提高,日本对于中国市场更加倚重,日本企业对中国市场定位转变,更多依托中国国内产业链,中日贸易来往也逐渐趋向于多元化。


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迎新契机


客观地说,中日贸易眼下仍存在着不少的障碍需要解决。


比如,日本国内经济长期陷于低迷状态,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打击,日本经济“失血”有些严重。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今年二季度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降7.8%,按年率计算下降27.8%,为有可比数据以来最大降幅。


又如,在对华贸易问题上,由于过度担心产业空心化以及就业岗位的流失,日本国内有些声音对双边自由贸易关系构建构成了阻力。


也正因多重阻力,中日双边自由贸易及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谈判,遭遇了不少挑战。尽管在今年8月的中韩经贸联委会会议上,中韩双方同意,推进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在此前,中日双方也提出,加快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但有些隔膜仍需破除。


而今,RCEP的签署为中日自由贸易的开展及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谈判,打开一扇大门。特别是中日双边关税减让安排,为其奠定了稳固基础。


作为全球目前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中国国内眼下正涌现出大量新的投资和消费增长点,这也受到了包括日本投资者在内的世界资本的青睐。


可以想见的是,随着中日双边关税减让安排的达成,未来中日贸易的发展将在更高水平上开展更多、更积极的合作,中国市场发展潜力将会为日本企业带来更多商机,中国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会更“稳”,而世界经济复苏也将由此迎来强劲的“东”能。


□李长安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


编辑:丁慧   何睿   校对:贾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