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杨菲菲)居民区里的垃圾堆怎么处理?地铁站外未经开发的地块要如何建设?这样的“消极空间”在城市规划设计师的手中,摇身一变,成了居民休闲的好去处。11月21日,2020北京国际城市设计大会开幕,大会为“大设计师”参与的“小空间”改造项目颁出大奖。开幕式后,多位建筑大咖围绕此次大会主题“韧性城市·健康人居”展开探讨。

 

记者了解到,此次大会将持续两天。11月22日,大会还将举办“建筑遗产保护与历史城市更新”和“城市公共空间营造与治理”专题论坛,邀请国内外城市设计领域专家、学者、资深从业人员等开展专题交流与讨论。当天下午还将开展以“社区微空间改造与治理功能重塑”为主题的实践对话活动。

 

大设计师改造“小空间”,一棵树一面墙都是亮点

 

“原先是小区的一块空地,没有经过规划,居民能够活动的公共空间比较小,而且,仅有的一些设施也比较混乱、使用率不高,很多车在这里随意摆放。与此同时,不大的公共空间里,还有几棵树和一个地面人防工程。”北京建筑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研二学生丁洁说。丁洁口中的空地是东城区北新桥街道民安小区内的公共空间,也是此次“小空间大生活—百姓身边微空间改造行动计划”的六个地方之一。

 

该计划自2019年11月启动,聚焦公众身边需求和改造意愿强烈的“三角地”“边角地”“畸零地”“垃圾丢弃堆放地”“裸露荒弃地”等城市“消极”空间和“剩余”空间,向全社会征集设计方案。

 

“前期调研发现小区大部分都是回迁居民,以老年人和中年人居多,小区内大部分老年人腿脚不方便,孩子主要是高中以下的学龄孩童,还有一小部分婴幼儿。他们最想要的是这里能增加一些可以休闲的场所,还有可以进入的草坪、儿童游乐设施和健身器材。”经过详细的前期调研,丁洁精心设计了改造方案。她向记者介绍,该方案的亮点之一就是把不能移动的树和人防空间做了改造,“我想对于老人来说,坐在树下乘凉或者聊天怀念过去都很好,所以利用树改造出了老人的休闲空间。人防工程是一个地面上一层的建筑,我把四周的墙和孩子们的活动相结合,孩子们可以在这里涂鸦。”

 

记者在设计方案中看到,适合老人晒太阳的设施、适合上班族偶尔休闲的慢行步道、适合孩子游玩的地方应有尽有。丁洁所参与的设计方案获得了此次设计方案征集的二等奖。

 

像丁洁一样的参赛者还有很多。数据显示,截至此次方案征集报名结束,共收到来自国内外提交的设计作品392份;吸引清华大学、同济大学、格拉斯哥大学等42所国内外高校以及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等83家设计单位或机构参与。

 

此次设计方案征集共评选出特等奖1名、一等奖6名、二等奖9名、三等奖9名、入围奖44名,同时根据网络投票评选出最佳人气奖3名。当天上午举行了颁奖仪式。

 

值得点赞的是,设计方案并非只停留在“纸上”。获奖方案经公众投票后将进一步优化、升级,并逐步落地。目前,西城区大栅栏街道厂甸11号院内公共空间、石景山区老山街道老山东里北社区活动公共空间改造项目已经开工。

 

老旧小区改造的根本是完善基层治理体制

 

受到此次会议主办方北京建筑大学关注的,不只是城市“消极”空间和“剩余”空间,还有老旧小区改造。

 

“什么是老旧小区?老指的是房子老,旧指的是机制旧。”北京建筑大学城市经济与管理学院MEM中心主任张国宗说,解决房子老需要从硬件设施改造上下功夫,解决机制旧则要让基层治理更加完善,而后者才是根本的、长效的。在张国宗看来,国内老旧小区改造已经进行了多年,目前仍停留在硬件设施改造上,但要实现老旧小区改造效果持续有效,还需要从机制上、也就是基层治理上下功夫。

 

“比如,有的改造项目投入大但改完居民意见更多了;有的建了停车楼、电梯,但未能良好运行;有的改造完了,但是后期物业服务没跟上。”如何让老旧小区改造不走弯路、如何让老旧小区改造更加贴合百姓需求、如何让改造的成果良好维持下去?张国宗表示,针对这些难题,团队原创性地构建了三重驱动老旧小区有机更新体系,实现物业长效机制,创新完善基层社区治理。

 

张国宗介绍,所谓三重驱动,一是问题驱动,改造前要征集居民意见和改造意愿。二是数据驱动,我们设计了老旧小区宜居性评价指标体系,主要包括客观指标评价和主观指标评价,客观指标评价主要是房屋建筑、小区基础设施、规划与环境、公共服务、物业管理、社区治理等方面;主观指标主要是社区居民满意度评价。一共7个一级指标、35个二级指标、81个三级指标,“这个指标体系可以帮助我们在开展工程之前,精准识别到整治后让群众满意且显著提升小区宜居性的重要整治方向。”三是价值驱动,利用价值工程法优先对居民意愿强、成本低、效益好的项目进行改造,提高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实现价值驱动,从而持续提升老旧小区宜居性和居民满意度,形成有机更新长效机制,不断完善基层治理。

 

张国宗透露,这样的老旧小区改造思路已被实践证明是有效的。张国宗团队所参与的北京市石景山老山东里北社区有机更新项目,建筑面积12.6万平方米,总投资1145万,每平方米造价91元,通过应用三重驱动体系,建立老旧小区有机更新八步法,小区宜居性评价提高18.64%,居民满意度提高5.5%。

 

建筑大咖聊未来城市规划,“韧性”成关键词

 

面对洪涝灾害等极端恶劣天气,城市要如何规划?面对新冠肺炎等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城市如何设计才能保证市民的正常生活?在城市规划中更加注重“韧性”或许是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

 

什么是“韧性”城市?在国务院参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北京未来城市设计高精尖创新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仇保兴看来,所谓韧性城市,是指在面对未来可能存在的各种对社会、经济、技术系统和基础设施的冲击和压力时,仍然能够维持它的城市基本功能、结构和系统以及城市特征的城市。

 

如何增加城市的“韧性”?仇保兴认为,在城市规划设计中要编制分组团式的改造方案。他以日本东京为例,分析了城市划片区建设的好处,“灾害来临,每个片区都可以独立生存。”

 

北京建筑大学副校长张大玉也有此意。“城市的韧性体现在每一个城市单元上,比如社区的韧性、每一栋单元楼的韧性,每个区每个街道相对独立。这样一个社区出现了问题,其他社区不受影响。不能说一户人家断电跳闸了,整个小区都断电了。”张大玉说,城市的韧性是全方位的,体现的是一个城市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

 

仇保兴同时提出,增加城市的韧性,在公共设施建设上要坚持“平疫结合、平灾结合”,“比如,党校在紧缺情况下可以迅速转变成传染病医院。海南就是这么做的,全部按照三区两通道,也就是传染病医院的设计方法改造。在疫情时,党校就成了可以提供一千张床位的综合性的传染病医院。”

 

仇保兴认为,韧性城市本质上是对原有工业文明城市规划建设模式的一种创新,韧性城市的设计只能是渐进、迭代式的改革,“城市设计师、市政设计师都需要创新观念、方法而且要颠覆原有的标准规范,创造新的韧性城市的标准规范。”

 

新京报记者 杨菲菲 校对 张彦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