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经云南省批准,红河州屏边县退出贫困县序列。全县现有建档立卡户18590户76543人全部脱贫。屏边多山,高山和丘陵密布在这个西南边陲的小县城中,包括县城,都是建在一片相对平缓的坡地上。层层叠叠的大山,是边疆的屏障,也是进出的关口,在历史上,它是南方“古丝绸之路”的途经地,也是通往东南亚、南亚各国的重要门户。在当代,它则是特殊困难的地区县,也是脱贫攻坚的难点。

 

屏边县现代种植产业。受访者供图


产业:青山绿水间的脱贫工程

 

北方12月已经天寒地冻,但在云南边陲的深山里,满山的枇杷正是成熟的季节。屏边县新现镇吉咪村村民文石生一家人,正在忙着收获和出售枇杷。

 

文石生家里种了30多亩枇杷,这是屏边县发展现代种植业中主要的品种之一。在新现镇永胜村,村民们也在忙着同样的事情,这里种植了5000亩枇杷,少部分刚刚挂果,但也有很多果子已经进入了盛果期。

 

新修的田间公路通往各个山坡,收购的大车可以直接开到山脚下,村民们只要将枇杷送到路边,就能卖出去了。

 

屏边县全县都在山区,4镇3乡700多个自然村中,很少有成片的平地,大部分都是陡峭的坡地。山深林密,是天然的生态区,但对生活在这里人们,却并不友好。过去,这里的人们,就以这些坡地为生,大部分作物都是玉米。

 

早在1994年,屏边县被列入“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贫困县,2001年再次被列入全国592个、云南省88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一。

 

这些世代生存在大山中的人们,千百年来一直过着贫困的生活,如何脱贫致富?屏边县也曾尝试过很多产业,但多数不算成功。

 

一直到2010年左右,屏边县开始从自身的传统产业——农业出发,寻找发展的契机。资料显示,近年来,屏边县以自身海拔范围大、气候多变的特征为基础,开发现代农业,实施“十百千”工程和“百万亩绿色产业”,在海拔800米以下热区大力发展屏边荔枝产业10万亩,在海拔800米-1400米地区大力发展枇杷产业10万亩,在海拔1200米以上地区大力发展猕猴桃产业10万亩,建设100个示范基地,培育1000户种植大户。

 

到2020年,已经推广种植枇杷7.89万亩、猕猴桃6.37万亩、荔枝6.68万亩、八角4.06万亩,苹果、龙眼、芒果、菠萝蜜、李子、桃子、桔子等累计发展5.72万亩,加上林下草果、砂仁等。

 

像文石生这样,放弃传统农业,发展现代种植的种植户,在屏边县的各个山村中,都有许多人。很多年轻人已经放弃外出务工,回乡创业,依靠大山的资源,摆脱贫困。

 

就业:在大山里迁徙的人们

 

湾塘乡是屏边县最偏远的乡镇之一,山高谷深路绕。这里是滇越铁路的途经地,也是滇越铁路在国内最后一个车站的所在地。著名的人字桥,也在湾塘乡的一处深山中。

 

滇越铁路上著名的人字桥,就在屏边县湾塘乡境内。受访者供图


在湾塘乡扶贫的驻村干部饶培辉,跑完了这里的70多个自然村,几乎每一个自然村,都在云雾笼罩的深山中,“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再加上基础条件相对较差,很多村子处在山地滑坡地带,不得不易地搬迁。

 

39岁的何会成就是一位搬迁户,他是湾塘乡沿溪村人,因为贫困,妻子出走,留下6岁的儿子,生活让他一度绝望。脱贫攻坚以来,他种起了荔枝,也搬入了新楼。

 

还有更多的人,搬迁之后,踏上了新的岗位。比如赵屏保,他是玉屏镇大份子村村民,异地搬迁后,进入当地的扶贫车间工作,每月收入4500元,一人就业,全家脱贫。

 

由于自然环境的限制,屏边县本地工业并不发达,缺少工业企业。因此,鼓励村民外出务工,也成为当地脱贫的方式之一。

 

据介绍,自2006年以来,屏边县鼓励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累计开展岗位推送27期,开展招聘会50场,提供岗位7.2万个,发放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鼓励资金1680.04万元,惠及农村家庭13225户。

 

截至目前,全县建档立卡户实现劳动力转移就业32223人,其中省外就业8192人。同时,建成“就业扶贫车间”16个,吸纳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68人就地转移就业;积极开发乡村护林员、保洁员、护路员等公益性岗位安置贫困劳动力3117人。

 

文旅:用生态吸引游客

 

2020年7月的一天,村民项会英的家里,全村的“绣娘”聚集在这里。过一会儿,一位扶贫车间的负责人,将来这里给她们培训,教她们怎样刺绣出符合标准的作品。


指导她们扶贫车间的负责人叫陶琼莉,是一位回乡的创业者,她和丈夫曾外出务工9年,后来回乡,贷款办起了刺绣工厂,雇佣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和贫困户们一起创业。

 

屏边县是云南省唯一的单列苗族自治县,县内有苗、汉、彝、壮、瑶等29个民族,占总人口的68.74%。除了优良的生态环境之外,人文资源同样丰富。这也成为当地脱贫致富的重要资源。

 

穿着民族服装的村民。受访者供图


苗绣,无疑是扶贫产业的文化资源之一。除了个人创业之外,政府也在不断培育当地刺绣产业。2016年,屏边县妇联牵头建立了刺绣协会,为绣娘们提供线上线下的刺绣技能培训,前后培训了500多人。

 

“绣娘”熊敏家里,她和婆婆两个人都在做苗绣,再加上丈夫务农,平均每个月收入六七千元,足够这个4口之家日常的开支。

 

高山苗寨中的文化活动,吸引了很多游客。受访者供图


更多的苗族传统文化、传统村落,成为当地文旅产业发展的基础资源,2019年,屏边县连续获得“国家生态建设示范县”“中国天然氧吧”称号。满目青翠、溪水潺潺、空气清新的滴水苗城,风景优美的高山苗寨,都吸引着远近的游客。

 

对于屏边县来说,良好的生态和深厚的文化,都是脱贫致富的依托。据介绍,当地依托屏边生态资源,开辟了“生态+旅游”发展模式,以建设“山、水、林、苗、城”为一体的生态旅游思路,打造了滴水苗城特色小镇,石洞、刺竹林等一批特色旅游乡村,推动第三产业发展带动群众增收致富。

 

而在文化方面,以“屏边苗式”为特色,推出了以坡屋顶、小青瓦、米黄墙、吊脚楼、美人靠、木格窗、苗图腾等苗族文化元素为特征的“屏边苗式”建筑风格体系,建设了以“一心八寨”“一河五景”为主轴的滴水苗城特色小镇,同时对县城老城片区及周边村庄实施苗族风貌街区改造,打造有民族特色文化的县城。

 

据当地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屏边县累计接待游客134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19.2亿元。

 

科技:把知识传播到乡野山间

 

2020年7月的一天,新现镇格咪底村外的山坡上,一位来自县林业局的技术员正在枇杷地里给村民做技术培训,几十个村民走到地里,跟老师学习怎样剪枝塑型。

 

就着坡地上的枇杷树,老师告诉村民们如何管理这些新老不同的果树,顺便纠正以前管理的错误之处,有人钻到树底下听,有人不断地提出问题,跟着父母一起来的孩子们,则在山坡上撒欢儿。

 

这是屏边县科技扶贫的活动之一,作为传统的农业大县,同时在脱贫攻坚中,又以现代种植为主要产业的当地,科技扶贫的作用至关重要。

 

技术员给农民培训。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摄


当地数据显示,屏边县总贫困人口缺少技术的达14282户59873人,占总建档立卡贫困户的76.76%,贫困群众种养殖技术严重缺乏,种植规模与效益产出存在严重失衡。

 

为此,当地依托函授大学、科普大篷车、科技科普志愿服务三大载体,建成63人的科技助力精准扶贫专家库。

 

下乡的科普大篷车。受访者供图


2016年以来,屏边农函大完成办班39班次,培训乡土人才和农村致富带头人2070人次,短期实用技术培训134期12391人次。科技科普志愿服务开展各类实用技术培训263次,培训群众12744人次。科普大篷车行程7514千米,共开展活动74次,中、小学生体验科学之光3.43万人次,科普受众达10.13万人次。

 

易地扶贫搬迁点沿溪村的28户农户,就是科技扶贫的受益者,沿溪村的28户搬迁户中,有16户是建档立卡户,响应当地种植产业发展的号召,28户搬迁户种植了500多亩荔枝,2019年荔枝总收入已达162万元。

 

王广平如今已经不出外打工了,而是留在家里种植枇杷。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摄


格咪底村的王广平,也是受益者之一,他种了12亩枇杷,2019年第一次挂果,2020年,12亩枇杷卖了8万多元。他告诉记者,“怎么剪枝,怎么疏果,都要学,但一开始,学的人少,有的人干脆就扔在那里不管,长成什么样算什么样,因为以前的玉米也是这么种的,撒了种子,就不用怎么管了”。

 

每次专家来地头讲课,王广平都要去听,如今,他自己也快成了半个专家,有时候还会教其他人怎么管理自家的果园。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编辑 张树婧 校对 陈荻雁